心理學說,要養成一個習慣,需要 21 天的練習和努力。但即使和你分手之後過了 21 天,我還是愛你愛得心痛。

文|張宇傑諮商心理師

楔子

那一片薰衣草的海浪,在回憶中餘波盪漾。

與呂先生分手後第 21 天。

心理學上有一個說法,要養成一個習慣,需要 21 天持續不間斷的練習與努力。

我練習著忽略你,但總在路過時注意起。

我練習著忘記你,但總在受傷時回憶起。

我練習著道別你,但總在孤單時再見起。

去你的習慣法則,去你的心理學。


圖片|來源

2019 年 12 月 17 日.臺北.家/租屋處

一個人在蔚藍海岸上,送走你帶我看的夕陽。

「我需要跟你分手,對不起」

呂已經一個多禮拜沒見到我了,為了避免焦慮症及恐慌症持續惡化,我逃到了朋友家。這段時間,我開始一點一點移除自己的痕跡,襯衫、褲子、襪子、內褲、外套、圍巾⋯⋯。

呂從原本看見我的雀躍,轉為低落,轉為沉默。

「為什麼?」呂忍著流淌地鮮血問道。

「我不愛你了。」

「很久了嗎?」呂問。

「半年多了吧。」

「這麼久,所以這段時間的相處,都是假的嗎?」呂微慍地問道。

換我沉默了,然後我淺淺地嘆了口氣。

「不是,我還是很在乎你」我輕輕地說道。

「可是情侶交往久了,不是本來就會越來越像家人一樣,感覺會越來越淡的啊!」呂繼續說道。

「我知道,但我們之間這種不一樣,我們之間的關係,很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呂問。

「在我們的關係中,因為我的個人議題與需要,我是心理師,而你是我的個案,我一直在過度照顧你的心情」我沉痛地說了出口。

「我不懂,這樣不好嗎?」

我笑了,失望地笑了。

「不好,當然不好,這非常不健康,我看見你的許多個人議題,那就像是鉤子一直鉤著我,因為愛你,所以我願意上鉤,一直工作著你的個人議題,但呂,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不想再繼續當你的心理師。」我難過地說著。

「我又沒叫你這樣做,你可以不用這樣啊!」呂說道。

「我知道啊!你的確沒有主動要求過,但你全身上下一直在釋放出這樣的訊息,我就是忍不住⋯⋯」

「所以現在分手變成是我的錯了?」呂質疑道。

「不是,你沒有錯,我也沒有錯,但我們都站錯了位置。」我望著呂的眼睛,細細地說著。推薦閱讀:失控的情緒勒索:面對精神疾患,你可以選擇陪伴,也沒有義務要陪伴

中間還有好大段過程,焦慮症、恐慌症大發作、過度換氣、情緒崩潰、情感隔離⋯⋯就不一一提了,最後,我們的對話停在我轉身穿外套,正準備離開,呂飛快地把一份東西放進我的後背包裡。

我走了過去。

「不要現在拆。」呂說。

我拆開紙袋。

「不要現在看。」呂說。

我打開卡片,而呂打開門,奪門而出⋯⋯。

「如果你拿到的是這一張卡片,就代表我們的關係已經走到無法回頭的地步了,我⋯⋯」卡片的字跡,仍然這麼有溫度。

我強忍著淚水,拿出禮物盒,拆開緞帶,打開盒子。

我崩潰了。

我大聲地哭了出來,一直哭、一直哭,無法自己。

淚水匯集鼻涕不停流徜著。

那是一張非常精美,用非常有質感的布所做成的世界地圖掛圖,裡面有許許多多的釘子。

「我想陪著你到世界各地旅行,然後記錄下我們一起走過痕跡」卡片裡寫道。


圖片|來源

我拿起手機,打給 K,是身為馬來西亞人的呂,在臺灣最信任最要好的朋友。

「喂?」K 接起電話,對面有些吵雜。

我無法言語,只能一直流淚、一直喘息。

「嗯,我知道了,你們分手了是嗎?」K 說道。

「對⋯⋯我們分手了」我吸著鼻子說道。

「嗯。」K 說道。

「以後,呂就要麻煩你照顧了。」我無法克制地哭著拜託道。

「嗯!我會的,你也要照顧好自己。」K 說道。

當晚我在臉書上寫下:

「日子還是會繼續過,繼續過⋯⋯對不起,謝謝你。」

然後放上一張你開車的模樣。


圖片|來源

2020 年 1 月 4 日.臺北.紅樓

天上死去的星星,依舊在夜空閃亮,穿越千萬年的光,陪伴在我的身旁,有些溫度,不會被遺忘。

這週酗酒的第三個晚上,昨晚在 Abrazo 的酒精才褪去,晚上又繼續補充,無限暢飲真的是造福了許多有故事又很能喝的分手者啊。

大概到了第十杯後,我終於壓抑不住了情緒了,我抱著好友 A,在紅樓的夜空下,瘋狂嚎啕。

「我還是好愛好愛他,我真的好想好想他,我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但我又我必須好努力好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去打擾他的生活⋯⋯」

「我希望他是可以陪我走一輩子的伴侶,但是他真的還不夠成熟,他什麼時候才可以長大,但是他長大後,我們還有機會在一起嗎?」

「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好痛,我把他傷得好深好深,但我真的也好難過,我覺得自己真的好糟糕,好過份,但如果我繼續留著,他永遠不會長大⋯⋯」

A 就這麼緊緊抱著我,摸著我的背。

「我知道。」A 輕輕柔柔地說著。

眼淚、鼻水、酒精、唾液、精液⋯⋯一份一份的溶液流入我的身體,沖刷著、浸泡著,然後慢慢匯流進心裡。

我哭得更大聲了。推薦閱讀:提分手的人,也會過得不好,這是真的

現在

曾經美好的感情,美好了我的模樣,任誰都無法想像,我失去了天堂,卻得到美麗的翅膀。

我一直很喜歡 Ariana Grande 的 Thank u, next 這首歌,其中我最喜歡 A 段及副歌:

One taught me love
One taught me patience
And one taught me pain
Now, I'm so amazing
I've loved and I've lost
But that's not what I see
So, look what I got
Look what you taught me
And for that, I say

Thank you, next (next)
Thank you, next (next)
Thank you, next
I'm so fuckin' grateful for my ex


圖片|來源

親愛的,我談過許多段感情,而我一個很糟的壞習慣,我會「用關係修復關係」,我總是認為我已經走過了,然後急不可耐地開啟下一段戀情,其實這只是逃避,我害怕去面對失敗、挫折、孤單、寂寞,我總是自以為式認為自己又從一次戀情中學習成長了,不過那只是假學習,我仍不願去觸碰那最核心的部分:「我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及愛人」。

在分手後,我們有時會太快跳到「我學到了什麼」,但親愛的,慢一點,再慢一點,我們真的有好好難過、好好失落、好好哀悼過這份逝去的情感了嗎?

如果我們愛或曾愛過這個人,代表他一定有足夠的美好吸引或吸引或我們,那這份情感的結束,就值得我們好好地面對,就難過吧!就失落吧!就哀傷吧!推薦閱讀:《王牌冤家》關係心理學:分手後不用放下他

當情緒宣洩到一定的程度後,我們才能真實地、真正地帶著學習與祝福,往下一段情感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