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離職的念頭是否也曾盤旋在你腦海揮之不去?聽聽幾位離職者的說法,或許更有助於你選擇最適合自己的下一步。

「真的不想上班啊。」也不知是因為冬天來了,還是年關將至,最近頻繁的聽到朋友對工作的抱怨。但大部分人也就只是抱怨一下,最終會因為「其實不管在哪上班都差不多」而接受現實般地繼續工作下去。

但有一個朋友卻讓我吃了一驚。有段時間沒見面,上週末見到她,我才發現,她居然還沒有恢復工作。七個月前她因病辭職,當時狀態很差,一臉黑眼圈,這次見面卻看到她滿臉都是元氣。

她跟我說,她是在不工作之後才發現,原來生活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我於是產生了好奇,找來幾個不工作的年輕人,想深入了解一下他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這就帶來了我們今天的故事:

01.「休假比工作需要更多的紀律」

橙花,女,28 歲 

那時候我失戀了,整個人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樣。經歷過的人才明白,失戀絕對是一種重大意義的創傷。後來回過頭看,是因為失戀,嚴重影響到了我的工作狀態。曾經我以為自己是可以做到不受影響的。

我是做互聯網產品的,經常要熬到 12 點以後項目上線,本身壓力就大,再加上我難以集中注意力,身心的折磨讓我感覺自己快要崩潰。

很多朋友都勸我停下來,但一開始我真的不願意放棄這份還不錯的工作,而且自我批評很多,總覺得是自己心裡承受能力太弱,怎麼能因為一個男人就變得這麼沒用呢?誰沒有分過手呢,怎麼就我無法繼續工作?

這種狀態大約持續了大半個月,依舊不見好轉,之前帶的一個項目上線前又出了大簍子,思慮再三,我決定停下來一段時間,等狀態調整好以後再重新上班。

於是我給老闆提出了停薪留職 3 個月,這個時間,是根據我目前財務狀況粗略估算出的,不工作也能維持基本生活。然後我為這三個月製作了一個任務清單,幫助自己走出失戀陰影。

在上班的時候,我們總會把假期想像得很美好,但我有過經歷所以知道,到假期真正來臨的時候,反而可能更有一種生活全面崩潰的感覺,抑鬱的情緒反而變得更嚴重。

所以在提出請假前,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我知道我要拿出像對待工作一樣的計劃和自律,來對待這個難得的假期。

計劃重點在兩個方面,一是運動,我選擇游泳和跑步,可以獨立完成,強制性轉移注意力,當你疲勞不堪的時候也就沒有力氣再去多想。二是強迫自己多做社交,與老朋友聚會,也多認識新朋友。

剛開始我會很抵抗和人接觸,只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可每次都強迫自己去和別人交談。當新的生活展開後,對過去的某個人的執念就會越來越淡。沒想到我還收穫了意外的驚喜,從一些深層的交談中獲得了能量感——那是一種久違的滿足和喜悅。


圖片|來源

人真的是健忘的動物,很快,那個撕心裂肺的我就好像是上輩子的記憶了。

我現在已經重新回公司上班,有重獲新生的感覺。人有時候也像一台機器,需要停下來修整,才能更好地重新運作下去。只是停下來的時候,必須認真去維修,而不是僅僅是停下來,否則等到的可能就只會是腐爛。

02.「我是一個無法上班的人,自由職業不是我的工作,而是我的身份」

Jason,男,35 歲

從我畢業開始工作起,我就一直都糾結要不要辭職,甚至,用我朋友的話說,辭職二字簡直是我的口頭禪。而且我還不光掛在嘴上說說,真的換了大概七八份工作。這折騰的從業經歷給我的最大收穫就是:讓我認識到了我是一個無法上班的人。

我不喜歡打卡。我不喜歡白天上班晚上休息,晚上工作效率更高,白天睡覺養精蓄銳不是更好。我不喜歡有時候明明沒事還得坐在公司,浪費生命,一年就那麼幾天假期,湊來湊去⋯⋯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心裡都這樣想,但只是習慣性生活,不敢打破規則,而我從小就是一個難以遵守規則的人。

認清這一點以後,就覺得不再是工作本身的問題,而是我自己和常規的工作難以匹配,無法妥協,所以我不再頻繁地嘗試新工作,而是開始做自由職業。聽起來很酷,但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是窮到揭不開鍋。

