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了斷捨離的簡化生活,丟掉再也用不到的東西之後,你或許會驚覺原來自己真正「需要」的並不多,也更有時間、空間迎接「想要」的一切。

幾個簡單的觀念

覺察。

留意你花多少時間滑手機,多少新聞在你的腦中作亂;留意你對工作的態度有多少改變,你感受到多少壓力,這些壓力又有多少源自現代生活的弊病;留意你與世界的神經系統環環相扣。覺察可以化為解方。注意到你的手正放在爐火上,代表你就知道要把手從爐火上拿開,同樣道理,意識到現代生活中無形的威脅,可以幫助你避開它們。

一體。

你被迫感受自己的不足,社會似乎也希望你感受,但你不一定就要去感受。你生來就是你該有的樣子,至今依然如此。你永遠不會是另一個人,所以不要硬是想當別人。你沒有替身。你來到這裡就是為了當你。所以,不要與人比較,不要拿別人的看法評判你自己,他們從來沒當過你。

世界是真實的,但你的世界是主觀的。

改變你的觀點,就能改變你的地球,還能改變你的人生。多重時空理論有一個版本就在說明,我們做的每個決定都會創造一個新的時空。你光是十分鐘不要拿手機起來看,說不定就會進入一個比較好的時空。

少即是多。

超載的星球導致超載的心靈。導致熬夜和淺眠,導致凌晨三點還在煩惱尚未回覆的電子郵件。極端案例中,還導致在超市擺放早餐穀片的走道恐慌症發作。這不僅是聲名狼藉先生(Notorious B.I.G.)曾經在專輯裡唱的,「錢多煩惱多」。這是因為凡事一多,煩惱就多。簡化你的生活。拿掉沒有必要留在那裡的東西。

你已經知道什麼是重要的了。

真正要緊的東西,很顯然是那些一旦消失,你真的會想念的東西。那些才是你應該一有機會就把時間花在上頭的東西。人、地方、書、食物、經驗,是什麼都沒關係。有時為了更投入享受這些事物,你必須捨棄其他事情。你得要掙脫枷鎖。(延伸閱讀:成為大女子的路上:我們一路捨棄,一路撿拾,慢慢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重要的東西

一星期前,我去了一趟慈善二手商店,把我累積至今的物品捐出去。那種感覺很好,不只因為做了善事,也因為淨化。家裡現在少了很多我的雜物:我從來沒穿的衣服、我從來沒噴的鬍後水、兩張沒有人坐的椅子、我再也不會重看的舊日 DVD,甚至還有一堆我再也不會看的書——沒想到吧。

「你這些真的全都要清掉?」安德莉亞望著垃圾袋在走廊堆出的小山丘,忍不住問我。就連她這個天生愛打掃的人都不太敢相信。

「對啊,應該是吧。」

重點是,實際經歷了丟東西的過程之後,我反而更看重我有的東西了。比方說,我在丟一些舊 DVD 的時候,發現有一部片我不只想留著,還想重看一遍。那部片是《生活多美好》(It’s a Wonderful Life)。過了兩晚我就重看了。


圖片|《生活多美好》劇照

我絕對不想害你有錯過什麼的恐懼,何況這件事也不是真的那麼要緊,但假如你從來沒看過《生活多美好》,想辦法找來看看。這部片不會太濫情,是很真摯而傷感沒錯,不過發自內心。拍攝有點粗糙,但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講的是小人物遇上重大機會,講的是我們為何重要,講的是一個生命可以帶來多少不同。講的是人為什麼應該活著。看這部片絕不會是浪費時間,反而幫助你珍惜時間。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例子,清掉佔據你的時間和客廳的平凡雜物,反而更能突顯好的東西。同樣道理,限制自己接觸的新聞量,之後偶爾看新聞的時候,反而容易分辨什麼是重要的事。工作縮短幾個小時,反而讓剩下那幾個小時更有效率。以此類推。去除多餘之物,重整你的生活。

不過說實在的,清理其實算是容易的事。把衣櫃裡的衣服數量減半很容易,替你的電子信箱加裝好一點的過濾程式,並且關閉信件通知,這很容易。網路上友善對待別人很容易。早一點上床睡覺,相較之下很容易。更留意你的呼吸,每天留半個小時做瑜珈,相較之下很容易。晚上睡覺把手機留在房間外面充電,相較之下也很容易。(好吧,這點還是挺困難的,但我正在嘗試。)

真正困難的是要怎麼改變你內心的觀念。你要怎麼重整那些觀念?


圖片|來源

社會把這些觀念烙印在你心裡:你應該做什麼事、當怎樣的人,才會受到重視。你應該做怎樣的工作、賺多少錢、買什麼東西、看什麼電影、過怎樣的生活。你的心理健康應當如何與你的生理健康區分開來。你應該感受到那種種渴望和不足,經濟和社會秩序才能維繫下去。

是的,很不容易。但關鍵似乎在於接受。

接受你是誰。接受社會現實,但也接受你的現實,別覺得你不夠完整。就是那種不足的感覺,引誘我們用雜物填滿房子和內心。盡可能保有自我的完整。你是一個完整、圓滿的人,來到這裡不為別的目的,只是要成為你。

「重要的是放開自己,」吳爾芙(Virginia Woolf)在奮力接受考驗之餘,寫道,「任由它去尋找它的長處,不受任何妨礙。」

順帶一提,我如果說我已經做到了,那我一定是在說謊。我差得可遠了。現在是近了一點,但要達到那種境界,我還連影子都看不見。我很懷疑我真的有一天能完全到達那個境界,置身於涅槃,超越科技產品、消費主義、娛樂消遣構成的緊張世界,心思如山泉一般澄淨。這條路沒有終點線,重點也不在於完美。為了不完美而懲罰自己,事實上就是整個問題的一部分。所以,接受我現在的狀態——有所改善但還不完美——這是一項沒有間斷的任務,但回報也是非常大的。(推薦你看:活在當下的哲學!鳳小岳:沒有一刻比「現在」更完美

知道了哪些東西是不健康的,就更容易保護自己。

這和對待食物和飲料一樣。你知道巧克力棒和可口可樂不健康,不代表你就永遠不會去吃、不會去喝。不過可能代表你或許會少吃一點,甚至說不定會在能吃的時候更享受一點,因為這些東西現在變得比較特別了。

所以說,與其一連看五個小時電視,我現在盡量只看完一個節目。與其花整個下午掛在社群媒體上,我會偶爾花個十分鐘瀏覽,隨時注意登入時螢幕顯示的時間,以便記錄我使用了多久。我有機會就盡量做好事,也沒有多英雄,只是一些尋常小事——捐物資給慈善團體、陪無家者聊天、給人心理健康方面的協助、在火車上讓座。微不足道的小小善意。不光是為了表現無私,也是因為做好事很有療癒效果,會讓我心情轉好。就像一種心理的整理術,因為善意為靈魂做了大掃除,或許也讓這個緊張的行星放鬆一點。

這是一件沒有完結的事。我盡量告訴自己,這樣就可以了。盡量不要覺得我必須透過工作或花錢或運動才能接受自己。我不需要強悍、隱藏情感才算是個男人。我也無須擔心別人對我的看法。就算是我軟弱害怕的時候、就算是我滿腦子討厭的念頭與恐懼的時候,我也盡量保持平靜。我想辦法連辦法都不要想。我盡量只要接受我現在的樣子。我接受我的感受,才能理解這種感受,從而改變我與世界互動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