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鍾情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突然看見了這個人,臉開始紅了起來,心跳開始加速?一見鍾情,有沒有得解釋?womany 作者皮皮從演化心理學和生理學告訴你,為什麼人會有一見鍾情這件事。皮皮說:可以從轉變心態開始。妳準備好面對怦然心動的感覺了嗎?(繼續閱讀:皮皮與海苔熊,關於愛情的通信

每一夜,她敲打著鍵盤,滑動着臉書,無數的列車無數的人們就這樣從她的窗邊經過。

眼睛疲憊時,她也習慣了自然而然地往窗外看。車廂裡的人們,好多都戴上了耳機,低著頭,手指都在滑動。偶爾會和幾個也往她窗邊望的眼神相視。

這麼一個擁擠的城市, 好多人來來往往。或許也遇見那麼一個他,在偶然相遇的那一刻,對方都知道自己就是對方尋覓了好久好久的唯一。

她掩嘴暗笑了一聲,為自己還存在那麼天真浪漫的童話幻想而感到了那麼一點的不好意思。畢竟自己已經過了那段聽見白雪公主的故事後,也希望能遇見個白馬王子的年紀。

但,她還是忍不住地想著,或許那個可以使她怦然心跳的他,就住在這附近。或許常常和她在購物商場擦肩而過,前後排着隊買漢堡。誰知道呢?或許就是因為時機還不成熟,天使還不願意讓他們遇見對方。

天使,肯定就在天上默默地觀察著他們。(同場加映:寫一封信,給我最親愛的你

真的有「一見鍾情」嗎?

 

 

我們多麼相信緣分之說。相信每個人在出生前,都被分成了兩半。所以人生中最大的任務,是把自己的另一半相遇。他必定是我的靈魂伴侶,遇見的第一刻,就會清楚明了地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這個他,會不會是我的靈魂舞伴?

有人不相信一見鍾情,認為人們只是把性慾誤以為是愛情,把龜頭充血的感覺誤會成了心臟忽然快速跳動。

有人說,男生比較容易一見鍾情,因為反正愛錯人,他們付出的成本絕對比女生的還要少 。

有人說只有準備好了的人,才有可能在轉角處,遇到可以讓自己在霎時間怦然心動的那個人.

所以「一見鍾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戀愛圖譜

在發生一見鍾情的那一瞬間,我們的腦袋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底是為什麼就那樣突然發生了連自己都說不明白的心動呢?

 

從認知上來說,我們每人心中都有個理想伴侶圖譜(mate schema),圖譜裡面有著一大籮筐「我希望我未來的男(女)朋友擁有的特質」。

『我希望我的男朋友像張孝全一樣帥氣!最好有彭于晏的胸肌,像五月天阿信的文筆,有著陳奕迅那麼好聽的歌聲。』

有人說,其實「一見鍾情」就是你遇到了一位,你以為他完全符合你理想伴侶條件的人。那種一瞬間的熟悉感覺忽然間湧上心頭,那瞬間的心跳撲通撲通,和那種好像上一輩子就認識對方的『既視感』(deja vu)。

「他大概很溫柔吧?他大概很懂得都我開心。他長得那麼帥,性能力一定很強!」(大概只有我想得那麼深入?)「他長得好像我高中時期暗戀過的學長哦,不懂為什麼,看著他我的心就好像看到學長一樣一直怦怦,怦怦地跳。我想我大概愛上他了啦!」

對該對象的正面幻想,他喚起了你某些過往熟悉的美好的回憶。因為 他符合了你對完美對象的想像。你心裡想著「就是他」「他就是我找了那麼久的人」。(推薦觀賞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相遇的那一天即是永恆

點下一頁,一見鍾情原來是演化的結果?

