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想遇到適合的人⋯⋯然而真正不適合的,是人,還是我們的這種思路?

面對不適合的情人,也許因著彼此經歷過的日子,所以種種痛心與不捨,亦是在所難免。但為何連離開不適合的、認識不深的曖昧對象,有時候也會比繼續待在曖昧不明的關係中更教人痛苦難受?

大小動物都會本能地趨樂避苦,好的就靠近,壞的就丟掉;然而人是最矛盾的動物,我們也許清楚知道對方跟自己性格分叉、價值不同、生活懸殊、星盤相衝、五行不合⋯⋯早該說聲「有緣再見,無緣也罷」,但往往要離開不適合的對象時,我們則成為了迂迴的物種。


圖片|Photo by PURE · VIRTUAL on Unsplash

「如果他不走,我也不會喜歡他」得不到的更可貴?

現在,我先迂迴地把問題反過來問:「為何離開適合的曖昧對象,反而會教人感到安慰?」

一位女士跟我說,她最近認識並喜歡上一位在國外工作的男士,他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一事,所以回來台灣一段時間。二人開始約會,女士承認自己心動了,後來也告白了。雖然男士沒有回覆,女士也不期待得到回覆,因為二人都知道時間到了,就要別離,但在二人持續的約會下令我驚訝的是:

「也許是他那顆打拼的心,我才被吸引和喜歡他。如果他不再抱著遠飛的理想,在這裡定居下來,大概我是不會喜歡他的⋯⋯是的,如果他不走,我也不會喜歡他,我就是喜歡會離開的他」她這樣告訴我。

難道這就是「得不到的反而是最好」的證據?原來離開契合的對象不會教人難受?當然不是的!

如果我們對自己夠誠實,其實也會知道上述的想法多少是在自我保護,因為我們怕投入太多,卻換不到冀望的結果。事實上,看似對戀情隨緣的女士,在談話間不經意的說到:「我也會怕認真的話,結果連朋友也做不成呀!」

可見這種複雜的心情,一如由林夕填詞的〈塵埃落定〉歌曲所說的:

無愛可失 得不到相戀 別說失戀
只感到天國近了 相聚遠
只知道比你更愛你 這種愛沒分寸
太肉麻 累物累人 原應了斷

人們不是真的著迷於得不到的東西,而是當我們知道那東西終究是得不到時,又為了保住一份溫存的回憶,才一邊克制情感的投入,一邊找來合理化的悽美言辭。

推薦閱讀:只要吵架,就一定要爭贏:執著對錯,是因為我們真的輸不起

不適合,其實代表「我無能於改變對方」

在剛才的故事裡,我們除了可以看到一種「不期不待,沒有傷害」的防衛性心態,更應該看到女士的失落。

在她向男士告白以後,男士雖沒有直言拒絕,但也表示「我暫時不會談戀愛,是不希望因為情感關係,影響到未來在國外工作的種種抉擇」。

男士雖然沒有說二人「不適合」,但在潛意識的意義上,則代表女士「無能於改變對方」,才使二人因地域、理想、生活型態上變得「不適合」──藉此,女士(或許那位男士亦然)又於意識中保留了二人也許在性格上、相處上、未來的日子裡是「適合」的想像空間。

愛不是盲目,愛只是有眼罩,使情人無法看見彼此的缺點和弱點。

心理學家 Reik

因此,女士迴避去看見男士真實的缺點,二人真正的不適合之處為何,卻先美化了其餘未於關係中探討的部份。這些事是藉由潛抑「我無能於改變對方 → 既保有遠飛的理想,又願意跟我在一起,或把我一同帶向遠方」一事而達成的。

 

那麼,我們便能夠回來最初的問題:「為何離開不適合的對象,會教人難受不堪?」

離開不適合的對象,在精神分析的觀點下,其實:

  1. 代表了自我的無能:是我無法改變對方、是我無力讓對方為我而改變、是我不夠吸引讓對方愛上我⋯⋯這些潛意識的讉責,是很難被聽見的。
  2. 同時,離開不適合的對象之所以困難,也在於人們要把眼罩脫下,回復清晰的視力,看見──也讓對方看見──彼此的缺點和弱點。這彷彿是第 1 點的補充,即人們得看到對方不喜歡自己的實際原因、自己身上的斑駁與缺陷、以及自己也無法去除自己身上所討厭的部份⋯⋯才教二人不適合。

如此,我們便了解人為何是一種迂迴物種,無法離開那些使我們痛苦的人與事。

因為「離開」不代表解脫與解決,卻在心理上代表更大的痛苦快將來臨,所以「待在原地」不作出改變,繼續與不適合的人過日子,反而是「比較少痛苦的日子」。

同場加映:總是主動離開一段感情,是為了不再經歷被丟下的痛苦

離不開不適合的人,只讓自己與自己不適合

面對已經回去外國工作的男士,那位女士說:「我先心動了,輸了!」是的,面對一段必然要告終的關係,在情感上我們很清楚知道誰先動情,誰就輸了。如果再深入這個「輸了」的意義,便會發現我上面提到離開不適合對象的兩大原因,其結局是:只得自己去收拾殘局。

精神分析發現有趣的現象是,面對一位不適合的愛人,人們反而會產生更多的幻想,去幻想對方也許在某一天、某個層面、某個世界裡,會用我們所渴望的柔情對待我們。

只是現實上,就像女士又說到:「其實我知道要是今天我不再給他傳訊息,他應該是不會主動聯絡我。」這個洞察有很高的可信度。

男性與女性的想法其實有很多不同。當男士被告白後回家,他大概會看看鏡子,但不會認為自己有何改變、有甚麼特別,甚至會好奇女士們的品味到底是怎樣的。如果這位男性沒有對眼前的女性動情,儘管她臭罵他一頓,他也毫髮未傷,很少會把話聽進心裡去。

按照這些細緻的臨床觀察,希望讀者您記得:

離不開不適合的人,最終往往也只有自己一個在苦惱;沉溺下去,活在自己想像但不得答案的小宇宙裡,只會讓自己與自己不適合,讓自己與自己爭吵,並失去了快樂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