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親密關係裡出軌後,其實多數人還是選擇了不分開,讓我們一起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看「出軌」如何影響關係裡的所有人。

KY作者|隋真

在後台收到的情感類問題中,有很大部分是有關「伴侶/我出軌了該怎麼辦」的提問。出軌不少見,調查發現 15 到 25% 的美國人會在婚姻中出軌。在人們的想像中,出軌後雙方會大吵一架,並走向分離的結局。

但與人們想像的不同,現實中,多數人還是會選擇留在關係裡。Schneider(1999)等人的研究顯示,出軌後會有 60% 的伴侶威脅要同出軌者離婚,但其中只有不到 25% 的人最終終止了關係。也只有 10% 的出軌者會選擇離開原本的伴侶,並和情人在一起。為什麼?

今天,我們就來談一談,出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事件,出軌後的關係又如何修復?


圖片|來源

出軌會如何影響關係中的每個人

關係中一方的出軌,影響的不僅僅是出軌者,它會對原本家庭中的每一個角色產生影響,包括孩子。

出軌對被出軌者的影響

a. 在出軌暴露之前,出軌就已經會傷害到被出軌者

許多出軌者自我安慰說:「我不告訴伴侶自己出軌,伴侶就不會難過,不會受到傷害。」但心理學家馬克・懷特指出:出軌在暴露之前已擁有巨大的負面影響。因為被出軌者缺乏了「伴侶對我不忠誠」的重要信息。被出軌者做出各項對人生的選擇,完全建立在錯信伴侶忠誠的基礎上。由於不清楚自己伴侶已經背叛,被出軌者可能會在不知情中對出軌者付出與讓步。而如果被出軌者知道了伴侶的出軌,被出軌者原本會做出不同的選擇(White, 2017)。

出軌者在被出軌者不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影響了他的人生選擇。這是很大的傷害。

b. 發現伴侶出軌後,被出軌者會經歷一系列負面影響

伴侶的出軌可能會嚴重摧殘被出軌者的安全感。被出軌者原本以為自己的關係是安全的,自己的伴侶不會背叛自己。沒想到自己的關係並不如所想的那樣安全。被背叛的打擊讓被出軌者用一種新的、多疑的目光打量世界:如果我所認為安全的關係已不安全,會不會這個世界也不像我過去以為的那麼安全?被出軌者會出現一系列不安的反應:懷疑身邊人可能傷害自己、四處尋找會傷害到自己的跡像等等(Spring,2013)。

此外,被出軌者會出現沉浸式思考,無法自控地反覆想和出軌有關的事。這是一種遇到挫折後常見的心理機制,通過不斷回想和反思,試圖從中學習、保證以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被出軌者會反複檢索當初伴侶出軌的種種跡象,後悔自己沒有早點發現;或是反覆思考伴侶為什麼會出軌。但這個過程會帶來巨大的心理痛苦,讓人陷入抑鬱和折磨。

出軌也會對出軌者造成負面影響

並非只有被出軌者會被出軌事件傷害,出軌者本身也會遭受出軌事件的負面影響。出軌會引發出軌者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認知失調指的是人們對事物的認知與事實發生衝突,從而引發心理上的不適。出軌事件會讓出軌者對原本的自我認知產生懷疑。例如,出軌者原本認為自己是個「好人」,然而事實是他們背叛了自己的伴侶。事實與自我認知的不一致讓他們感到不安:「我不再是個好人了,那我是誰?我是惡人嗎?」許多出軌者會因此備受折磨。

此外,隱瞞出軌事件本身會增加出軌者的心理壓力。隱藏住出軌的蛛絲馬跡,過「雙重生活」並不容易。一方面出軌者得計劃好如何出軌,另一方面又要時不時擔心自己的謊言被人拆穿。害怕暴露帶來的焦慮感非常可怕,以至於許多出軌者在出軌被揭穿後甚至感到鬆了口氣,為了自己再也不必說謊和隱瞞(Spring, 2013)。(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出軌還會影響到孩子

