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自律,大家都覺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遵守自律後的成就感,不但會讓你感受不到痛苦,甚至會讓你想要一直持續!

文|梁爽

有位女性讀者告訴我,她曾經以為早起很痛苦,現在卻覺得早起真痛快。以前的她覺得,如果晚上睡覺時有早上起床時那麼睏,而早上起床時能有晚上那樣充足的精神就好了。每次鬧鐘響起的痛苦,讓她覺得早起就像自虐一樣。後來她看到我寫的關於早起的文章,字裡行間完全沒有壓抑天性和苦大仇深的感覺,反而還透著喜悅和蓬勃,她居然躍躍欲試。

]她試著打開早睡早起半小時的「試用品」後,迎來了自己的「改良版」:比原先早起三十~四十分鐘,醒來後先伸展身體,再練習聽力,感覺一整天都身體輕盈,頭腦清醒。雖然正值冬季,但她覺得就像我文中所說的那樣,白撿了好時光。

多少人像這位女讀者一樣,剛開始旁觀別人自律時,覺得自律好痛苦;等跨過畏難情緒後才發現,自律真痛快呀。(同場加映:生活挑戰:連續 21 天早起吃早餐,日子會有改變嗎?


圖片|來源

童話作家鄭淵潔說:「我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寫作到六點半,堅持了三十多年,天天如此。別人問我是怎麼堅持過來的,我是人嗎?而我說,其實我特別享受寫作。我坐在那兒,想讓誰活誰就活,想讓誰死誰就死,想讓誰離婚誰就得離婚,想讓誰復合誰就得復合,多痛快啊。所以,喜歡是最重要的。」別人眼中的苦差事,卻是鄭淵潔堅持多年的享受。他這種以興趣和志向為驅動的生活方式,在「苦」下面,藏著不為人知的「酷」。你總認為自律很難,因為你不知道自律之後有多舒暢。

曾有朋友問我:「為什麼選擇自律的生活?」

我先認真思考朋友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因為在她心裡,有個「自律很苦」的刻板印象。我之所以過上自律的生活,是因為我是一個吃不了苦的人,把濃縮的苦分攤到每一天裡,是我的最優解。

吃不了熬夜的苦,於是選擇早起;吃不了生病的苦,所以飲食清淡;吃不了節食的苦,所以經常運動;吃不了無趣的苦,所以喜歡看書⋯⋯。

我感覺,自律前後,我過的是兩種不同的人生。讀小學和中學時,平時不用功,臨時抱佛腳,考試分數通常只能排到中游;讀六年級和初三時,我進步很大,考進省排名前三的初中和高中。別人認為我念書輕鬆,只有我知道每逢考前必「自殘」的苦:爭分奪秒地念書,夜裡睜不開眼睛就往眼皮上擦清涼油,早上起不來就使勁掐自己的大腿,飽嘗焦灼、緊張的滋味。


圖片|來源

不知什麼原因,大學聯考是我考得最差的一次,這使我與理想的大學失之交臂。聯考失利沒有讓我懷疑自己的學習能力,卻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生活方式。

好在大學時我遇見了貴人,同寢室的臺州姑娘。我後來的自律三寶—早睡、早起、愛奔跑,都是那時她推薦給我的。她幾乎每天早上五點就會起床讀英語,晚上七、八點去操場跑步,十一點寢室熄燈時她已經睡著。

我曾以為,她的自律肯定伴隨著枯燥與苦澀,但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她笑起來上揚的嘴角、聊天中的幽默、考試前的自信,讓我覺得枯燥的生活解釋不了她開朗有趣的性格。

我人生中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打破「自律很難」的思維模式,跟著她早睡早起、看書學習、護膚鍛鍊。於是,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我,卻過上了理想的大學生活。(推薦閱讀:100 天生活冒險|規律運動、早起不熬夜:十天後生活會有什麼改變?

