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身在許多關係裡,不論是職場、家庭、還是親密伴侶,或許有這樣的時候,不管怎麼努力、回應對方的需求,卻總發現自己達不到對方期望,愈來愈疲倦,自我價值感也愈來愈低落。或許,你應該檢查自己是否陷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了。(同場加映:如何跳脫「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其實牽涉到三項非常重要的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也就是說,身為情緒勒索者,他們非常擅長做一件事情: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自我價值),引發你的罪惡感,以及剝奪你的安全感。

貶低你或你的能力

當情緒勒索者發現你不願意滿足他的需求時,他會使用一些方法,讓你感覺自己的判斷力有問題。甚至,他們會讓你感覺,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方式做,是你的錯,是因為你的個性有缺陷、判斷能力不夠、太過懶惰、能力不足⋯⋯他們會使用各種方法,讓你懷疑自己的「感受」是錯的、是自己不對,還會用各種理由美化他們自己的需求,以展現「他們是對的」。

很多時候,他們可能會據理力爭,極力想說服你「相信他們是對的,而你是錯的」,而且有的時候,他們可能是個權威(上司、父母、老師⋯⋯),因此當他們「非常肯定地」否認你的感受,甚至貶低你的性格、能力或判斷力時,你可能也會開始懷疑自己的感受「是否正確」,而覺得他們說的「有可能是真的」。(同場加映:做自己的心理治療師:簡單四格遊戲,建立你的自我價值

你可能就會這麼想:「我不按照他的需求去做,就是我不好;他的判斷可能是比我更正確的,我的感覺可能是錯的。」於是,你會感覺自己並不重要,而他們的感受是更重要的。你會在這過程中愈來愈忽略、否定自己的感受。慢慢的,你也會失去自我價值感,產生自我懷疑,對自己將愈來愈沒有信心。

「貶低」你或你的能力,幾乎是「情緒勒索循環」中最關鍵的一點。原因是:當你被貶低時,你會感覺自己糟糕、覺得自己不好⋯⋯而為了讓自己好一點,情緒勒索者放出的餌,就是:「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方式去做,我就會肯定你。」

這些情緒勒索者的「肯定」,可能是口頭上的肯定,也可能是相對比較平靜而非發怒的情緒,或是一些物質上的獎賞等。而當被勒索者因為情緒勒索者的貶低,因而感覺「自己不好」時,「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很多時候,似乎就是「讓自我感覺變好」的唯一途徑。這也是「貶低」這個元素,在情緒勒索中如此關鍵的原因之一。(延伸閱讀:「至少,他對我很誠實?」放下情緒勒索換來的假性親密

引發你的罪惡感

情緒勒索者與一般的勒索者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因為他與我們多半是有一定的關係。他可能是我們的上司、屬下、同事,也可能是我們的父母、孩子、親戚、家人,更可能是我們的伴侶、朋友……正因為他們與我們有一定的關係,使得情緒勒索與一般勒索最大的不同,與最讓人難以擺脫的,就在於「引發你的罪惡感」。

情緒勒索者會怎麼引發我們的「罪惡感」呢?

他們可能會這麼做:在貶低我們之後,他們可能還會使用一些話語,與貶低我們的話語交錯進行。

比如,他們可能會這麼說:

「我是為你好。」
「我這麼照顧你,你居然不聽我的話。」
「我這麼賞識你,你讓我失望了。」
「你不按照我想要的做,難道你不愛我嗎?」
「就是因為你不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別人知道就會覺得我不好,我會很丟臉。」

上述這些言語,都好像在控訴:「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不按照我的話去做?」這些話的目的,都是想讓我們覺得:「我真是不識好歹」。好像我們在這個互動中,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那都是我們的錯覺。

情緒勒索者總是在提醒我們:我們的人生有「責任與義務」去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樣才顯得我們「夠好」。對他們而言,「這是你應該做的事」。

而在情緒勒索者試著貶低我們,讓我們失去了自我肯定、自我信任的能力後,「引發罪惡感」成為加深我們「覺得自己糟糕」的「感覺放大器」。當我們被貶低,又在他們的言語中,戴上了他們為我們準備的「應該怎麼才對」的大帽子,那種感覺「自己很糟糕」、「自己讓別人失望」、「自己很不對」的感覺,會使我們感覺很差、非常焦慮,甚至讓我們動彈不得。

此時,如果他們對我們提出他們的要求、標準,要我們照做時,我們對於他們釋放出的「你只要滿足我的需求,你就是好小孩、你就是很乖、你就是很棒」的訊息,有時是難以招架的。

對被情緒勒索者「貶低」,而失去自我價值感的我們而言,他們的肯定,很多時候,就可能成為是我們情感上暫時的「浮木」。也就是說,為了要讓我們「自我感覺好一點」,希望不要覺得自己這麼糟糕時,我們可能就會抓住這個訊息所暗示的「好做法」,而願意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滿足他們的需求,以得到他們好的評價,用以替代原本存在我們心中的「自我價值感」。而情緒勒索者,也達到了他們的目的。(延伸閱讀:【人類圖氣象報告】不要攻擊自己,不要輕視自己

剝奪你的安全感

有些情緒勒索者除了使用上述的方式以外,還會做出一些明顯的威脅,而那些威脅可能直指你最在乎的事情。例如:

「你要不照我的方式做,要不我們分手。」
「你要是跟他結婚,我們就斷絕親子關係。」
「你要是不按照我的方式做,我就死給你看。」
「你如果不按照我的方式做,你就會失去這份工作。」
「要是你不聽我的,我就讓你身敗名裂。」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情緒勒索者知道,對你而言,你「最在乎的事情」是什麼,於是他們會威脅你,剝奪你的安全感,讓你覺得不安。你的安全感事物就像「肉票」一樣,情緒勒索者會讓你覺得,你的肉票就在他手上,而你如果想贖回,就只能乖乖聽他的話,按照他的方式做。

這項特色,也是為何這段互動關係被稱為「勒索」的原因:情緒勒索者威脅將奪走你的重要事物,讓你感覺焦慮、害怕,於是你只能按照他們的方式做,以求減輕不安與恐懼,「贖回你的安全感」。

但很多時候,你的安全感就如你的弱點,被情緒勒索者牢牢掌握在手中;只要第一次勒索成功,他將食髓知味,跟你愈要愈多;而你也會在一次次的退讓中,使得自我與快樂都在這過程中消失殆盡。

看完上面所描述這「三元素」,你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實際上,綜合這三元素,我們幾乎可以說,情緒勒索者其實一直在向被勒索者傳達一個訊息:「你有『責任』讓我覺得你變得『更好』」。

也就是說,情緒勒索者認為,被勒索者有讓情緒勒索者覺得其變得「更好」的責任;而且,這個「更好」的標準,是由「情緒勒索者」所定義的。另外,不能忽略的是,很多時候,情緒勒索者可能會使用「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作為「包裝」這三元素的手段;而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會使得「情緒界限模糊」的被勒索者,心裡因而產生很大的壓力,覺得自己需要負對方的「情緒責任」,於是,情緒勒索者得以「遂行其是」,而被勒索者只能任憑其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