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槓青年是種為自己人生開拓志業的方式,不設限地去嘗試各種領域,不為薪水只為豐富生命經歷。

前陣子,約好友 X 先生吃飯,問其最近的安排,他眉飛色舞地說,九月在北京看故宮「石渠寶笈」書畫展,然後去杭州看「絲路之綢」特展,再去廣州看「千年風雅」宋元書畫展,從那前往香港看漢武帝特展,順便嚐嚐米其林三星中餐廳龍景軒,中秋節再去維多利亞港灣賞個月,緊接著就得去台灣看蘇東坡〈寒食帖〉和「郎世寧來華三百年」特展,當然台北的紫艷中餐廳和糖村牛軋糖是不能不吃的;十月中旬去日本,除了吃懷石料理,還要看奈良正倉院特展、京都琳派特展、東京國立博物館中國書畫特展,當然最重要的是九州國立博物館十週年特展,有展出唐代的螺鈿紫檀五弦琵琶;十一月,在去南美和南極旅行之前,不能錯過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百年中國書畫展,能看到唐代韓幹的〈照夜白〉。

雖說我早已習慣了 X 先生獨特的生活方式,但這種「看展人生」還是讓我大吃一驚,於是半開玩笑地回他:「你這種生活也太奢侈了吧!」說奢侈,並不全是因為他的花費,相較於真正奢華的生活,這些花費其實也並不算高,更多是因為他能不受錢和時間的限制,隨心所欲地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這似乎才是真正的「奢侈」。

X 先生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的狂熱愛好者。他自小熟讀史書,書上能讀到的,他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因此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能親自體驗那些留存下來的世界文化遺產。為此,他把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花在了行走的路上,遍歷世界各地的文化遺產,此外,哪裡有好的展覽,他也專程飛過去看。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去過近五百處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也把中外頂級的歷史文物看了一遍。(推薦閱讀:【職場筆記】斜槓青年,你有沒有比名片亮眼的人生?

和 X 先生相識兩年多,因為一些共同的興趣,我們慢慢從最初的工作關係變成了無所不談的朋友。關於他這種生活方式,我也從一開始的不理解,轉變到現在的欣賞和支持。不過,我欣賞的並不是他能夠到處遊走,而是他敢於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能夠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並勇於追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都會有從眾心理,這種心理使我們想和周圍的人保持一致。在原始社會,從眾會增加我們的生存機率,因此這種選擇是明智的。不過人類社會發展到現在,「從眾」與「生存」似乎不再有直接的因果關係,但是這種原始的力量依然存在並主宰著我們。

從有意識開始,我們就開始「模仿」周圍的人,不知不覺中繼承了前人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這並不是壞事,反而使生活相對簡單,因為我們不需過度思考和選擇。若生活能夠一直這樣下去也無大礙,可問題在於,有一天,我們很可能會突然發現,原來自己是有選擇的,原來生活可以有如此多種的可能性!於是我們陷入了一種困境:選擇繼續從眾?抑或跟隨自己的內心去探索?

從眾是穩定和安全的,但我們很可能會因為某一天的覺醒而生活在遺憾中;探索,毫無疑問是種「冒險」,因為沒有了「模仿」的目標,一切都得依賴自己,但也許會讓我們的人生少了些遺憾。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處於這種困境中:我知道自己並不適合穩定的上班生活,卻沒有足夠的本錢與勇氣擺脫它,更不清楚怎樣的生活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2015 年,某個外在因素終於促使我脫離了「常軌」。這時我才發現,「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實是個偽命題,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怎樣的生活,直到你開始過這種生活。

我原以為自己是個事業型的女強人,渴望成為叱吒職場的菁英。過了一段不上班的生活後,我才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所想像的富野心和志向,反而更喜歡這種不慌不忙、有足夠支配的自由時間,去享受生命和發展自我的生活。(推薦閱讀:斜槓青年:橫向發展是種策略,一生只做一件事太傻了

過去,我以為上班是生活的必需品,因此對於 X 先生的生活態度,一度無法理解與認同。辭職之後我才慢慢發現,工作不過是手段,不是目的。的確,賺錢十分重要,因為錢為我們提供了生活所需,帶來安全感,可是如果已經有足夠支撐自己生活的資金,那麼可否不再把賺錢看成當下最重要的目標了呢?

