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總是心口不一?為什麼明明很愛對方卻無法好好表達?用圖表帶你深入理解薩提爾冰山理論:為何我們總是心口不一、言行不一致!

回想一下,在你的生活當中,是不是也有這種「心口不一」的情況?明明愛一個人,卻說出傷害他的話 。明明很在乎對方,卻表現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奇怪了,為什麼我們總是沒有辦法順著自己的良心來說話呢?科普心理作家海苔熊為你解析,為何我們總是心口不一、言行不一致?


海苔熊、KIDISLAND兒童島提供

你曾在人生當中遇到這樣的狀況嗎? 

國小時

「我花我的錢,還需要跟你報備嗎?」你爸醉醺醺的回來,把你媽媽推倒在地板上,家裡面各種器皿散落一地,他口口聲聲說他很在意你們,但你卻看不到他的愛。於是你下定決心,長大之後不要變成跟他一樣的人。 

戀愛時

「你要去就去吧,我一個人真的沒有關係。」其實你很無力,但要假裝堅強,如果讓他看出你很在意,那麼就輸了。 結果他真的去了,真的是好傻好天真。我是說你。

結婚後

「你把這裡當旅館啊?只會工作,都沒在關心這個家!」然後他嘆氣露出很疲累的表情,把頭躲到電腦裡面,你一邊覺得他到底有什麼資格喊累,一邊很後悔,因為你明明想要他的愛,卻把他推開。

有孩子以後

「你為什麼這麼笨!走路不會看路嗎?」孩子走路跌倒了,差一點就被對向的車子壓到,你其實既擔心又心疼,但卻用責罵來表達。靜下心來一想,其實在這個擔心的背後,你可能還有「更擔心」的事情──「如果孩子怎麼樣了,別人會怎麼看我?」

「已經花錢給你補習了,結果還考這種分數。你知不知道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力啊?」你說。其實你是擔心他像你以前一樣考上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學校,被人家看扁,但你說出來的話卻讓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遠。而從孩子看著地板不說話的眼神裡面,你似乎也看到了多年前的,那個在碎片和責罵當中蜷縮著的你自己。(推薦閱讀:恐嚇、冷處理、我需要你愛我!親密關係裡的情緒勒索

發現了嗎,單曲循環,業力引爆!其實我們從出生開始就活在一個「不一致」的迴圈裡面,並把這個不一致一代又一代的傳遞。為什麼我們總是沒有辦法好好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對方,而要用這種疏遠的方式來表達我的靠近?

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害怕受傷、害怕失望,卻因為這樣的害怕,讓兩個人都失望了。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好好的說話,或者是讀懂那些傷人的話語、拒絕的行為背後,究竟藏了哪些秘密? 

一個銀絲糖的故事

今天阿熊我要說一個銀絲糖的故事(引自《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在熙來攘往的市場,一個販賣銀絲糖的小攤前面,一位三歲男孩手上拿著銀絲糖,卻放聲哇哇大哭。旁邊是一臉無奈的媽媽,以及一直要小孩聽話的老闆。 

「你不是說想吃嗎?現在又不要吃了。不吃就不要吃啦...…」媽媽把糖拿走。 

「我要吃!」孩子哭吼著。 

「這樣也不要!那樣也不要!你是要怎樣啦⋯⋯再鬧下去,媽媽就不理你了⋯⋯」媽媽生氣,場面火上加油。 

「弟弟呀!你還好嗎?」阿建老師緩緩走過去,蹲了下來輕輕的握著孩子的手問。沒想到孩子一聽到之後哭得更大聲了,但這並不是憤怒的眼淚,而是一種委屈的眼淚。 

「你看起來很難過,也很著急,是嗎?」阿建老師說。 男孩點點頭,哭聲稍微收斂了一些 。 「發生什麼事啦?」阿建老師問。 「我要吃糖糖。」孩子指著攤商桌上的糖說。 

「媽媽拿的那根糖糖,你要吃嗎?」阿建老師指著媽媽手上的糖。 孩子搖搖頭說不要。 「你想吃糖糖,但是不要吃那根糖,對嗎?」阿建老師跟孩子確認。 孩子再次點點頭,表情舒緩了許多。