出軌損害的不止是伴侶雙方,還會對伴侶的孩子產生不良影響。孩子往往捲入家長之間的鬥爭中,成為家長爭奪的對象。被出軌者會向孩子控訴伴侶的出軌行為,希望孩子加入自己,而出軌者可能會央求孩子幫助自己彌補關係。許多出軌家庭的孩子感到自己夾在中間,不知道該不該站隊、該站在哪一邊。同時他們又非常焦慮,認為自己應當為家庭穩定負責,需要去做家長關係的修補者,卻沒有意識到出軌本身只是家長之間的問題,不該由孩子來負責(Duncombe & Marsden, 2004)。

出軌事件也會影響到孩子對親密關係的看法。Ana Nogales 博士曾調查了 800 名經歷過家長出軌的孩子,得到的數據表明:83% 的孩子經歷過家長的出軌後,認為人總會撒謊;70.5% 的孩子認為他們對他人的信任受到影響; 80.2% 的孩子認為家長的出軌改變了他們對愛與親密關係的看法,他們和被出軌的家長一樣,同樣感覺自己被出軌者背叛(Nogales, 2009)。

出軌有著種種不良影響,但很遺憾,它卻是一個日常生活中人們有可能遭遇的事件。假如你不幸遭遇了它,應該怎麼辦呢?首先,你需要知道,對方是否真的出軌了。

出軌前與出軌中,出軌者會有哪些表現

Anita Vangelisti 教授(2004)研究發現,出軌事件並非無跡可尋。在出軌前與出軌過程中,許多出軌者會表現出端倪。但需要注意的是,我們列舉這些可能的徵兆並非是鼓勵大家對號入座,或是過度解讀伴侶的一言一行;而是在伴侶真的表現出以上徵兆時,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出軌前,出軌者會疏遠自己的伴侶(relational distancing)

如果出軌者有了心儀的出軌對象、準備出軌,他們會開始疏遠自己的伴侶。越是看重出軌對象,對伴侶就越疏遠。關係疏遠很容易體現在溝通上。一個準備出軌的人為了疏遠伴侶,可能會減少與伴侶溝通的時間(比如總是夜晚加班)、減少對伴侶的自我暴露(比如不再談論自己的感受),或是讓自己離伴侶遠遠的(比如總是出差)。有些準備出軌者甚至會迫使伴侶疏遠自己,他們有時會故意說出傷人的話、或表現得很粗魯來傷害伴侶,而痛苦的伴侶為了避免受傷,便遂了準備出軌者的心願,自發地疏遠了準備出軌的人。

疏遠也不止體現在言語溝通上,有時也體現在非語言溝通中,像是減少肢體碰觸、減少眼神接觸,或者兩人總是陷入尷尬的、不適的沉默等等。這些跡像如果只是單獨、偶爾地發生,並不能說明什麼;但如果它們一齊出現,就需要警惕親密關係中出現了問題。

出軌時,出軌者會努力保守出軌的秘密

出軌者開始出軌後,會傾向於保守秘密。越是在意與伴侶的關係、擔心被揭露後的負面後果,越是會守住秘密;相反,如果對和伴侶的關係並不在意,越是容易暴露出軌。有些出軌者想用出軌來終結與伴侶的關係,這種情況下,出軌者甚至會主動讓伴侶發現自己出軌。

當出軌者試著保守秘密時,有部分出軌者會繼續用疏遠的方式,來減少和伴侶的接觸,防止伴侶從自己的言行中察覺出軌;而有些出軌者為了保密,反而出現反向補償行為,比如原本不誇伴侶的出軌者,會開始稱讚伴侶;原本性頻率一般的出軌者,會刻意增加與伴侶的性接觸等等。

一旦對出軌者產生懷疑,被出軌者便面臨「質疑困境」(interrogative dilemma):在被出軌者公開質疑對方出軌之後,如果對方沒有出軌,被出軌者可能會被對方指責「不夠信任」、「傷害感情」;但如果對方確實出軌了,被出軌者又要面臨發現出軌後的諸多問題(Vangelisti & Gerstenberger, 2004)。

