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中的叔叔曹尚久搬來和韓可魯一起住之後,第一次露出像孩子般的笑容。

尚久說︰「我原本以為,我是這世上最不幸的人。自從來到這裡,第一次覺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沒有那麼糟。」

最近看了很夯的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很多地方深深觸動了我。今天想跟大家聊聊韓可魯的叔叔——曹尚久這個角色。

第一集的最後,可魯的爸爸韓靜佑因為心臟病發而過世,在我還無法接受如此溫暖的可魯爸爸走了的時候,一個吊兒郎當、抽菸、亂丟飲料罐的男子走進可魯家,說他是可魯的監護人。一開始,我很無法接受這個流氓般模樣、在家隨便丟垃圾、做事隨便的人。


圖片|Netflix 提供

原來,尚久是靜佑同母異父的弟弟。尚久曾說︰「人在這世界上,都是為自己而活,哪有誰會照顧誰?」一開始,他是為了錢才願意當可魯的監護人,根本不是想好好照顧可魯。

其實,尚久一直活在愧疚之中,為了償還債務,尚久時常參加非法的拳擊比賽,在一場拳擊賽中,臨時被主辦人替換對手,居然是尚久的愛徒秀澈上場,秀澈說他想賺最後一筆錢來開器材店。在比賽過程中,尚久不小心失手導致秀澈腦死,秀澈躺在病床上好多年,尚久繼續參加非法拳擊比賽,用賺來的血汗錢負擔秀澈的醫藥費。


​​​​​​​圖片|Netflix 提供

原來,尚久表面好強,卻又吊兒郎當、蠻不在乎的模樣,是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也是保護自己不要再受傷。

你會喜歡:心理測驗:從五款三角形,看出你是個自我保護意識多強的人

能夠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

尚久和可魯一起在「天堂移居」工作,雖然嘴硬、時常說不願配合,卻默默做該做的事。例如和可魯一起在垃圾場尋找被丟棄的遺物;表面上說可魯不是家人,卻衝進賭場救被綁架的可魯。

可魯曾對好友兼鄰居樹木說︰

「就算講話很兇,能夠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所以叔叔是很難懂的好人。」

可魯對尚久從害怕到信任,真心把尚久當成自己的家人。因為爸爸曾教導他,不能用表面去評斷一個人。


​​​​​​​圖片|Netflix 提供

尚久心中還有另一個很深的結,他埋怨著哥哥怎麼到了最後一刻,還給他一個拖油瓶可魯,根本不是真心為他好。也讓人不由得感到好奇,他心中對哥哥到底有什麼怨呢?

可魯在生日那天獨自出外旅行,可魯的鄰居兼好友樹木要尚久跟在可魯後面別被發現,保護可魯的安全。尚久發現可魯來遊樂場玩,卻根本不敢坐遊樂設施。在尚久的鼓勵和陪伴下,可魯終於敢搭乘遊樂設施,但結束後可魯卻要尚久先回家。尚久還是跟蹤可魯,可魯來到炸雞店、披薩店、中式餐廳,最後到了火車站。

尚久想到他十歲那年,哥哥靜佑偷偷在火車站幫自己慶生,自己許的生日願望是去遊樂園把所有器材都玩一遍,還要吃炸雞、披薩店跟炸醬麵。尚久突然眼眶泛淚,原來這一切,哥哥都不曾忘記。靜佑帶著可魯,完成那些他答應尚久卻無法做到的事。

一年後,在尚久爸爸的喪禮上,靜佑來找尚久,尚久說他要被送去孤兒院了。靜佑跟尚久約定︰在尚久 11 歲生日那天晚上,會來火車站帶他走。尚久等了三天,卻不見靜佑蹤影。

畫面回到此刻,這時,可魯說爸爸背上有嚴重的傷。原來,在尚久 11 歲生日的前一天,位於首爾的三豐百貨公司由於施工不當導致倒塌,造成五百多人死亡、多人受傷,身負重傷的靜佑,手裡緊緊抱著要送給尚久的 Nike 球鞋。靜佑受困三天後才獲救,因為重傷在醫院住了很久。

