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為什麼會固執?固執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什麼?今天我們來分析一下那些「固執己見」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無論是伴侶之間、父母與孩子之間、還是工作或者其他人際交往的場合,我們總會遇到感覺對方非常固執,難以溝通的情況。在很多時候,這是由於其中一方的堅持所造成的——他們堅持不被改變。我們常常會評價這些人「太固執」。

對於「誰更固執」的爭論,常常發生在兩代人之間。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調查顯示,77% 的中年人都認為自己的父母非常固執(Heid &Fingerman, 2015);而我們也總是聽到,身邊的父母在抱怨孩子「不聽話」,認為他們總是無法聽進自己的意見。

所以,人們為什麼會固執?固執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什麼?今天我們來分析一下那些「固執己見」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固執:一種「非理性的執著」

固執(Stubbornness)是一種心理狀態,它指的是,一個人在非理性的基礎上,拒絕改變自己對某事的觀點或自己決定要做的事,並對此抱有一種強烈的、絕對的信念。

當一個人基於理性和邏輯,來堅持一個自己認為是好的狀態,我們稱之為「執著」,它是一個帶有一定褒義色彩的詞語;而固執,則是指在缺乏對邏輯、有利條件的充分考慮的情況下,對某種觀點或狀態過度堅持。

我們也常常用一些其他的詞彙來形容固執的人,比如「思想刻板」(Men他lrigidity)、「不靈活」(inflexible)或者「頭腦閉塞」(close-minded)。從這些詞的意思也可以看出,固執的核心是「拒絕流動」,是一個人拒絕接受外界的觀點或者思考方式,拒絕被外在因素所改變。

一個人不一定永遠固執,可能有某些具體的事件和情境能夠誘發固執;但固執也可以是一種人格特質,因為有一些人,在整體傾向上會表現出更固執的心理狀態。

有些人格外固執,實質想要迴避痛苦?

為什麼人和人的固執程度不同?這可以被「動機取向」所解釋。

不同的人有兩種不同的傾向:有的人習慣著眼於尋求獎賞(reward-seeking),有的人習慣著眼於迴避痛苦(pain-avoiding)。尋求獎賞的人是進步關注的(promotionfocus),更吸引他們的是那些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好事;迴避痛苦的人是阻礙關注的(preventionfocus)。他們希望能夠獲得更多的安全感和確定感,避免壞的事情發生。那些更想要迴避痛苦的人,往往會是更固執的人。

就像我們之前提到的「舒適區」的概念,不熟悉的事物永遠是危險的。當面臨對已有認知的挑戰、面臨改變的可能性時,一些人選擇了固執,選擇堅持自己原有的觀點,不改變自己做的決定,不為外界的因素所影響。這樣的行為,實質上是拒絕接受新鮮事物,這會給我們更高的穩定感,避免可能到來的陣痛。

 一些人認為「觀點被否定」等於「自我價值被否定」。

有一些人難以接受他人的意見或批評,因為他們需要迴避的痛苦是「被質疑」這件事。這是因為,那些自尊心脆弱的人,常常無法將具體的事件和自我身份認同區分開來。當他人在就事件或觀點進行爭論時,他們會將他人的觀點看成是對自己信念、價值的攻擊,看成對他們本人的不認同(Parvez, 2014)。

他們會認為,「我如果承認自己錯/改變觀點和決定,就說明我自己很笨/沒有能力/沒有價值。如果承認他是對的,那就說明他比我聰明,贏過了我。」因此,當自己的觀點受到質疑,他們就會過度警覺,認為自己受到了威脅和攻擊,繼而選擇了固執己見,根本不去考慮對方的觀點。

人們經常認為是經歷塑造了人們對世界的主觀體驗,其實情緒和人格狀態也會決定人們的經歷。那些更有安全感的人,常常體會到外界的善意——這與註意力集中在哪兒,以及如何解讀他人傳達的信號、如何為發生的事情歸因,都有關係。例如,一個人處在抑鬱狀態下,會更容易感受到他人的敵對感,更容易感到被外界所傷害。

而那些已經確信了自己的自我價值的人,則會在遇到不同意見時,表現得更為放鬆。他們會更傾向於認為這只是一種不同,而不是對自己的挑戰和否認。他們更不容易顯得「固執」。

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環境中成長的孩子,都有可能容易表現出固執。一種是被當做家庭中心的、被寵溺的孩子,他們習慣了所有要求都能夠被滿足,因而難以容忍反對的聲音。另一種則是經歷過許多失敗、自尊水平過低的孩子,他們的內心對自己的能力懷疑、不信任,害怕未知的挑戰,因而拒絕新的觀點,拒絕改變。


圖片|來源

表現得固執,也是一種被動攻擊的策略

固執也可以是一種人際交往中的策略,因此,使用它的人不會在面對所有人時都表現出固執,而是在面對某些特定的人時表現出來。

有的人會有意識地將固執當做工具,比如,當孩子發現,固執可以讓父母妥協,幫助自己從父母那裡獲得想要的東西時,可能會使用固執來作為武器。但更多的時候,固執是針對某些特定對象的、非直接的敵意表達,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被動攻擊」。

