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獨佔疫苗使用權、奉「讓生意如常」為圭臬⋯⋯。川普的政策,如何置貧窮的美國人於險境?

文|唐晉濱

日前川普(Donald Trump)公開表示美國國民戴口罩屬於自願性質,而他自己就選擇不戴,同時又稱有自信疫情會在復活節時受控,即能「解禁」美國云云。對於做足個人與家庭保護措施的我們,聽到川普的言論大概只會覺得可笑;可是這並非笑話,川普的言行與決定,可能關乎到美國數以百萬的人命。

以女性主義理論見稱的哲學家巴特勒(Judith Butler),上週於左翼出版社維索圖書(Verso Books)網站刊登一篇題為〈資本主義有其限度〉(Capitalism Has its Limits)的文章,大力抨擊川普加持的美國中心資本主義,違反生命平等的人類基本價值,更恐怕會引發潛在的人道災難。

推薦閱讀:與其恐慌,不如主動了解:武漢肺炎病毒會何去何從?

美國獨佔的疫苗

巴特勒指出,本來病毒不會歧視任何人,在它面前我們人人平等,我們皆有機會染病,皆有可能失去至親。然而,資本主義與排外政治卻改變了這情況。

巴特勒提到川普向德國一間由政府出資的醫藥公司 CureVac 提出交涉,要求買下開發中的一款病毒疫苗的獨家使用權,只讓美國使用(當然,這明顯只限於一部分的美國人)。對此,德國國會議員勞特巴哈(Karl Lauterbach)指德國應該不惜一切,阻止藥廠向美國獨家銷售疫苗,並稱「資本主義是有限度的(Capitalism has limits)。」

巴特勒認為這是一種將生意與公眾健康混為一談的態度,而質疑:這真的是美國人的共識嗎?美國人民真的會為得到獨佔的疫苗而高興嗎?難道我們要為這種結合了市場理性與美國例外主義所得出的淫穢社會不平等喝彩?


圖片|來源

無限度的資本主義

當拜登(Joe Biden)揚言要削減年長人士的公共開支,而選情堪虞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及已經退選的華倫(Elizabeth Warren)皆支持全民醫療保障(Medicare for All),巴持勒表示支持後二者,而批評拜登路線偏袒私人的保險企業,排除無法支持保費的病人,並由此劃分出受保的人(the insured)、不受保的人(the uninsured),與不能受保的人(the uninsurable)的殘酷分層。

延伸閱讀:美國總統大選觀察:華倫的退出,是因為實力,還是性別?

結合上述的美國獨佔疫苗,瘋狂的資本主義讓巴特勒提出質問:為何在當今仍有人反對我們應該平等地對待所有生命,並否定人人皆有平等的價值?作為一個總統候選人,應該確保我們的世界,不會有人否定他人享有健康保障的權利。

然而,川普卻認為國家的財政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對此,華爾街是唯一的藥方。在川普眼中,即使會增加死亡,但「讓生意如常」(business as usual)仍有其合法性,意即最詭弱的一群,即年老、已有病史或無家可歸的人,死了也沒所謂。這意味著人民不等於國家,市場才是。誰生誰死,在美國總統看來是一種成本-效益的問題,市場自會有定奪。

病毒不歧視人,人才會

資本主義赤裸裸地區分出可哀的(grievable)與不可哀的(ungrievable)生命:應該不惜一切代價守護的生命,與不值得從疾病與死亡中救護的生命。因此巴特勒說,病毒本身雖不會歧視或區分人,但社會與經濟上的不平等,卻讓病毒變得帶歧視性。

巴特勒以上批評的,是美國資本家的圍牆態度——將自己所需的貪婪地大手撥到自己身邊,築起圍牆,阻擋任何外面的人,不理他們的死活。這種態度,正是國族主義、種族主義、仇外情緒與資本主義之間扣連著的一種力量。

新冠病毒的擴散,向我們展示全球的人類社群有多不穩定,或詭弱。在大流行病之中,重舉人類平等的價值尤其變得刻不容緩,而這不只是總統競選的口號。巴特勒認為我們應該有一種集體的欲望,在基進的不平等(radical inequality)之中欲求基進的平等(radical equality);我們必須對抗所謂資本主義的「現實主義」,並堅持不論我們是誰或是否手執財政資源,每個人都有權力得到基本的物質需要,包括醫療保障。最終,我們更應該欲望一個改變的世界。

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巴特勒寄望我們能保有這種欲望,並讓它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