我現在靠攝影和文字兩件事為主要收入來源,前期主要以文字為主(因為我本身是文哲專業,所以寫東西對我來說不是一件難事),大部分的公眾號平台都有徵稿信息,如果有爆款文章就會獎勵更多報酬,而當你真正開始做這件事後,就會認識越來越多同樣從事自由職業的朋友,而他們其實能幫助我拓寬自由職業的渠道。

我慢慢的不再侷限於寫字,去年開始,我去朋友的工作室裡開始學攝影,和他們一起做旅拍的活,有空的時候幫朋友打理一下咖啡店,都是一些零碎的收入,但我卻真正感覺到了舒適。

減少開支是一定的。我經常審視自己花的錢是不是必須的。我幾乎完全改變了消費習慣,幾乎不買品牌商品,也很少去餐廳吃飯。我覺得很輕鬆,不受物質限制,壓力也就小了——其實活下來也要不了多少錢。

很多朋友都會向我打聽如何成為一名自由職業者,其實最重要的不是怎麼操作,而是認清自己是否合適。

如果你堅定自己就是放蕩不羈愛自由,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承受不確定帶來的不安和貧窮(對,窮是常態),你還需要一技之長足以謀生,畢竟,生存還是第一位。

真的有很多人都曾經做過自由職業的夢,但又因為害怕不確定、適應不了不穩定(工作時有時無,有時忙到炸裂、有時閒到蛋疼),重新回到了職場。真的能一直做自由職業的人,都像我一樣:

自由職業不是「what we do」,而是「who we are」。因為我是這樣一個無法適應循規蹈矩的人,我才會呈現出這樣的工作狀態。這沒有好壞,甚至無法自己選擇。我只是接受了自己最真實的樣子。(推薦你看:如何認識自己?畫出自我認知的四個象限

03. 我提前完成了自己的「遺願清單」

ycc,女,29 歲。

醫生說我體內的細胞有可能病變的時候,我先是驚了一下,接下來,竟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

起初只是因為肚子疼去醫院看看,沒想到卻被給了一記重擊。接下來需要先用藥觀察,重新檢查,做活檢手術,再針對具體情況做治療,簡單來說就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可能隨時會死,也可能虛驚一場。

覺得如釋重負是因為,那一刻開始我決定「騙」自己:我馬上就要死了,我真的可以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去度過。


圖片|來源

第一個決定就是辭職,儘管公司很多人都勸我,可以先請假檢查,確認了再做打算,但其實辭職這件事在我心裡已經掙扎了很久,我不願這輩子都做著這份體面又清閒的工作,卻又一直捨不得別人眼裡這羨慕的安穩,而這次生病正是一個讓我下定決心的契機。

如果生命即將終結,我不要就此度過。辭職後一邊做檢查,一邊開始製作自己的「遺願清單」,不斷加進去新的,完成的了就劃掉,當我每劃掉一個任務的時候,又多了一層完滿。有的關乎家人,有的關乎朋友,比如給父母買一個他們最想要的禮物,重新回大學校園的圖書館逛逛等。

到確診大概有四個月的時間,而這四個月卻讓我覺得充實得像過了四年。好消息是,最後拿到報告的時候,病情是藥物就可以控制的,但我還是打算再過一段日子,把「遺願清單」上一些短期內可以實現的事情都去完成,之後再重新調整心情開始上班。

假借生病之名去做平時顧慮不敢做的事,說明我也許本就是懦弱又膽小的人。但這段時間卻成為了我一生中寶貴而難忘的一段時間。原來提前把這些「不做一定會遺憾」的事做了,感覺是這麼的好。我覺得我和身邊家人朋友的愛都加深了。不工作的這 8 個月,很值得。

04.「那一瞬間才發現,自己擁有的足夠多了」

大叔蔡蔡,男,32 歲。

我是在周一晨會上,接到媽媽的電話,告知我爺爺查出肺癌的事情,已經晚期了。媽媽讓我有時間抽空回去看看爺爺,也算送老人最後一程。我想起以前奶奶離世,我只見到了奶奶最後一面,那時候她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了,匆匆一面卻總有很多壓在心底的遺憾。

所以這次我決定請一段時間長假,徹底放下工作,回去幫父母分擔一些,也多陪陪爺爺。

我家在西北,而我自讀書開始就離家很遠,一直在江浙一帶,剛到家的時候,吹著乾凜的風竟然有一些陌生的感覺,但這種陌生感很快在熟悉的媽媽做的飯菜中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久違的安心。

