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的舞者夢碎,人生充滿了彷徨時,她走到了柬埔寨,在那裡的貧窮中找回心靈的富足。張文易說:「過程其實跟自我探索很類似,都是從『認識自己』到『接受自己』的過程。走過這一段,眼前就開闊了。」(推薦閱讀:

每天早上被鬧鐘喚醒那一刻,你的直覺反應是什麼?是精神抖擻準備好,還是感到憂鬱茫然?

「幾年前,我就是後者那種行屍走肉的上班族!」On Stage 表藝坊創辦人張文易笑得燦爛:「每天睜開眼睛,想想這份工作有什麼意義?結論只有每個月的薪水袋。」

不過,現在的張文易,身上已沒有半點昔日痕跡。她身兼舞者、老師與演員等身分,邊經營工作室,邊攻讀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從「毫無感覺」到「充滿熱情」,她的轉變,來自到柬埔寨垃圾村當了9天國際志工的經驗。

拼命爭取舞台,卻一夕崩毀

高中加入熱舞社,讓張文易早早確立往街舞領域發展的目標。考上輔仁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後,她更將每日行程劃分為3大塊:早上參加舞團團練,下午到學校上課,晚上則是私人練習。

「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不是舞蹈本科出身,所以要加倍努力,說是100%的拼命也不為過!」張文易透露,自己大二就考進校外舞團,大三更曾為加入北藝大歌舞劇團而休學半年,學習從舞蹈延伸至戲劇表演。(推薦閱讀:

一天8小時的苦練,不僅讓她成為經驗豐富的舞蹈老師,畢業前更湧進源源不絕的表演邀約。眼看夢想近在咫尺,上天卻在此時開了個極其惡劣的玩笑──因膝蓋磨損太劇烈,醫生強烈建議她,最好再也不要跳舞。

「我永遠記得,醫生指著我的 X 光片說:『單看磨損狀況,任何醫生都會以為這是40歲的膝蓋!』」當時才26歲的張文易,一度因不能接受,改採「白天跳舞、晚上復健」,沒想到情況更加惡化,連正常走路都開始出現問題,「那時候我才真正意識到,我不可能成為舞者了。」

短短幾週內,所有教學、表演和練習全數戛然而止,夢想盡成泡影,張文易只好改以外文專長求職。3年內,她先後任職高中英語老師與傳統產業的國際業務,儘管待遇不差,她始終不快樂。

「那種極度低潮、覺得一切都無所謂的感覺實在很可怕,」張文易回憶。即使滿心想著逃離,卻遲遲找不到目標,直到2012年,她意外在網路上看到以立國際志工服務的「柬埔寨志工團」說明會,做了點研究後,當天馬上報名。「我的假期早就用光了,想出國9天,勢必只能離職,就當作推自己一把吧!」(推薦閱讀:

柬埔寨志工服務,驚覺自身幸運

扛著滿滿的物資與行李,張文易第一次踏進「貧窮線以下」的柬埔寨。沒有電力、以樹葉搭成的簡陋房屋、一天不到2美元的平均工資,幾乎隨處可見。而最大的震撼教育,發生在她到學校發放物資的那一天。

張文易描述,當地學校採取混齡上課,6~12歲的孩子們擠在一間教室,大家都開心地領取了物資。此時,她的視線無意間掃向戶外,才發現從窗外、走廊到教室轉角,全都擠滿了小朋友,人人睜大眼睛盯著室內,卻沒有人敢踏進來。(推薦閱讀:

「明明教室內還有空間,為什麼他們只站在外面看?」詢問當地居民,張文易才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