被動攻擊可能以很多種形式表達出來:面對不想完成的任務時犯「拖延症」;無法主動提出分手時,故意做出傷害對方的事⋯⋯而當個體對某人懷有無法宣洩的不滿和憤怒時,他會在對方要求自己改變時,故意表現出固執己見。他是在用這種方式讓對方體會到和自己一樣的憤怒。他想向對方表達,自己不會被對方控制。

作為被動攻擊的固執,在很多時候都是關於人際關係中控制權的爭奪的——父母與孩子、戀人、朋友、同事之間都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即感到自己處於弱勢、丟失了控制權的一方,會用固執的方式來表達。

在這樣的關係中,可能固執的個體,在過去已經體驗到了對方與自己之間不對等的權力感。感到不被對方尊重。他通過不願意被對方改變(即便知道對方是更理性的),來讓自己和對方都感受到,自己還是有一定的力量。

他們實際上是在用這種方法、找機會表達自己的情緒。固執被用做武器,來表達一些「潛台詞」(Michaelson,2012; Parvez, 2014)。

比如,孩子不滿於父母的控制,強烈地渴望擺脫,但又無法直接地表達,於是便會在某些問題上固執己見:「我一定要去 xx 地方讀書」,「我堅決不接受 xx 工作」 。他們想反對的並不是父母在讀書和工作上的具體意見,而是本能地想要奪回控制權。

因此,如果你感到身邊有人在某件看起來明明不重要的事情上過分堅持,可能需要思考一下,他是否想表達的是其他方面的不滿。很多時候,我們所說的「嘴硬」、「口是心非」都是如此。

此外,研究表明,智商高的人可能更容易受到「我側偏見」(me-side bias)的影響——即總是會傾向於有選擇性地蒐集信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都傾向於收集那些支持自己預判的部分,來證明自己的信念和猜測;而忽略和自己想法相悖的信息(Kolbert, 2017; Mercier & Sperber, 2015)。(所以聰明如你,可能會更固執哦!)

如何處理過度的固執?

過度固執顯然對我們的成長和幸福不利。它會使我們難以突破舒適區而成長,無法及時改正自己的錯誤;還會破壞我們和他人的關係,比如,有時明明做錯了,卻難以向他人道歉。

你是不是一個可能有點「固執」的人呢?嘗試問自己以下這些問題:

  • 我是否很難接受來自他人的反對?回憶過去一個月,每次當別人與你有不同的意見時,你是否總是認為自己是絕對的正確?
  • 當別人提出不同觀點,或者對你的信念提出懷疑,你會不會立刻感到強烈的負面情緒?這種憤怒的情緒讓你不願意、或者無法進行理性邏輯的思考?
  • 你是否認為當他人試圖通過擺事實、講道理否定你的想法,他們就是在對你進行攻擊?否定你的價值?
  • 在你生活、工作的不同情境裡,有沒有不同的人評價過你是固執的?
  • 此刻在閱讀這些問題時,你是否感到不適和不快?

如果你意識到,自己可能有固執的問題。你可以想一想,自己的固執是不是針對特定的人,例如父母、伴侶或某個特定的朋友。如果是的話,你或許需要考慮你們之間的關係是否存在更大的問題,你是否想要直接面對和處理關係中真正讓你不舒服的東西?

而如果,你的固執是面對所有情境的,而你想要改變,你可以嘗試以下幾個小 tips:

  • 有意識的提醒自己,別人的反對可能是一種攻擊,但也有可能不是。
  • 阻止自己在收到反對意見的那一刻,直接得出絕對的結論——也就是說,我們提醒自己,先不要下任何結論。
  • 告訴自己,哪怕要堅持自己的觀點,也可以先換位從別人的角度和邏輯重新考慮一下。因為,就算最終你還是選擇了堅持,這種換位思考的過程,會讓你的堅持更有底氣。或者,你能夠借助這個懷疑的眼光,修正和補充自己的觀點,讓它變得更好,更完備,而最終你還是可以堅持自己。

而如果你身邊有個重要的人總是很固執,你覺得你們之間的溝通存在困難,你首先需要更多地向表達你對的欣賞、認可、接納。你在表達對的反對時,注意讓自己盡量保持一個平和的情緒,同時可以在表達前,先複述的觀點,讓對方知道你已經充分理解了的看法。此外,你也可以在一開始就明確地再次告訴對方,你所反對的只是一個觀點,並不是對個人的否定。

如果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和諧,那一定是因為,在那些衝突的時刻,至少有一個人需要先做出更成熟的選擇。而一個人的善意會激發另一個人的善意。

如果這些都仍然不奏效,且你依然不打算放棄和這個人好好溝通的可能,不要失去耐心,也不要不斷重複、試圖更強烈地去說服。這些都只會更增強對方的防禦心。給他時間。

At the end of the day, love is patient.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