我絕對不是在否定上班這件事,畢竟朝九晚五是現在大多數人的生活方式。但我們需要意識到,它既不是賺錢的唯一方式,也不是實現自我價值的唯一方式。我們應該允許不一樣生活方式的存在,不過度評價他人的人生選擇。因為在我們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人的同時,我們也限制了自己,並失去了本可擁有的更多可能。

事實上,有一群人已在全球各地崛起,他們被稱為「斜槓青年」。「斜槓」一詞源自於英文「Slash」,這個概念出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艾波赫的著作。她在書中提到,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生活方式,而是開始藉由多重收入、多重職業來體驗更豐富的生活。這些人在自我介紹中會用「斜槓:/」來區分不同職業,於是「斜槓」便成為他們的代名詞。

早在 1996 年,美國學者阿蒂爾和盧梭就提出了類似的概念:無邊界職涯。無邊界職涯強調以提升個人能力替代長期雇傭保證,使員工能夠藉由跨足不同的組織體現無邊界職涯,亦即,能力才是賺錢的關鍵,只要有才華、有實力,就能藉由為不同組織服務,獲取更多收入及生活上更高的彈性。這將是未來組織變革的重要趨勢,因為在知識經濟時代,人才將取代資本成為核心生產要素,一切組織與生產都將圍繞人才展開。

「斜槓青年」這個概念被提出後,一股新的潮流隨之而起。一夜間,「斜槓青年」成為許多上班族的理想生活方式與奮鬥目標。然而,大多數人對於它的理解是不完整的,甚至可說是扭曲的。

「斜槓青年」的外在表現形式是多重收入與多重職業,這常導致一種誤解,以為身上多掛幾份兼職,再貼上一些標籤,就是所謂的「斜槓青年」,這樣的認知顯然是膚淺的。為此,我有必要重新解釋「斜槓青年」的意涵。

首先,「斜槓青年」代表的是一種全新的人生價值觀,它的核心不在於多重收入,也不在於多重職業,而在於多元人生。它是對工業時代「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工作模式,以及用單一職業來定義個人的一種反思與挑戰;同時也是對人類的好奇本能,以及個人想發揮多種潛能的內在衝動的一種尊重和釋放。

其次,「斜槓青年」是時代的產物。在過去,對於這種豐富的多元人生,大多數人只有羨慕的份,那樣的生活只屬於不用為生計操心的富裕階層。而如今不一樣了,社群網路與科技的發展加速社會流動,也帶來組織變革。時代的進步,為有能力的人提供了擺脫組織、公司束縛的可能性,以及藉由自身實力即可獲得足夠收入,同時過上充實富足且自由無虞生活的機會。這麼一想,生活在今天的我們是何其幸運啊。(推薦閱讀:人生 B 計畫:如果有志業,不要害怕用下班時間實踐

最後,「斜槓青年」的生活方式需要實力來支撐。如果我們觀察身邊那些已經成為「斜槓青年」的人,會發現他們實際上都是一群自制力強、經歷過長時期的自我投資與累積,並且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人。

我經常遇到這樣的提問:「我要怎麼做才能成為『斜槓青年』?」

我會說:「你先問問自己,是否真的想清楚自己要什麼?是否擁有強大的自控力?是否有一項或多項突出的才華與技能?如果沒有,那麼還是先花時間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實力的人吧。」

沒有自制力與實力作為前提的自由,只能被稱為任性,正如這句話所言:「當你的才華還撐不起你的野心的時候,就應該靜下心來學習;當你的能力還駕馭不了你的目標時,就應該沉住氣來歷練。夢想,不是浮躁,而是沉澱和累積。」

我目前就是這種「斜槓生活」的實踐者,但為了避免「斜槓青年」帶來的誤解,我更願意把這種生活方式稱為「無邊界人生」。無邊界的含義是廣泛的,它可以指職業和收入的無邊界,也可以指工作方式的無邊界,意即沒有限定的工作場所,沒有固定的雇主,沒有固定的合作夥伴,更重要的是一種心態上的無邊界—人生沒有必須或一定,人生有無限的可能。(推薦閱讀:家家的十句生命語錄:你明白自己的定位,就不怕別人定義你

我想打破邊界,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邊界」都是被定義出來的,它們並非永恆不變,也非理所當然。只要我們能突破心中的局限,就能為人生打開無數扇窗。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值得期待和追求的人生。

儘管我從職場人士過渡到「斜槓青年」的這條路走得十分順利,但是坦白說,在剛離職的時候,我還是經歷了一段相當沒有安全感的時期,因為接下來要面臨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而讓我最在意的是,萬一哪天罹患醫療費高昂的重症,卻沒有足夠的錢支付,該怎麼辦?一次和好友聊天時,我無意間談起了這樣的顧慮,結果她一句話就徹底打開了我的心結:「如果實在沒錢治,那就別治了唄。」我恍然大悟,是啊,為什麼要如此執著於「生」呢?所有生命都將在某個時間點結束,只是早晚的問題,而生命如此無常,以至於我們根本無法預知明天和意外何者先至,與其犧牲現在為不可測的未來做準備,還不如用心地把每一天過好。人一輩子,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當死亡來臨時,你突然發現自己從未用想要的方式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