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以為同理心是「觀照別人」,事實上,同理心是「察覺自己」。聽聽作者茄子皮與我們分享如何從自我出發、真正達到關心他人的溫柔。建立關係,往往從與自己的親密練習開始!(推薦閱讀:

這一篇文章我想和大家聊聊同理心,我們常認為同理心是「對別人」多一點關心、多站在別人的立場和角度想,但我認為不是的,它的本質其實是「對自己」多一點關注,對別人的關心,不過是對自己關注後產生的「自然結果」罷了!

和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我曾經因為一些腿部的不舒適去看醫生,從西醫看到中醫,想要知道自己的什麼生活習慣造成了這個症狀、如何改善,最後在中醫得到了一個驚人的答案。

醫生:「你使用腳的方式有問題!簡單來說,從你對症狀的描述和腳底繭的厚薄差異,可以得知,你走路時多是重心放在右腳,所以造成一些身體內部的變化,導致了左腳的這個病狀,最後延伸到整個左下半身。」

茄子皮:「那我該怎麼辦?」

醫生:「首先你得對自己多一點關心,再來你必須重新學習如何走路? 讓自己的左腳多體貼自己的右腳一點。」

「重新學習如何走路。」「讓自己的左腳練習體貼自己的右腳多一點。」這是多麼令人感到詫異的兩個答案啊!但是當我發現自己其實針對自己的病狀有改善的能力,不用完全依靠醫生的時候,頓時從內心湧出了一股自信,原來我可以對自己有所貢獻,或許在我們的生活中總是太過依賴專業照顧(professional care),忘記了,其實真正有能力完整照顧自己的人,只有自己(self-care)!(推薦閱讀:

面臨了這項巨大且必要的改變,我的生活開始多了一項樂趣:「帶有覺知的走路。」每一個步伐都去細膩感受,腳步從腳跟離地、像前挪移、放下與地面碰觸的整個過程,了解肌肉與骨骼經由腳步帶動的整體動作,感受力量的分配、並重新均分配,讓自己多體貼自己的雙腿,也讓左腿多體貼右腿一點。

 走路對我來說從原本「無意識的動作」,轉變成了「有意義的行動」,因為我開始了解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的每一步,都與我的身體健康息息相關,而身體健康影響生活的品質和工作的效率,所以每一步實實在在的踏的我,也慢慢找回了一些對自己的關注力,更重要的是,當我們在面臨類似疾病這類意料之外的事情時,發現自己是有能力自主迎向「改變」的同時,內在也因此產生了「自信」,原來我對自己是可以有所貢獻的,原來我是可以改變的!

另一個有趣的事實,因為開始學會觀察自己、練習把多一些關注放在自己身上的我,竟然自然而然地開始更體貼、更關心「別人」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比方說,在等捷運的時候,我會不經意地觀察大家的站姿,有一半左右的人習慣以一腳為中心支撐站立,另一半的人才是雙腳平均分配力量站著,我從他們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壞習慣,想到了自己現在所受的苦,就忍不住很想告訴他們,但是因為彼此不熟識、怕被誤會,所以將這一份因關注自己而產生對他人的關心,轉移到離自己最近的「別人」,家人、朋友、工作夥伴…看到任何人可能有任何過度依賴單腳行走、站立,或是對腳不體貼,做一些讓腳承受過大壓力的動作時(譬如說睡上下舖,樓梯爬到一半就跳下來),我會用溫柔不帶指責的語氣,以親身的經驗分享,希望可以鼓勵大家練習觀察自己,學習照顧自己,發現自己很多無意識的動作對自己生活的影響與關聯性。

所以有個迷思好像被解開了,常常人們以為「同理心」是多去在意別人的眼光與感受,但這可能是結果而不是目標,想起了在一本書裡頭看到的一個很有趣的說法:「過度在意別人眼光的人,才是真正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有趣的是,過度在意別人的眼光形塑了強烈的自我中心,這樣打著練習同理心招牌,實際上在養成自私的人,就這樣愈來愈多,如雨後春筍般一發不可收拾。

 我的觀點是,同理心不該刻意去鍛鍊,而是練習「自我覺察」後的自然結果。練習地感受與觀察每一個自己,內在、外在,身體、心理,感受、思維…然後我們便容易在自己的身上發現別人、在別人的身上看見自己,我親身經歷的故事就證明了這種自然現象的發生,而這是最實實在在的同理心。

至於「自我覺察」怎麼在生活中簡單的練習,又怎麼擴大演變成「同理心」,甚至是可以連動社會正向改變的「社會意識」,我們就在下一篇文章中聊聊吧,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有兩個簡單的目的:成為真誠與和平的線索,以及成為一種通用語言,讓朋友們可以擁有一種簡單、近用的語言,可以不斷同中求異(真誠)、異中求同(和平),謝謝大家的閱讀,喜歡的話,請採取行動分享給更多人,一起共鳴、一起更好。(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