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無法保證一路順遂。但這些難題,也許會為你將來人生帶來好的影響,不完全是沒有意義的。

文|達達令

我閨蜜的母親前段時間生病了,因為老家的醫療設施不好,醫治很久也沒有見效,於是閨蜜就把母親接到大城市就醫。

這幾個月裡,她每天早上六點起來陪母親去醫院掛號問診,排隊拿藥,安排好母親打點滴的事宜,她就飛奔去趕公車到公司上班,晚上下班回家的時候她就回到租屋處陪母親聊天,緩解母親的憂鬱心情。(延伸閱讀:長照怎麼做|如果長輩吃藥看心情,不穩定服藥

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說她這兩年存的錢全部都花掉了,還不夠給她母親治病,於是她又向自己的親戚借了五萬塊錢,她告訴我她現在全身上下加起來就三千塊錢了,而且這個月的房租還沒有交。

我很擔心她,可是她卻慢慢的分析著自己的情況給我聽:一是等到交房租的日子,我的薪資剛好發下來,這樣就不會出現資金斷層了;二是跟我關係很好的同事和客戶之前都說約我吃飯,我一直說沒有時間,現在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蹭飯了,這樣想著這個月的飯錢又省了不少。

閨蜜告訴我,也就是說,我這個月還熬得過去,能盡量不跟你借錢就不跟你借,還有我現在就要開始幫我的兩個弟弟存學費,九月份就要開學了,幸好這幾年高中的學費一直沒漲,我也算是感激的啦!

我跟這個閨蜜有將近十年的情誼了,這些年裡尤其是這兩年的時間,我們討論過很多關於自己夢想清單的事情,也就是說我們都屬於那種做著很多白日夢的人,她告訴我很多她的願望清單,每一個開心的日子都會跟我描繪她所嚮往的那些美好的期待,即使這一刻我們還蝸居在自己租來的小房子裡,即使我們每天還擠公車地鐵奔波在上班的路上,即使我們總是周而復始的被家裡的各種家長里短搞得雞犬不寧。

可是也是因為這樣,這些年下來我們都磨出了一個狀態,就是上一秒剛剛哭訴完最近的不好經歷,下一秒就會開始激勵自己依然要熱愛生活,依舊該玩樂該高興,該好好工作都去一一經歷。

我想說說我自己的故事。                                                               

大三那一年我參加體檢的時候也得了一場病,我開始去醫院檢查驗血吃藥,那段時光應該是我生命裡最憂鬱的日子了,我每天夜裡失眠,不是害怕自己會死掉,而是害怕自己的將來一無是處,我害怕不能找到好的工作,不能遇見更多的朋友,我害怕自己不能建立家庭,我害怕自己不能旅行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個時候的我覺得自己的未來就是一片黑暗,然後想到我這一輩子就這樣了,這種恐懼感就像置身於深海裡無法呼吸的那個自己,看身邊的魚兒歡快的游來游去,我卻沒有辦法動彈,我大聲哭泣叫喊,卻沒有任何人聽見我的聲音。

也就是那個時候我罹患了憂鬱症。


圖片|來源

這個故事沒有激勵人心的結局,我是自己把這個困局解開的。

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喜歡看美劇了,跟很多懸疑劇一樣,《靈書妙探》(Castle) 裡的女主角貝克特也是個多災多難的人,生活裡各種措手不及的事情都會向她襲來,她需要處理很多人的遭遇,以致於她很壓抑慌張,可是後來男主角開導她的方法是:你不能奢望一下子就解決所有的難題,你應該先集中一個人的問題,解決好了再去解決另一個人的,否則如果所有的事項都堆積在一起,那你一件事情也完成不了。

於是我開始試著梳理我當前的困局,我開始調養自己的身體,不再去想未來的事情,然後定期去醫院做檢查配合治療,同時保證這個學期的作業能夠完成,期末考試能夠過關,那段時間裡我還說服舍監大叔讓我養了一隻小狗,讓自己保持歡快的心情。(延伸閱讀:上次開心的笑是什麼時候?紫微斗數教會我們的孤獨學

我把健康放在我此時此刻的第一位事項,同時兼顧著不要把學習弄糟就好。

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年,大四的時候我的病已經完全好了,那個時候我開始投入精力參加實習,完成論文,以及奔波找工作,一切跟其他的同學沒有不同。

等到畢業那一天很多同學在聚餐傷別離的時候,我心裡回想了一下,幸虧我這個最糟糕的狀態發生在大三,否則如果是畢業季的話,我根本沒有辦法想像自己如何承受得過來。

經歷過這件事情之後,我開始用這個邏輯去處理很多遇到的困難以及思維裡的困境。

比如剛進入職場的時候,我告訴自己盡可能多的鍛鍊自己,這種鍛鍊並不僅僅是在具體的工作上要多做事少廢話,這種鍛鍊在於我要說服自己不去羨慕那些薪水條件比我更好的同學,因為我目前做的這一份工作恰好還算是我比較喜歡的,從這一點來說我的上班愉悅感要重要得多。

比如說我在郊區住了一年,每天六點起床轉三趟地鐵趕到公司上班,夜裡回到家過了十點但是因為薪水不高不敢上館子,於是吃了好幾月的速食,我當時給自己的安慰就是,這也是我生活必須經歷的一個階段,只要我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改變。(推薦閱讀:30 歲後的低潮,《山田孝之的痛苦與榮耀》:我到底為什麼而工作?


圖片|來源

也就是說,從大三那一次的經歷開始,對於同一件事情我不再拿負面的情緒去對待它,雖然很多人的說法是想法的改變,我開始用樂觀的一面去面對事情,但是真正的想法是我自己在心裡已經明白,正是因為我心裡有夢,我要先把我不想過的生活過過一遍了,那樣我才能走上一條追逐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