冒然開口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你需要意識到:最終,溝通是不可避免的。不要心存僥倖,認為可以不經過溝通,就將關係中的問題解決。親密關係中的問題可能恰恰源於過去缺乏溝通,逃避溝通只會加劇兩人之間的隔閡,但在正式就出軌溝通之前,你可以做一些準備——首先,詢問自己是無根據的懷疑,還是有行為上的證據引起了你的懷疑。試著在心中列舉出對方的具體行為(像是:總是在和一個異性頭像聊天),而不是只在猜想和懷疑(我認為⋯⋯、我覺得⋯⋯)。

其次,在正式詢問對方之前,先問問自己想從溝通中獲得什麼。你是希望通過這次溝通更了解伴侶嗎?你有沒有思考過溝通可能的後果與後續應對?如果對方真的出軌了,你該怎麼辦?根據你想要獲得的結果,來決定自己將要提出的問題。

在正式溝通時,要選個合適的時機溝通。如果對方忙著做其他事,肯定無暇與你談話。在溝通開始時,不必直接質問,可以先就具體行為提問:「你為什麼總去那家餐廳?」。在溝通過程中,切記要態度坦誠。例如,如果對方問你是不是懷疑他出軌,你可以溫和地回答「是」。因為只有真誠才能換來真誠,如果你本身遮遮掩掩,對方也可以因為你的態度而拒絕和你溝通。溝通過程或許並不容易,但不要輕易中斷或者放棄溝通。溫和而堅定地把對話推進下去,直到你問了所有你想問的問題,確定你實現了溝通的目的為止。

如果對方確實沒有出軌,雖然你需要為自己的懷疑道歉,但你通過這次溝通得到一個機會,能消除自己的懷疑,並能以此為契機與伴侶討論如何增進兩人關係、避免再次懷疑。而如果對方承認了出軌,你也不再被蒙在鼓裡,有機會解決這個問題。


圖片|來源

假如出軌發生了,我們該如何修復關係?

即使關係中真的發生了出軌,也不意味著一段關係必然會結束。伴侶仍然可以積極地修復關係,甚至提升關係的質量。John Gottman 提出了出軌修復的三階段:「贖罪、同調與依戀」(Atonement,Attunement, and Attachment)。我們將詳細地介紹每個階段人們可以做些什麼(Earnshaw,2017; Spring, 2013)。

第一階段:贖罪

a. 出軌者需要真誠地表達歉意

出軌者要向被出軌者道歉。道歉不僅僅只是說一句「對不起」。出軌者還要許下承諾保證不會再次出軌,同時自己會做哪些事情來保證不再犯,並儘量當著伴侶的面與出軌對象斷絕往來。

真誠地表達歉意也包括聆聽被出軌者的指責。被出軌者需要釋放自己被背叛後的憤怒與傷心,才能在接下來更好地溝通。而且出軌者也可以藉由聆聽伴侶的指責,表明自己願意承擔後果的態度。

b. 重塑信任

出軌會傷害到被出軌者的信任感,有些被出軌者會開始懷疑關係的方方面面是否可靠。而一份關係很難在不斷的質疑中存續下去,出軌者需要重新贏得伴侶的信任。而信任的重塑不能僅僅靠口頭承諾,它需要出軌者做出行為上的改變。

由於被出軌者缺乏安全感,出軌者只是普通地表達愛意是不夠的。在重塑信任的階段,出軌者需要做出比平常更撫慰、更能拉近距離的行為,有些行為甚至要求讓渡部分隱私(例如,給伴侶看自己的銀行賬單和通信記錄)。通過掌握了出軌者的信息,被出軌者能更篤定對方沒有再次背叛自己,慢慢地重新獲得對關係的確信。(推薦閱讀:「出軌別再談誰對誰錯!」聽情愛女王劉黎兒說愛談性

臨床心理學家 Janis Spring 列出了具體能增進信任的行為,她建議伴侶們製作一個表格,每天列出當天所做相關行為,避免遺漏。這些行為例如:

讓伴侶更多地掌握行蹤(如果你要出差,給伴侶確切的出差地點與相關的單據、減少你過夜出差的次數、在白天給我打電話等等);增加與伴侶相處的時間(按時回家、與家人一起吃晚飯等等);告知伴侶自己出軌關係的後續(告訴伴侶你的情人是不是有聯絡你等等);

