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的自癒日記,11/27 那天,他被醫師診斷為恐慌症合併焦慮症,儘管焦慮跟恐慌雖然已經被控制住,但輕躁成為了他的日常。

我生病了!而這會是系列文。

11/24 出院前一天,我就發現自己怪怪的,開始出現一些身心反應,我原本以為自己只是不想上班,我因高燒不退已爽放兩週,我逃避回去面對個案啊!

11/25 出院後,我發現自己狀態很糟糕,傍晚時間,我在捷運上焦慮與恐慌發作,那好像是一種走在鋼索上,我知道我下一秒就會掉下去,但理智還是拼命在撐著的感覺,一種崩潰、崩壞、崩毀的邊緣。幸好督導跟即興劇的夥伴,一直陪我聊天,我才穩定下來。

晚上因為跟伴侶有些意見不合,開始出現強烈的隔離反應,我沒有任何情緒、感受、感覺,當晚台北氣溫很低,下著雨,但我一點都感覺不到寒冷。

11/26 為了維持我的自尊與效能感,我立刻回去上班。我功能極端高,腦袋一直高速運轉,把所有個案的狀況重新接收回來,但我仍然沒有任何情緒感受,結果導致晚上的反蝕非常嚴重,我焦慮到完全睡不著,只好打給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朋友——福

「我發病了,我可不可以跟你聊天?不,我可不可以現在去你家?」
「好啊!你就來」電話那端說道。

我稍微穩定一點。

見面後,福陪我吃點東西,食物吃進我嘴裡是完全沒有味道的,然後福聽著我瘋狂地講話,是,因為我還合併了輕躁的狀況,就像 DSM-5 [註 1] 所說的「比平常更多話或滔滔不絕講不停」說著說著,我終於哭了,哭得好用力好傷心。


圖片|來源

「我明天要去松德掛精神科。」我說

「嗯,我陪你去」福輕輕回道。

11/27 醫生診斷為恐慌症合併焦慮症。確診啦,我真的是精神病患了呢!以前一直想著要來松德看看,想說總有一天可能需要帶服務的國中小鬼來,結果是自己先來了呀(呵)!

我目前在吃三種藥,贊安諾跟血清素回收再抑制劑能協助我抗焦慮,而安眠藥,讓我終於能好好睡覺。不得不說吃藥真的很有用,晚上才半顆贊安諾,我就可以好好地上心理劇 [註 2],還演了主角生命中重要的男友。

11/28 我放了自己一天假,在健身房裡,我邊聽歌舞青春邊唱,甚至邊跳(我跳舞是真的很不知道在幹嘛,就是扭動。),但我就是沈醉在其中,無可自拔,其他會員可能以為我嗑藥了吧(笑)。焦慮跟恐慌雖然控制著了,但輕躁成為了我的日常。

「我真的認為輕躁是所有精神疾病最可愛的」福說。

「你這麼喜歡,你來得!」我回。

但說實話輕躁真的蠻爽的,我會感到精力充沛、心情一直在 hyper(亢奮)狀態,會一直跟別人不停講話,而且語速非常快,情緒被一直放大,比舞台更舞台,會拼命一直稱讚對方,說出欣賞對方的地方(啊,這個其實不是診斷準則了,可能是合併了想討人愛跟喜歡的個人議題)。

對了,最近我也一直好愛說身旁的好朋友有病,或許是希望有人可以陪著一起吃藥,好像才不孤單一點,或者,他們真的也有病(笑),又或者,我們都有病的「可能性」,所謂的精神疾病,不過就是跨過了常模 [註 3] 那條線罷了。

「唉,唱歌,現在」我說。
「哦,走啊。」福說。

林宥嘉、張棟樑、周杰倫、蔡依林、郭靜、田馥甄、楊丞琳(是不是很有七年級生年代感),最後以五月天的「現在就是永遠」作結。我用輕躁的狀態,開了五小時的演唱會,就是那種會走位、會下跪、會喊後面的觀眾在哪裡!只差沒撕開衣服的那種。幸好我跟福都是唱歌很好聽的那種,所以是享受,而不是折磨。

然後我睡了一小時,就搭高鐵去彰化參加三天的心理劇工作坊。

11/29 因競爭主角而恐慌、焦慮發作。

11/30 在心理劇中盡情發病,然後再被大家好好接住了。

12月,每天都會因為小小的事情焦慮或恐慌發作,而輕躁,就是一直長伴我左右。

12/5 小姑姑知道我住院生病,她的眼淚與掛心,讓我的情緒被打好開。那晚我跟劇團夥伴約好慶功,我已經遲到了,快步走向機車,掏出鑰匙,鑰匙孔的安全卡楯打不開。

我崩潰了,徹徹底底地崩潰。我用英文瘋狂怒吼、嚎啕、吶喊、咒罵、乞求⋯⋯(是,我恐慌、焦慮發病時只會講英文,哪招!),為了讓大家方便閱讀,我就翻譯成中文。

「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要自由。」

「我是個好人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那晚的台北,下著大雨,好冷;

那晚我的心,破了個洞,好空。

我心裡想著,再試最後一次,如果還是不行,我就搭計程車去。

結果就打開了、結果就打開了、結果就打開了!

幹幹幹幹幹幹幹!

老天爺你不要現在給我來個狗屁心靈雞湯啊!一副要告訴我「到最後一刻也不要放棄,生命會有出路的」我操,原本就讓我的路好走一點不行嗎?

然後我就邊在台北街頭,淋著濕冷的大雨,狂飆!狂罵!狂歇斯底里!

最後一臉死人樣地走進熱炒店,嗯?你可能會問「都這樣了還要聚餐嗎?」要啊!我餓啊!去啊!我相信我的朋友們會接住我的。

心理師,是助人工作者,但即便我們有豐富的心理學知識、專業的諮商技術、熟悉系統資源,我們仍然有可能會生病。

想寫這系列文章,是想透過自己的現身讓跟我一樣受精神疾病所苦的朋友知道。

你不孤單!

你看,連心理師都會生病呢!而生病真的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我們只是,現在不太好。當然,繼續走下去可能會好、可能更糟,但可以從第一步開始嘗試
那就是「練習接納」。延伸閱讀:TWICE Mina 首談確診「焦慮症」:如果我們的心也生病,怎麼好好療癒?

是的,我就是生病了。
當你接納了自己的狀態,各種資源協助才能進得來,也才會有改變的可能性。

當然,這第一步,是面對精神疾病最困難的一步,而且是個來來回回的過程,可能會從稍微能接受,又變得徹底抗拒、厭惡自己,這都是正常的。

我很幸運,因為心理是我的專業,這一步我可以邁得稍微輕鬆一些,而當真的稍微去擁抱精神疾病後,我發現身旁真的有好多愛我的人陪著我、照顧我,我很幸福。

我想引用 Katrena Leigh Hart 說的:

“We all are a little broken , but that's OK !”。

我是可以生病、是可以壞掉的,但這是可以的,我也是可以好回來的。我是一名諮商心理師,,同時也是一名精神疾病患者。

我好好吃藥,是因為我想回歸健全生活
我好好工作,是因為我還是超有功能的
我好好活著,是因為⋯⋯

我真的想好好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