沒時間了啦

Helen Fisher 從演化心理的角度出發,認為古時候的人們壽命都不長,沒辦法像我們一樣花個一年治療失戀,花兩年找新伴侶,然後再失戀,再找新伴侶。他們必須要抓緊時間,在有生之年趕快找個優質的伴侶交配,生小孩,然後一起撫養他長大。古時候的人們必須,眼光好手腳快地把潛力質優股抓得牢牢的。(推薦閱讀:聽 Helen Fisher 談我們為何戀愛,又為何不忠

Helen Fisher認為,這種在短時間內快速判定,要不要和一個人交配、發展關係的能力,已經深深地刻在我們人類的基因裡,變成了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

而基於親代投資理論(Parental investment theory),男人對女人一見鍾情的機率,較女人在第一眼就愛上男人的機率還要高。因為反正男人愛錯人的代價,絕對比女人小;男人如果愛錯了人,交配後付出精子就可以拍拍屁股趕快逃之夭夭啊,女人如果愛錯了人,萬一不小心懷上了個孩子,最起碼的付出的是十個月懷胎啊(所以愛的代價是張艾嘉在唱,而不是李宗盛在唱)。

那種偶像劇劇情?

當我們被一張新臉孔吸引時,我們的內側前額葉皮層(medial prefrontal cortex),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會衡量到底這張美麗的新臉孔,是否就是你的Mr. Mrs Right。這一切就只發生在數毫秒之間。腦袋的這個地區,被認為在進行社會認知的資訊處理時會非常活躍 (例:他喜歡我嗎?、他會不會討厭我啊?、哎喲,要不要幫她好呢?萬一她以為我暗戀她怎麼辦?)。

當我們看著大家都同意是美女帥哥的臉時 (如:看著林志玲和高以翔的時候),腹內側前額葉皮層(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尤其活躍。但是人們不總是永遠對他人的外貌好看與否持相同的態度。

就好像皮皮最近覺得杜汶澤真的是性感到不行,我的好朋友就不斷地對著我翻白眼,用很蹩腳的粵語對我說「阿姐,你有冇搞錯啊」。當人們看著吸引着他們,但卻得不到別人好評的臉孔時,他們的左喙內側前額葉皮層(ros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就會很活躍啦。(皮皮心裡暗語『杜汶澤,你的胸肌回不到拍豪情時的那個程度沒關係啊,你還是很性感啦! 』)

腦袋的這一部分,就在這幾毫秒的時間內,快速地進行多項複雜的社會資訊處理,問著自己「這個人是否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他適合我嗎?」。在那短短的時間內,我們不僅是膚淺地觀賞評斷新臉孔的美麗程度,我們也更進一步地去評斷他是否與自己匹配。

我寫這麼一大串長到念起來會咬到舌頭的腦袋部位,就是想說「不只是美到不行,帥到不行的人們才有機會遇上一見鍾情。一見鍾情絕對是人人都有可能發生的美麗愛情故事!」。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另一位學者 McCrae 說,一見鍾情只會發生在準備好了的人身上(的確!)演化讓我們對於正在找尋的事物特別敏感。就好像當你肚子餓的時候,會對食物的味道非常的敏感,想上廁所時,就會特別容易看到在購物商場內廁所的標示牌。同理,如果你正在找尋新的對象,當然較容易看見身旁的潛力股,並且容易對身旁的潛力股對象產生戀愛感覺。

處在穩定關係中,並未想要另覓情感寄放處的男女們反而會覺得身旁的潛力股惹人厭(更多請看:我的眼中只有你 )。因為他們沒有準備好把心打開,也不打算這麼做。

所以倘若你不相信一見鍾情這回事,你也就會一直都遇不到那麼美麗的遭遇。

敞開心扉吧

她沒嘗試過一見鍾情的滋味。她不曉得那美妙的感覺,是為什麼可以讓那麼多的文學、音樂、電影都在歌頌它的美好。辛波絲卡,莎士比亞,歷史上的大文豪們都在說這一件想必是相當美好的事。

她懂的,丘比特的箭總是會射往柔軟的,準備好了的心上。

她合起了電腦,拿起了外套,提起了包包,她要出門去遇見「一見鍾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