經過阿建老師反覆確認之後,才發現原來媽媽手上的銀絲糖在製作過程中,師父不慎掉到地上(不過媽媽沒發現),所以他當然想要吃銀絲糖,但並不是「媽媽手上那一根髒髒的銀絲糖」。媽媽終於搞清楚狀況,很懊惱老闆不講究衛生(其實老闆有發現知道他打算蒙混過去),也覺得老闆不夠誠實。一方面也生氣孩子,怎麼不早點說清楚──但問題是,媽媽也在自己的情緒當中,真的有好好的給孩子機會,讓他把話說清楚嗎?(推薦閱讀:如何擺脫家人情緒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順從,而是溝通

如果我們仔細看這個故事,你會發現除了阿建老師以外,幾乎裡面所有的角色都是「不一致」的: 

  • 明明關心孩子卻用生氣來表達的媽媽 
  • 想要吃糖卻用哭鬧來推開母親的孩子 
  • 想要掩飾失誤於是就蒙混過關的老闆 

回想一下,在你的生活當中,是不是也有這種「心口不一」的情況? 

奇怪了,為什麼我們總是沒有辦法順著自己的良心來說話呢? 

言行不一,保護你 

「如果有一個人持續重複做同一件事情,為他帶來某種痛苦,那麼這個痛苦裡面,一定也為他帶來某種程度的滿足。」有時那個「言行不一」雖然會讓兩個人的衝突擴大,但某種程度上也保護了彼此不受傷。比方,一對情侶吃飯時「相當平靜的」說出這樣的對話: 
 
A:「明天就是我們交往 3 週年的紀念日了耶!」 
B:「喔,這樣啊。」 
A:「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B:「是阿。」  

上面可能是他們心底真正的話。這兩個人都沒有說出自己心裡面真正想說的話(聰明的你可以試著推論看看,他們這段「高來高去」的對話當中,真的想說的是什麼),他們表面上用很成熟的成人的角色來進行溝通,但是心裡面那個失落的小孩並沒有被好好的安撫。 (推薦閱讀:我是誰的探問練習:停止要求別人為你的情緒負責

讓兩個人維持這種「假象的和平」的原因是「避免衝突」。

A 真的很渴望可以慶祝,B可能根本沒有在聽(當然也可能只是在忙),當 B 沒有特別回應時,A 接著又送出了一個隱晦的邀請,B 仍然沒有接住,若 A 不想要起爭議,就會把話停在這裡。關係是互動出來的,或許 B 可能認為討論慶祝的地點會被對方嫌東嫌西、也或許 B 對這段關係已經沒感覺只剩敷衍,當 B 發現這樣回應可以維持和平,這種淺層的互動就增強了兩個人的行為。下次再遇到難以討論的「禁忌話題」時,就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來「滑」過去。 

言行不一,同時也害了你 

在重要的人際關係裡面,你害怕說出真實的感覺,對方不但沒有辦法接住你,還有可能在你的痛點上面踩下去。久而久之,你就像蠶寶寶把自己包在一個殼裡面,想要的時候說不要、不要的時候又勉強答應、用生氣來偽裝傷心,用眼淚來遮掩更深層的恐懼——而且,對方也會做一樣的事情。 

就像前面的例子,當 B 長期「滑」過 A 真正的需求,兩個人或許可以維持一陣子假象的和平,但委屈和怨懟就像是超商集點一樣,當你累積滿了一次爆發,對關係的損傷可能難以估計(一個核彈的概念)。

那麼,有沒有可能在問題還沒變成核彈,在荷包蛋等級的時候(什麼比喻XD)就把它解決呢?如果你把焦點放在「解決」,那麼可能會碰壁。事實上,在婚姻當中,有69%的衝突是無法解決的(歡迎來到黑暗的世界!)。而在這些衝突當中,有16%討論起來會陷入僵局。

所以比較好的方式,是「理解」而不是「解決」。但理解這兩個字說起來簡單做起來超級宇宙爆炸難,接下來我就要告訴大家這個這一陣子我覺得非常受用的方法,可以用在你每天和孩子或者是伴侶的溝通、訊息、甚至是自我覺察上面。 

薩提爾冰山隱喻 

還記得乃哥 7 pupu 的故事嗎?把「生氣」想像成一個冰山,底下可能潛藏著的是「自卑、被誤會、不被接納、恐懼、害怕、脆弱」等等複雜的情緒。生氣是一種情緒,沒有好壞之分。不過「總是」愛生氣的人,很可能擁有一個害怕受傷的靈魂。因為怕受傷,所以先聲奪人,看起來像是在對別人生氣,實際上,是在氣自己。

根據家族治療大師維琴尼亞‧薩提爾(Virginia Satir)的說法,所有的人際互動,都隱藏著一個冰山(The personal iceberg metaphor of Satir model): 
     