尚久一直到此刻才懂,原來,哥哥不曾遺棄過自己。


​​​​​​​圖片|Netflix 提供

同場加映:《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自閉症哥哥:「世界很多不公平,但你不用放棄」

尚久半夜打開儲藏室看,看到尋找失蹤弟弟的報紙,還有一年一雙的 Nike 球鞋,堆得像座小山。小時候尚久曾經說,他想要一雙 Nike 球鞋,靜佑才會跑到百貨公司購買。他不知道,原來哥哥一直在找他,一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尚久一直以為自己被最信任的哥哥遺棄,靜佑來監獄看他時,他拒絕會面。「雖然希望自己被記得,但同時也擔心自己的真實面讓人失望,更對當下的人生狀態感到心寒與憤怒。」尚久在服刑期間面對靜佑的探訪,還有好多複雜的感受,最終他選擇拒絕會面。

其實,靜佑對於尚久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尚久在一個家暴的家庭中長大,時常目睹爸媽爭吵,爸爸動手打媽媽。小小年紀的尚久,無助地站在角落,不停發抖。因此,當尚久誤以為自己也被靜佑拋棄時,他無法再相信任何人。

一開始我對尚久的衝動、隨便、流氓般的個性而感到不喜歡,但隨著故事的發展,我看見了尚久善良、有義氣的那一面,他一輩子對秀澈感到愧疚及抱歉,為了挽救秀澈的性命,已經決定不再打拳擊的尚久,不惜接受拳擊場主辦人開出來的條件,就算被逼著上場,也要借錢來救秀澈。


圖片|Netflix 提供

將行為放在環境脈絡中重新檢視,用新的角度看待所謂的「問題行為」

我曾遇到一個孩子有作弊、說謊等行為,而被轉介來輔導室。這個行為很不討喜,使我們很容易因為外顯行為而去評斷他人,例如「他不應該作弊、說謊,他這樣很糟糕」。

但若我們將這些行為放在環境脈絡中重新檢視,我和孩子談了幾次後才發現,這個孩子作弊、說謊,是因為覺得自己怎樣也比不上哥哥,覺得媽媽比較愛哥哥,而不愛自己。他怕失去媽媽的愛,而用作弊的行為讓自己成績變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代表著其實孩子很在意成績。

延伸閱讀:「你是姊姊,應該要讓妹妹」別再做偏心父母,四個方法讓手足更親近

孩子的問題行為,其實是種「生存策略」

的確,作弊、說謊是錯誤的行為,但,倘若我們能把孩子的行為放在環境脈絡中重新檢視,孩子的問題行為,其實是種「生存策略」。

因為他無法像哥哥一樣成績優秀,他只好靠作弊換得好成績,試圖得到媽媽的愛。孩子的問題反映出家庭系統的運作出了問題,這是個缺愛的孩子的生存策略。

同樣的,尚久的行為模式也是一種「生存策略」啊!因為從小在家暴的家庭中長大,以及誤會被哥哥拋棄,他用好強、流氓般、蠻不在乎的個性,試圖掩飾自己內在的脆弱,保護自己和他所愛的人不再受傷。

僵化的「生存策略」,可以練習變得有彈性

一個受傷的孩子所形成的生存策略可能是僵化的,例如尚久不管對誰都表現出隨便、好爭辯的態度,但因為可魯的爸爸給可魯滿滿的愛,可魯用他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他對叔叔的在乎及愛(如在尚久離家時,可魯四處張貼「尋找失蹤的叔叔」的傳單)。尚久感受到可魯對他的在乎及愛,也打開了他被哥哥靜佑拋棄的陰影,他開始能表現出他善良、真誠、講義氣的那一面。

尚久搬來和可魯一起住之後,第一次露出像孩子般的笑容。尚久說︰「我原本以為,我是這世上最不幸的人。自從來到這裡,第一次覺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沒有那麼糟。」

願我們都能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待他人的行為,或許,就能有不一樣的理解。理解,將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