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的消費觀念是什麼?買東西的時候會先問問自己,是真的需要,還是只是想要嗎?理財其實是一種生活習慣,在購物時的習慣也會影響,我們常常不經意的就買下了許多不必要買的東西,成為商品的奴隸,其實只要拿出錢包之前,記得問自己這個關鍵問題就可以了喲。(推薦閱讀:理財上你說的十個謊

很多人問我如何理財,其實理財,既是觀念也是習慣。

我記得小時候,家裡四個姐妹,都有零用錢。我從小學開始就有零用錢,國中時,每個月零用錢是五百元,要去買糖果、買汽水、買文具、還是買書,都全權由自己決定。但我可不是天生就懂得理財,其實啊,我原本是那種月初就把錢花光光的人,然後月中就開始煩惱,最後就去打妹妹的主意。

妹妹跟我不一樣,她很節儉,幾乎都不花錢。我會跟她說:「我教你功課!」然後從中「打工」賺錢。甚至跟她借錢,再開張支票還錢,也不知是哪裡學來的「新知」,我還自己畫「月球銀行」的支票給妹妹(妹妹還問我那是什麼?),當然,妹妹是找不到「月球銀行」兌現的啦,這件事一直到很久以後她才恍然大悟。總之,我就是有辦法不用再向父母伸手,每個月還是能順利過關。

在我們家,小孩子拿了零用錢,花光了想要再拿,是不可能的事。別說每個月的零用錢,即便是上學要用的車票,一旦搞丟了,剩下的日子,得自己用走的上學或回家。(推薦閱讀:五個原則從小培養金錢觀,養成孩子的責任心

小學時我們住在信義區吳興街,當時算是偏僻的地方,沒現在這麼熱鬧,除了農田,旁邊就是靶場,更遠一點的山上則都是墳墓。小學上學時間早,早上七點就要到學校,因為「隨母就讀」,我們家小孩,都上松山區饒河街附近的松山國小,那可是一段挺遠的路,就是搭公車,恐怕也得坐二十分鐘以上。尤其在冬天,大約五點多,冷颼颼的天都沒亮就要出門了,說實在挺可怕的。可憐的是,大姐、二姐還彼此連坐,大概是因為母親雖嚴格,但還是顧慮那麼小的孩子安全,所以不管誰掉了車票,另一個都得陪她走路上下學。大姐、二姐當然都掉過車票,早期還有公車小姐剪票的那個時代,學生票一張三十格,坐一趟剪一格,掉的那張車票,如果剩十格,就要走五天;剩更多,就要走更多天。這是沒辦法商量的,絕對不會再給。也因此,我們都學會,不管你再慘,錢用完了、車票丟了,就是沒有了,後果自行負責。我長大後才明白,人情冷暖會現實,更甚於此。

每次我站在陽台,在灰濛濛的天色中,往下和姐姐們搖手說拜拜,每搖一次,就隱隱在心裡劃下一個警惕,這讓大而化之的我、月光族的我,對「量入為出」開始有了概念,因為這在生活中已經慢慢習慣了。(推薦閱讀:理財第一步,認清理財是必須

母親也鼓勵我們記帳,這對我幫助很大。我總是在月初花完了錢之後,想不起來錢花到哪裡去了。透過記帳,我開始發現,我很愛買筆,各式各樣好看的筆,特別是小時候有一種會香香的自動鉛筆,我只要看到粉紅色有著可愛圖案的自動鉛筆,就幾乎無法抗拒。後來母親知道了,就會在每次我忍不住想買時,便問我:「家裡的筆壞了嗎?用完了嗎?你是喜歡這支筆?還是需要這支筆?」漸漸的,我開始能分清楚這兩者之間的差異,也明白「喜歡」無窮盡,但我們只能為「需要」而買。這個消費的觀念一直影響我至今,若把消費購物比做「追星」,那我應該是從不偶像崇拜的那種人吧!(推薦你看:有錢人的滾錢秘密,先學會記賬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幾乎從不漫無目的的逛街,我只在「需要」時直接前往我預先規劃的商店購物,很少被某些商品臨時起意誘發消費衝動,我也從不對任何商品瘋狂收集,比如很多女孩會執著收集某名牌的東西,一出新品就一定要買,或不斷買各式各樣的皮包、鞋子、絲巾甚至珠寶,這種我稱之為「購物強迫症」的消費習慣,最後一次是出現在我十四歲左右,而我最後一次的迷戀,則是一支有卡通圖案的鉛筆,畫的到底是哪個卡通人物,我早就忘了。(推薦你看:學會買一件丟一件法則,從此告別衝動購物

所以,沒有什麼外在的物質是不會被遺忘、被永遠喜愛著的。也許過一段時間不流行了,也許喜好會突然改變了。當時非它不可的執著,經常轉頭便成過眼雲煙。我深深相信,唯一值得保存與珍藏的,是我們的內心與記憶;會被人們肯定的,則是我們存在的價值。想透徹了,便不會被某些商品綁架,而成為商品的奴隸。

 想知道理財的秘密?請看《膽小存錢,不如勇敢賺錢》財經名主持人阿娟的私房理財術,教你投資穩穩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