起初確實需要一些自制力,可堅持一段時間後,就完全上癮了,至今我還興高采烈地到處分發「自律很爽」的「小傳單」。我的親身感受與心理學家的研究大致吻合:自律的前期是興奮的,中期是痛苦的,後期是享受的。我越來越發現,喊苦喊累的不是能自律的人,而是那些管不住自己的人。

我聽到最多的自責聲,總是來自那些喊著要減肥,卻管不住嘴也邁不開腿的人;說好晚上早睡,卻玩手機到一、兩點的人;知道隨便發火不好,情緒上來就「易燃易爆」的人。

王小波說過,人的一切痛苦,本質上都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我理解這裡的「無能」,不是沒能力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業,而是連自己都管不住的無力和挫敗感。

我很佩服只減了一次肥就瘦到現在的人,比如古同學。

以前她因七十多公斤的體重感到自卑,於是大學聯考結束的那個假期,她給自己定下規矩:每隔一天就跑四十五分鐘以上;晚飯只吃之前的一半;過了中午不吃除了堅果和水果以外的零食。此後,她穩定在五十多公斤的體重,陪她度過了大學時光、在倫敦讀研究所的時光,以及在會計事務所打拚的歲月。

最近一次碰面,她依然堅持每週運動三、四次,不喝含糖飲料,很少吃澱粉含量高的食物。

當我問她十二年如一日地「管住嘴,邁開腿」是什麼感覺時,她回答:「如果放任自己的懶和饞,將注定活在自卑與自責中。而自律讓我越來越有信心,因為自律,就是我的預期。」持之以恆的自律,讓她有發光發亮的自信,因為一個連體重都能掌控的人,能做到的事情,絕對不只控制體重這一件事。


圖片|來源

自律是個分水嶺。不自律讓人自責,變成了真正的難;而自律則讓人自信,變成了真正的爽。(你會喜歡:放棄,其實比堅持下去更難

如何「很爽」地自律,我有三點體會。

1.自律的期望值不宜定太高

我以前所在的公司,每年都會舉辦爬樓梯比賽。

第一年我參賽時,腦子裡只有登頂三十五樓的想法。剛開始用力過猛,後來腿腳發軟,埋頭堅持了好久,抬頭一看,還不到十樓,三十五樓簡直遙不可及。

第二年,我上樓時以五層為單位,作為一個個咬牙還能完成的小目標。每當樓層數字為五的倍數時,心裡就打個「已完成」的小勾,直至爬完全程,拿到獎品。

有終極目標是好的,但真正能達成的,往往是那些把終極目標拆分成小目標的人。(推薦閱讀:用科學方法達成目標:不再讓新年願望落入「虛假希望綜合症」

2.把自律當作手段,而不是目的

寫了關於早起的文章後,有很多讀者關注了我。那段時間,每當身體不舒服,或前一天太累,想多睡一會兒時,心裡就有「今天你沒有五點起」的罪惡感,這使我壓力很大。

後來我便想通了:我是想透過自律的手段,讓每天過得充實愉悅,是為了實現願望而自律,不是為自律而自律。而休息好、心情好,也是我實現願望的必要條件。

3.放大自律過程中的成就感

拿跑步來說,邊跑邊聽音樂,音樂的鼓點和腳步重合,不知不覺就跑了幾公里。變跑為走的瞬間,心臟的收縮感、喉嚨的不適感便會消失,以至神清氣爽,渾身輕盈。那種舒暢的感覺,簡直無以言表。

拿飲食來說,為了不長痘,我吃得清淡,少糖少辣,連醬油等調味料都很少碰。剛開始我也覺得不好吃,可越品味,越喜歡食材本身的味道。「戰痘」勝利後,我從不能吃變成不愛吃,現在偶爾重口味一下也不會感到愧疚。

現在很流行「越自律,越開掛」的說法,開不開掛那是結果,其實自律的過程本身就很爽。自律會讓人從內到外地獲得一種持續的愉悅感。

身體裡住著一個言而有信的自己,是你發光發亮的原動力,是你行走人間的通關文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