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你總在愛裡受傷?透過心理學解析三種依戀型態,或許你需要的不是新的親密關係,而是認識自己。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在對於愛情的研究中,依戀理論影響深遠。心理學家將人們分為不同的依戀類型,認為它們是從我們嬰兒時和父母的相處中發展出來的,並由此影響了我們的一生。

我們公號在過去推出依戀類型測試時,有很多小伙伴做過後都來問,為什麼我測出來是兩種類型的交叉?這是因為,新近的研究傾向於認為依戀類型不是絕對的分類,而是每個人都在坐標軸中的某個位置。你可能是非常典型的某一類依戀,也可能是兩種類型的交叉。另外一種大概率的可能是你的自我認知還不穩定,自我形像還不清晰,還需要更多自我探索。


圖片|來源

依戀理論的形成和發展

1. 兒童的依戀類型

上世紀 60 年代,英國心理學家 John Bowlby 發現,哺乳動物的幼崽自身沒有存活能力,而那些成功獲得父母關注的幼崽則比較有機會獲得照顧,最終存活下來,所以,幼崽會通過哭泣、尖叫、糾纏等方式,來拒絕和父母的分離——我們人類也是如此,嬰兒對其主要照料者(一般為父母)的依賴會以不同的模式表現出來。「害怕與父母分離、害怕被父母拋棄」,是進化造成的人類的天性。

1978 年,他的學生 Mary Ainsworth 繼而根據當嬰兒需要父母時,父母對嬰兒的行為和回應程度,提出了嬰兒的三種依戀類型 (Ainsworth, 1978)。

如果當嬰兒需要照顧時,父母總是在嬰兒身邊的、有回應的、給孩子注意力的,嬰兒就會感受到安全、愛和自信,這種嬰兒會比較不拘謹、愛笑、容易和其他人交往,發展出「安全型」(Secure)依戀。

如果大人對孩子的照顧時有時無,行為無法預測,嬰兒就會開始用各種行為試圖找回自己的父母。由於不確定照料者什麼時候會回應,嬰兒會表現出緊張和過分依賴,發展成「焦慮-矛盾型」(Anxious-ambivalent)依戀。

如果當嬰兒需要的時候,父母總是不出現,態度是冷漠和拒絕的,嬰兒就會認為他人是無法信賴的,從而對他人充滿懷疑,甚至陷入抑鬱和絕望,發展成「迴避型」(Avoidant)依戀。

Mary Ainsworth 認為,這三種依戀類型形成後,嬰兒在之後對人際關係的處理、對新環境的反應上都會體現出差異。當孩子麵對新環境時,安全型的兒童會向父母尋求支持,但很快就會安靜下來,勇於探索新環境;焦慮-矛盾型的兒童則會不敢面對,轉而對父母大哭大鬧;迴避型的兒童即便是在害怕的情況下,也會和父母保持距離,不向父母尋求幫助和安慰(Ainsworth, 1978)。

2. 成人的依戀類型

後來研究者發現,依戀類型也同樣適用於成人。1987 年,Hazan 和 Shaver 發現,成人在處理親密關係時也會表現出類似的反應方式,並且和童年時受到的父母對待方式和依戀模式一脈相承。比如,都會因為另一方在身邊,並及時回應自己而感到安全;在身體和心理上都很緊密,都有身體上的接觸;當無法「聯繫」到對方時,都會覺得不安全;都會與對方分享自己的新發現;都會喜歡對方的長相,相互迷戀,為對方專注;都會有一些「baby talk」:用孩子的方式對話(Hazer,1987)。

1990 年,Bartholomew 從嬰兒的三種依戀類型出發,提出了成人的四種依戀類型 ——他根據迴避的原因,將迴避型分為兩種:一種人既期待親密,又害怕被拒絕和欺騙,因此不願意與他人親近,稱為「恐懼型」(fearful);另一種人完全不願意與他人親密和相互依賴,稱為「疏離型」 (dismissing)。除此之外,他還將「焦慮-矛盾型」改名為「痴迷型」(preoccupied) (Bartholomew, 1998)。

這四種依戀類型的,是由兩個維度區分出來的:「迴避親密」與「焦慮被棄」。「迴避親密」程度高的人,在與人親密時會感到不舒服,程度低的人則會在親密關係中感到輕鬆;「焦慮被棄」程度高的人,會害怕他人離開自己、沒有給自己足夠的注意力,程度低的人則不會擔心 (Bartholomew, 1998)。(推薦閱讀:《喜歡你》讀依戀關係:一個人擁抱孤獨,兩個人自在陪伴

從上圖中,可以比較清晰地看出四種類型是如何根據兩個維度分類的:

