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逼迫自己排解壞的情緒!有時候當心無能為力,就試著放過自己,從停止情緒勒索自己慨始,擺脫低潮!


圖|作者提供

會不會有時候,突然間想把自己鎖在某一個密閉的空間,不想講話,不想做任何事,只想靜靜,什麼都不想動。

會不會有時候,突然間做什麼事都很無力,情緒降到了冰點,想放棄所有的努力,只想待在原地,哪也不去。

會不會有時候,突然間想回到最初的原點,那個什麼都沒有負擔的童年,或許長大就是要經歷挫折,但卻沒有人告訴你怎麼度過情緒的低潮。

朋友問「你還好嗎?」

說不上什麼理由,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就覺得好像所有努力都白費,也不想再繼續。

有時候低潮像是一陣烏雲,伴隨著雷擊,內心在下雨,而沒有一把傘給你,在荒野無處可逃的窘境。也問自己「怎麼了?」說不上為什麼,就覺得好像什麼都做不好,對未來充滿了不確定跟惶恐,害怕一步錯,好多步就錯到底。

還記得年初,許多邀約紛紛上門,寫作的訂閱,新書的策劃,還努力的整理部落格文章,也信誓旦旦要自己每天寫一篇文章,還計畫著要去很多國家,也承諾著要帶家人四處旅行,甚至還想嘗試拍影片,想做的太多,卻能做的太少,最後敗在一場流行性感冒,對!躺在床上我什麼都做不了。

感冒是身體的病毒,讓人四肢無力,低潮是心理的病毒,讓人沮喪疲憊,感冒會隨著看吃藥看醫生,會逐漸康復,心理的厭倦或許是過去日積月累的情緒,沒有藥醫,需要自己好好面對。

我問自己「做什麼會讓你覺得好過些,那你就去做吧!」

偶爾我也在想自己這樣算不算一種病,一種間歇性的情緒憂鬱,對於人際關係特別感到恐懼,對於曾經喜愛的事業特別抗拒,對於許多事物感到負面,所以同時懷疑自己「怎麼了?」或許現代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文明病,只是無法表達出從瞳孔裡深沉的絕望,不是活不下去,就像內心養了一頭怪物,怕怪物越來越大,有天會吞噬自己。(推薦閱讀:擁抱情緒的價值!哈佛心理學家蘇珊・戴維:生命因脆弱而美麗


圖片|來源

當然,能寫出來這些文字,代表我差不多從沮喪的陰霾中走出來,時間不長不短,大概就一周的光景,最終靠的還是「時間」跟「自己」。

的確,無力的恐慌大概是自己給予的壓力,想好好記錄,卻失了方向,想做的更多,卻沒那麼多能力,或許也是情緒告訴自己「停下來」,沒有必要的旅途,卻有一輩子的時間去努力。

的確,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也是救自己最大的恩人,不去忽略自己內心的聲音,才能調整出現未來最好的步伐。

情緒勒索,或許有時,勒索最大的,是我們自己。

現在我,偶爾都會陷入憂鬱的輪迴,面對下一秒,沒自信能活著更好,突然害怕熟悉的一切,對未來充滿挫折跟無力。當心無能為力,就別努力,難過的時候,好好靜靜,等待情緒的低潮過去,陽光就會照耀自己。以前會覺得天崩地裂,現在慢慢明白有時候這只是過程,就像失戀一樣,就像失業一樣,突然間失去了重心,信心,感覺,不過只要一段時間過去了,所有都會好回來。

第一步驟:真實面對自己的情緒

當情緒開始陷入低潮時,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低潮的感受順其自然的釋放出沮喪跟無奈,而不是慌張四處求援,或是壓抑情感,事實上造成低潮的原因很多,大部分來自生活的無力感,彷彿得不到任何擁抱,就像一場重感冒。

負面的情緒會產生怨恨、忌妒,彷彿烏雲罩頂,嚴重也會擴散到身邊的人,亂打雷般隨意的傷害身邊的人,因為內心極度缺發安全感,希望被保護,更又怕傷害。

對!此時就把所有目光放回自己,不用去深究為何情緒的起伏,就好好的面對真實內在的感受,不要刻意去討拍,試著接觸自己的脆弱。

第二步驟:與自己同行,而不是療癒

過去我曾透過獨自旅行,跟自己對話,彷彿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在同一個時間冒險,互相彼此激勵。

當情緒落入低點,此時就更應該釋放出另外一個自己,對!沒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的不安,來自過去那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背景,成長的過程中總有讓人切割不了的陰影,需要的是感同身受的同理。(推薦閱讀:與自己的情緒和解:六件事提醒你擁抱哭泣的內在小孩

第三步驟:選擇適合的方式度過低潮

昨天寫了這一周低潮的情緒文字,朋友問「你還好嗎?」我笑說「身體的病好大半,心理的病還在醫。」只是這心病沒藥醫,最好的藥就是溫暖的陪伴。可以是家人的陪伴,也可以是寵物的陪伴,也或著是朋友的陪伴,最終支持的力量還是來自內在的安穩。

每個人都該學會跟內在共處,而共處的方式卻因人不同,我關上了臉書,停止過多複雜的人際關係,盡量生活趨近單純還有簡單。很快的,低潮的情緒隨著時間彷彿就消磨殆盡,我也漸漸的恢復了原本的笑容,過了這個點,就像重生一般。


圖|作者提供

這種間歇性的低落情緒似乎在調整我原本混亂的步伐,提示著自己「該把某一部分還給自己。」

那天看到一個影片,關於街友的選擇,許多人會淪落街頭不是他們無法維生,大部分是好手好腳,甚至學歷也不差,其中一個人表示「是生活的無力感讓他們無法回到正常,習慣了街頭的飄泊,就像是一種漩渦,讓他們深陷其中。」

的確,大部分人不瞭解「為何淪落至此?」往往可能都來自一連串內心的不安,以及對於未來的失望。慢慢的麻痺自己的感受,逃避他人的眼光,最終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載體,靈魂鎖在過去無法拯救。(推薦閱讀:《最酷的一天》:生命盡頭,我不想對自己的人生失望

我想當初為何要急切離開家的原因,大概也是這樣說不出的原因,當情緒層層堆疊著無力感,沒有即時的排放,最終就自縛而亡。

其實沒有放不下的傷痕,最終時間跟內心兩者互相的交疊,就會走出低潮的人生,相信旅行也是自我療癒的一種,讓我們開啟自我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