增加對伴侶的自我暴露(告訴伴侶你在想什麼、你的感受是什麼、讓伴侶知道你最喜歡他哪些方面,不喜歡他哪些方面等等)

Spring 博士也鼓勵被出軌者主動列下他們希望出軌者能做的事,被出軌者也能藉由這個機會表達對出軌者的不滿(我希望你能多和我說話),以及教會出軌者:什麼是能讓伴侶感到安心的行為。

第二階段:同調

這個階段的核心是溝通雙方對關係的期望、恐懼、認識,來加深對彼此的了解。在這個階段中,雙方要談論這次出軌,討論出軌裡雙方的責任,以及如何修復關係。

a. 關於是不是要談論出軌事件的誤解

許多伴侶不敢在事後談論這次出軌,傾向於當做心照不宣的過去。這可能是因為,有些關於「談論出軌事件」的負面想法阻礙了人們去溝通。

常見的誤解之一是:「如果我告訴你出軌這件事對我的傷害,我可能會把伴侶推得更遠。」特別有些被出軌者不想失去出軌的伴侶,會擔心自己表達了情緒,對方就會更進一步地疏遠自己。但實際上,只是一味地壓抑情緒並不能讓情緒消失,它需要釋放的渠道,而且如果被出軌者不坦誠地表達自己,出軌者可能會錯誤估計出軌對關係帶來的影響,也不利於關係的修復。

另一個常見誤解是:「如果我承認我在出軌中的責任,伴侶會用這件事攻擊我。」出軌者擔心被出軌者會「得寸進尺」,不斷地用出軌這件事攻擊自己。但是,對被出軌者坦誠自己過去的行為和想法,能證明出軌者願意與被出軌者交流,也願意承擔起自己在關係中的責任。

而被出軌者則擔心:「如果我承認之前的關係中我有做的不夠的地方,出軌者就會用這點為出軌開脫,我就無法指責對方或者提出我的要求。」真誠地反省和檢視過去的不足,是提升關係裡重要的一步,認識到關係中自己可以改善的地方,才能更好地彌補與改善。而且,承認自己的責任,也不代表出軌者的出軌就是可取的:兩個人原本可以通過溝通解決問題,而不是靠出軌者在關係外發展其他感情來解決問題。

b. 如何談論出軌?

被出軌者一般會有許多問題想要問出軌者:「你為什麼出軌?什麼時候開始的?你是怎麼出軌的?」但在深入詢問出軌之前,被出軌者需要想清楚:自己問出的問題能不能幫助關係恢復。避免問那些會讓自己痛苦、並且對關係毫無幫助的問題。舉個例子,不要問出軌者:「我和你的出軌對象,到底你更喜歡哪個」,也許得到的答案會讓你傷心,或是你並不信任對方的回答。

而出軌者面對被出軌者的問題,往往也不清楚自己該怎麼回答比較好。Spring 博士建議出軌者不要隱瞞信息,更不要撒謊(除非你想進一步失去被出軌者的信任)。但是出軌者可以用更有利於關係的方式回答問題,多討論自己的感受,並避免談論一些令人不快的細節。舉個例子,出軌者不要說「比起你,和出軌對像在一起讓我更開心,我們倆做了 blabla⋯⋯」,而是說:「我和出軌對像在一起比較興奮,是因為這件事是偷偷摸摸進行的。或許我們以後可以嘗試一些刺激的事。」

第三階段:依戀

在第三階段中,伴侶雙方加深彼此的聯結,讓關係變得更加親密。在這個階段中,伴侶雙方可以形成表達愛意的日常慣例。像是經常向對方表達感謝,積極地回應伴侶的溝通,約好固定的時間一起做事,定期地雙方一起做生活計劃等等,讓雙方認識到自己都對彼此的生活有參與感。

其實,如果有可能,我們希望今天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們,都永遠用不上這些知識和方法。但這世間從不溫柔,壞人和壞事都會發生。假如你遇到了,這只是宇宙中的一個概率事件,我們想告訴你:出軌只是人生中的一次經歷,它會令人痛苦,但它未必代表關係的結束,更不會代表你人生的結束。積極地面對出軌,並將它作為提升關係與自我提升的助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