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需要打交道的人身上,至少找出一點是你能夠真心欣賞和尊重的地方。就算很困難,也要一直找下去。你將驚訝的發現,在令你反感的那個衝突點之外,還有其他領域值得深入探索。

跟別人接觸時,你應該釐清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你抱持著什麼樣的觀點來看待對方?

對你來說他是誰?你認為他是什麼樣的人?是個失敗者?自以為是的人?愛吹牛的人?還是你必須說服、打動的人?

如果是這樣,那麼你大概不會成功。如果你總是看到別人不好的一面,聚焦於他們的缺點和負面性格,那麼你永遠無法好好跟他們一起工作,永遠無法讓他們成為你的朋友,也永遠無法建立充滿信賴的關係。因為你的想法會感染你所說的話、你的肢體語言、你的決定和你的行為。不管你想不想,事情就跟幾千年來猶太教法典中所記載的一樣。如今我們甚至可以用科學來加以證明。

每一個念頭都會引起身體上的反應。試著想像咬下一顆檸檬會發生什麼事呢?你的嘴裡會開始流口水。想像教室裡有個調皮的小孩在前面的黑板上,用長長的指甲從最上面刮到最下面,你至少會起雞皮疙瘩。每一個念頭都會在身體上引起反應,不管是生化反應,還是肌肉反應。當我們的大腦將事物歸檔,它同時也一併儲存了一種情緒,一種身體上的反應。喚出主要訊息時,會引發一連串的聯想,伴隨著身體的反應,這一點我們完全阻止不了。

舉例來說,當我們面對一個人時,如果心裡想著「這個白痴」,同時向他微笑,那麼我們所發送出的訊息就是在心裡想的那句話,而對方也感覺得出我們心裡的態度,就算他並不清楚自己怎麼會知道。還有些人雖然很好,但說不上來哪裡不太對勁,自己就是跟他親近不起來。因為我們全都是透過異常敏銳的天線來感受所接觸的人是否可靠,他們的舉止是真心的,還是只是做做樣子。如果一個人的舉止跟心念相符,就會散發出一致性,就能博得眾人的好感,別人也比較容易信賴他。(推薦閱讀:經營信用,不要經營人脈

你懷著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別人呢?即使我們懂得這個道理,卻還是會一再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做事:我很好,但你很蠢。難道是因為我們剛好壓力太大嗎?還是因為當天的心情或天氣不好?又或是我們對於自己面對他人時的基本態度並不自覺?事實是,

懷著負面的態度長期下來會讓我們無法成功的跟別人有良好的接觸。

如果把信念改成:「我們兩個都很不錯。」你覺得怎麼樣?

雖然這看起來是件小事,但是卻能夠改變一切,因為我們無法跟自己看不起的人建立起深刻的關係。尊重和肯定是構成良好接觸的基礎,就連面對罪犯也一樣。中立的態度尚嫌不足。這一點從一開始你就必須明白,如果你只能勉強做到保持中立的態度,你不但招募不到線民,在其他方面也無法博得別人好感,更無法成為那種彷彿一切得來全不費功夫的人。現在,你已經意識到要為自己的新身分下一點功夫。不過別擔心,每一種改變都只有在剛開始時讓人覺得吃力,新的想法一旦被接受,就會成為反射動作,你就可以乘風破浪向前行。

請你自問,在極端的情況下,要如何懷著尊重去面對一個罪犯?事情也許比你所想的來得容易。碰到一個實在很難讓你喜歡的人,你必須先在他身上找出一點值得尊重的地方。

好吧,這個人連著三年都把垂到他家院子的蘋果樹枝粗暴的剪斷,還把枝葉扔到鄰居家的土地上。可是對他的孫子來說,他是全世界最慈祥的爺爺,一有時間就陪他們一起玩。

好吧,這個女人的聲音很尖,當她又打電話給她前夫的現任妻子,想跟她前夫講話,那個現任太太可能會抓狂。可是她當年在前夫破產之後對他不離不棄,始終支持他。

好吧,這個人如果被交付一項任務,他會慢吞吞的把指示再至少重複個兩遍。可是他留心讓辦公室裡隨時都有熱騰騰的咖啡,替印表機更換碳粉匣,並且提醒部門裡的同事誰的生日快到了。

使用這項小技巧來改變感知,我們就能夠去尊重原本有點討厭的人,也能讓他們以更坦誠的態度來面對我們。只要兩個人碰在一起,他們就會彼此檢視──而且往往是不自覺的。我們並未察覺自己把哪些印象納入評估的過程中,但是思想跟行為的不一致永遠都是出局的標準,而且絕對無法博得好感。可是當我們在招募線民、向老闆請求加薪,或是在酒吧裡跟某個金髮美女或帥哥搭訕時,通常都很希望能夠博得對方好感,並且可以盡快抵達那個真正有趣的關係層次──說不定還是熱情如火的層次!

更多資訊請見《德國情報員教你一生必學的溝通技巧》

親切感也可以學習而來
〉〉憂他人之憂  樂他人之樂
〉〉以同感與信賴感建立關係
〉〉不可思議之表情會說話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