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這是 womany 特約記者 Google 在印度流浪後,回來台灣的心得體悟。輕輕說一聲:台灣,好久不見。台灣沒有不一樣,一樣的人,一樣的城市,不一樣的是自己旅行後更開闊的心情。妳有多久沒有旅行了呢?讓自己喘口氣,休息一下,或許你能遇見不一樣的自己。(推薦給妳:【年末出遊選】來花蓮當個單純的山孩子 緩慢


回到台灣一個禮拜了,感覺難以言喻。

台灣還是沒變,一模一樣,走在台北街頭,人潮依舊盲目洶湧,而天空,也依舊細細地下著雨,綿綿密密,久久未停。

人還是一樣的人,城市還是一樣的城市,和我出發之前,沒有絲毫的不同。但卻有某種東西確實改變了,說不清,也道不明。一樣的景色透著不一樣的感觸,熟悉又陌生。然後我才發現真正改變的東西是我自己,變了什麼,我也說不明白。(而一個人的旅行,從不只是一個人

「印度好玩嗎?」

回到台灣,遇到朋友最常問到的問題就是這個。老實說,我真的很難回答。因為這之中蘊含了太多的東西,我沒有辦法說得清楚,就像你無法跟一個人說明,妳的一生,好不好玩。

你無法跟他訴說這一路走來的許多個夜深人靜的孤獨,你也無法跟他說明這一路無數個萍水相逢當下的溫暖和感動。你不知道怎麼講出一直和不同人建立友誼、發展關係後一再分別、此生或許難有再見之日的感慨。你也說不出活生生目睹貧窮破敗的深深震撼。你講不出日出髒亂街頭的光影變幻,你更道不明日落晚霞的萬千色彩。(他說:人生像旅行,打開心才能看見風景

你相遇了無數個陌路人,也在告別的時候,無數個他們不再是陌生人

言語太過蒼白,想說的太多,能說明白的太少,千言萬語,最後只能化為淡淡的一笑。有點窘迫、有點無奈、也有點灑然。或許是不好玩的吧?這一路其實不太像是玩。對我來說是值得,對其他人來說我就真的不曉得,很多東西真的要自己走過才知道。

走到了台北街頭,整齊的步道、明亮的街燈、林立的商店、各色的人群,台灣美麗、整齊、明亮、幽靜。沒有了遍地的黃沙、沒有了坑坑巴巴的街頭、沒有數之不盡的垃圾和牛糞、也沒有混亂吵雜的交通。台北的美麗,好像一場脆弱瑰麗的琉璃夢幻,霎時間讓僕僕風塵的我好像一個從農村來的鄉巴佬,惶惶而不安。原來生活和生存真的是兩種概念。無關善惡,也無關好壞,只是我們身處不同的環境,需要的東西自然不同。(同場加映:黃色的印度,灰色的台北

走出舒適圈之後,你看的風景一樣,但也會看出更多東西,然後懂得去感謝身處台灣的我們的幸運,也懂得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的不幸。有著更寬廣的心胸去包容這一切,也有更冷漠的心去習慣這一切。曾經我在印度感嘆其實人們為了生活,為了快樂,我們的需要真的沒有我們想像的多。

但現在卻更明白人的需求是跟著環境而改的,我們因為需要更創造了更多的需要,或許有人稱之為進步的動力,也有人說這是貪婪的象徵。但其實不過都是環境使然,我們都身在此山中。或許真的要心思通透,真正看明白了才會自由一些。只緣身在此山中,識得真面目之後,更能怡然自得地接受自己所在的山。

回來的期間,和一位好朋友吃飯,話話家常,她忽然說,回來之後我變了,變了什麼她說不出來,但是好像我更加的無所謂了。我笑了一下,人生真的需要有幾個這樣的好朋友。

可以說無所謂,也可說是不在意。只是忽然發現沒有那麼多需要在意的事情,也沒有那麼多需要計較的念頭,能更安然地接受自己的渺小,也能更坦然面對我生命當中必經的離別和挫折。要走的東西留不住,該來的東西總會來。改變不了的,就不如灑脫一些。(也來看看:失敗中的灑脫

沒有什麼好怨歎的,每個人都有不幸、挫折、失望和難過,但每個人也都會有快樂、成功和幸福的時刻。誰的人生沒有屬於自己的那一絲幸福呢?不管那幸福的多與寡、時間的長與短,都是屬於自己的。就像台灣和印度,有著不同的幸運和不幸,說不出孰優孰劣,只能體會。(所以,成功是什麼樣子,自己來定義

就像我漫不經心的灑脫,何嘗也不是一種狼狽。

台灣,我回來了。

 

台灣,我們都還在
〉〉台灣人,為什麼這麼怕?
〉〉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究竟是台灣不夠好,還是我們沒有用心看
〉〉WBC 後,希望還在:世界棒球經典賽 台灣的感人瞬間
〉〉台灣年輕人,其實你們很棒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