每天中午給爺爺送飯,他已經沒法自己進食了,我要一口一口餵完。吃完後醫生開始換藥,然後我陪他聊聊天打發時間。

在家裡的感覺是沒有什麼可比擬的舒適。在這裡,我不用擔心交不起房租,不用擔心冰箱裡沒有飯菜,不用擔心病了沒人照顧,也不用擔心沒辦法陪著父母一天天老去。

回家後泡壺茶和爸爸閒聊,幫媽媽做點家務,或者就什麼也不幹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發呆。爸媽會問一些工作的情況,以前總覺得他們聽不懂也懶得說,這下有時間了反而多了許多耐心,給他們解釋自己在做的具體是什麼,工作中的煩惱,在上海的那些他們不認識的朋友,我旅行過的城市,都一一講給他們聽。

回家前我本以為這會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擔心不在上海項目出問題,有數不清的焦慮和煩惱,沒想到直到回到家我才真正感到心安。父母沒有那麼脆弱,世界更不會因為少了誰停止轉動。

我在這段日子裡重新感受到血脈相連的親密和溫暖。工作的世界是殘酷的,沒有人會為你停下來,你只能不斷跟著人奔跑。但親人的世界卻是充滿溫情的,他們永遠在等待著你。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有時放下工作,真的把自己的時間和精力留一些給親人呢?(延伸閱讀:與家人一起旅行才發現,原來我不需要是完美小孩

你會發現,你需要的,其實你早就已經都擁有了。

05.「說實話,我後悔了」

匿名

做諮詢真的壓力很大,頻繁的出差,晝夜顛倒也是常態,我自己本來身體就不太好,所以老公一直都很反對我上班。為這事我們爭吵過很多次,直到有次我直接暈在了地鐵上,老公讓我回家不許上班了。

這在所有人眼裡似乎是一件還不錯的事情。的確,剛開始覺得特別爽,睡到自然醒,是一種久違的輕鬆。但這種感覺很快就被空虛帶來的焦慮淹沒了。

最害怕早上醒來的時候,家裡空蕩蕩,覺得日子過的沒有意義。我也試著給自己安排一些事情,比如旅遊,看書,上舞蹈班,這些事情稍微緩和了我沒事做的煩惱,但卻沒辦法解決我和丈夫關係上的斷層。

不工作時,我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等老公下班回家,想和他說話,讓他陪我出門,可這的確不切實際,他忙了一天需要休息,而我卻是休息了一天正想折騰,一來二往矛盾和爭吵就多了,我忍不住抱怨,覺得他不愛我了。

剛開始他還會稍微哄哄我,後來習以為常也就任由我在一邊抱怨,而當一個人的發洩根本被無視的時候,那種情緒只會越演越烈。其實很多時候,情理上我知道自己有些無理取鬧,卻難以克制,而這就導致我們的婚姻,因爭吵帶來的裂痕越來越多。甚至很多時候我都不敢跟他吵,我發現自己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竟然感到有些卑微。


圖片|來源

我現在在家快兩年半的時間,這種焦慮的失望感比工作更讓我感到壓抑,無處訴說。所以最近我還是在打算重新工作了。說實話,不工作這個決定,我很後悔。

在採訪的過程中,我發現「不工作」對每個人來說的意義還是不同的。真正徹底地開始休息以後,生活會因為性格,抗壓能力,現實環境等許多因素變得各不相同。

對我自己來說,我覺得工作和其他許多事一樣,給個體提供了一種社會性的框架。人們總以為自己逃避框架的約束,但事實情況是人只有在框架中才能更好地享受自由。

我特別認同前面一位受訪者說的,自由職業不是一種工種,而是一種身份。只有少數擁有這種身份的人,能夠以這種方式生活下來。這沒有好壞之分,只是個體差異而已。

馬克思的異化理論認為,我們之所以不喜歡工作,是因為在工作中,我們的人性被抹去了,我們被異化成了機器上的零件。這給人造成極大的不適。而我們想提倡的,則是始終懷著人性去工作:你選擇它成為你生活的一個部分。(看看更多:學過藏人生活:心若自由,人到哪裡,都是自由的

到最後,我們都需要找到一種讓工作融合於生活的方式。不存在什麼工作生活之爭,我需要把我整體的生活變成我能夠過下去的樣子。與其不斷為工作勉強自己,然後積累到某一天爆發,不如調節自己的節奏,及時休息,哪怕每次休息不多的時間,卻能讓你始終元氣滿滿地面對每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