1.事件:故事表面上看來,可能是從從說話踩到了乃哥的爆點,乃哥森七七。 

2.行為:溝通姿態是「指責型」。 

3.感受:恐懼失去地位、怕被看扁。 

4.觀點:我不能先示弱、老虎不發威會被當病貓。 

5.期待:希望自己是強大的、希望別人是服從的、也希望自己能夠符合別人的期待(例如,要有大哥的樣子、要做一個有肩膀的人)。 

6.渴望:想要被愛、被接納、被認可 。

7.自己:我是「真性情」的人。

當然,這個冰山每個人都有所不同,別人猜的都不準自己想的最準啦(所以上面的分析不一定符合當事人狀況),不過也因為這樣才需要「對話」。當你生氣的時候,可以問自己:在那生氣的冰山下面,隱藏的想法和期待是什麼? (推薦閱讀:14 張圖帶你認識情緒勒索:因為害怕而讓步,並不是愛

想一想上次你跟人有爭執時,你是下面哪一種溝通姿態? 

簡單來說有下列幾種(修改引自《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1.指責型(30%):「都是你的錯!」為了保護自己,總是用否定、命令來溝通,並不是表達自己。 

2.討好型(50%):「拜託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老是以「好」、「答應」來溝通,擔心一旦表達自己,就得不到他人的重視、愛與價值。 

3.打岔型(0.5%):「嘿嘿嘿~先不說這個了,你有聽過鵪粒嗎?」為了面對壓力,溝通時不表達自己,而是用「不溝通」來溝通,言不及義、用搞笑跳tone來岔開話題。 

4.超理智型(15%):「根據我讀到的研究,我們現在的狀況叫做⋯⋯」為了得到被認同,溝通時總是用爭辯、說理認為自己是對的,並不是表達自己(阿熊覺得--中槍) 

5.一致型溝通姿態(4.5%):外表專注放鬆,內心和諧寧靜,同時在乎自己、情境與他人。 心口合一,難過的時候說「我很傷心」,生氣的時候說「我很不高興」,不防衛、不說反話,平和地表達自己的感覺、想法與期待。 

解析生氣與哭泣底下的密碼 

問題是,你的人生不可能一天到晚聘請阿建老師來當你的「叔叔」,該怎麼辦呢?

不論是生氣或哭泣,下面都隱藏著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別人的支持、了解、和肯定。眼淚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是「表達脆弱」,「哭泣」通常可以增加親密感,或讓對方有幫助和安慰自己的機會。相對於哭泣,生氣則是「推開別人」的情緒,你可能透過憤怒讓別人按照你的話去做,但卻因而破壞了關係。(推薦閱讀:心理師教你跳脫情緒勒索:你沒有責任滿足別人

生氣是大炮,哭泣是繩子,有的人習慣用大炮攻擊(指責型),有的人習慣示弱來把對方和自己拉在一起(討好型),這些方法有時候有用,但也有些時候因為你的言行不一,難以讓對方了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實用武器鋪 

說了這麼多,如果真的面臨衝突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下面三個步驟提供給大家參考 

(1)冰:先停下來,深呼吸。想想現在的情境是什麼?彼此的冰山底下是什麼? 

(2)奇:蹲下來或面向他,別太快有「先入為主」的假設,嘗試用一致的方式、好奇的心情,開啟溝通! 

(3)步:想像自己正一步一步地靠近彼此的心情與需求,並不斷確認和回饋自己所見所聞。 

最後送大家一段李老師在書中我很喜歡的話: 

「我常常覺得,人類痛苦的一個源頭,是自己對自己的謊言。但這個謊言大多不是故意的,是為了生存而發展,在過往的負面經驗中,由我們的心智創造出來。 人類的思維、感官在一個慣性裡運作,很難真實接觸「自己」,冰山的探索正是幫助自己與他人,覺知與重新接觸自己,並且重新為自己做決定,為自己負起責任,而不是當一個受害者,成為一個自由的人。」 

冰山對話練習,對我來說是「看見需求」的過程。在需求產生衝突時,一句話並不只是一句話,行為也不只是行為,而是一連串的情緒、認知、渴望、期待、甚至是「對自己的看法」的串聯。當你願意用好奇的心態,來和對方,甚至和內在的受傷的自己好好地聊一聊,或許你就可以發現那個沒有被看見的痛苦,以及在痛苦裡面,對這段關係深刻的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