低焦慮、低迴避的人是安全型,他們容易與人親密,並安心地依賴和被依賴,不擔心會被拋棄;

高焦慮、低迴避的人是癡迷型,他們渴望與人親密,但總是發現、懷疑和恐懼另一半並不想達到同樣的親密;

低焦慮、高迴避的人是疏離-迴避型,他們感到與人親密是不舒服的,難以信任和依賴他人;

高焦慮、高迴避的人是恐懼-迴避型,他們期待親密但又恐懼親密,因此還是拒絕與他人親近。

如我們在文章一開始所說,研究者如今更傾向於認為,每個人的依戀類型都不是絕對的,而是在這個坐標軸上的某一個點。有的人在某個維度上的位置居中,所以他們會被認為是兩種類型的交叉;有的人在兩個維度上都居中,那麼他們被認為不屬於任何一種依戀類型。同時,這個位置也是可以浮動的,隨著自身經歷的變化,我們自身的迴避和憂慮水平都會發生變化。(Bartholomew, 1998)

不過,大多數人仍然會處在四種區間中的一種裡,他們在親密關係中也會有不同的表現。

不同依戀類型在親密關係中的表現

總的來說,安全型的人是在親密關係中滿意度最高的,他們能夠舒服地待在一段親密關係裡;而不安全型則不然。我們以迴避型和安全型,迴避型與痴迷型的比較,可以比較好地理解這四種類型各自的表現。

迴避型(包括恐懼、疏離型)與安全型的比較:

Sharon Dekel 的研究認為,安全型和迴避型的人都需要親密。儘管迴避型的人會表現出不希望得到親密,但那隻是他們需求的形式和目標不同。她比對了迴避型與安全型在親密關係中的不同訴求和表現:

1.安全型和迴避型對親密的理解不同。在描述自己對親密的需求時,安全型的人會強調這幾個方面:分享(sharing,即希望和另一半分享生活、經歷和觀點見解),理想化(idealization,即對另一半有很高的評價和理想化的看法),依靠與獨立並存(dependence & independence),激情(passion),愉悅(fun),關心(caring)。他們在親密中會希望能夠滿足雙方的需求 (Dekel,2012)。

而迴避型的人,則會強調掌控(holding,即希望能夠對另一半有所掌控),自我驗證(self-validation,即從對方身上獲得對自身的確認),平靜(calmness,不希望與對方發生任何爭執和衝突),輕鬆(easiness,即希望另一半是令人輕鬆的,不對自己提出要求的)。不同於安全型,他們在親密中主要尋求的是個人的滿足和期待(Dekel, 2012)。

2.安全型和迴避型都有對距離的需求。但安全型的人既強調獨立,又不反對彼此依靠。而迴避型則過分強調雙方之間清晰的邊界,反對依靠。

3. 安全型的人尋求的關係是「兩個成年人」的模式,他們的交往是成熟的,雙方平等地分享需求,沒有一方凌駕於另一方之上,既彼此依戀,又向外探索。

迴避型的人在尋求的,則更多地是一種「嬰兒-母親」的關係,他們在關係中,會努力去滿足一些自己幼年時沒有被滿足的需求。其中,疏離型的人更喜歡陷入一種「假性親密」的關係,而恐懼型的人則容易進入戲劇化的、大起大落的關係中 (Dekel, 2012)。(複習一下,迴避型是兒童依戀類型的名稱,疏離型和恐懼型是成人依戀類型的名稱,它們兩種都是由迴避型發展而來,彼此有相似也有不同。)

4. 「迴避型的人並不是在抵抗親密,他們對依賴的反抗是一種防禦機制。」 Sharon Dekel 說,他們的獨立是一種「偽獨立」:只是表現出冷漠和不在意,以此來抵抗自己在親密關係中的壓力感。在 Bowlby 的實驗中,迴避型的孩子在父母離開時,並不會表現出不高興或者有壓力。然而,對這些嬰兒的心率及與壓力相關的荷爾蒙水平測試卻顯示出,這些孩子並不是真的感受不到壓力,而是一種防禦機制隱藏了他們的壓力感。(Bowlby, 1969)

Fraley 等人對「迴避感」高的成人做了實驗,讓他們假設雙親過世,並就此進行討論。對這些人的皮膚測試顯示,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會感到焦慮和壓力。而當研究者讓這些人壓抑自己的這種壓力感時,疏離型的人能夠在很短的時間裡減少自己的心理壓力反應,不把注意力放在與依戀相關的想法上;而恐懼型的人則無法做到這一點(Fraley, 1997)。


圖片|來源

痴迷型與迴避型的比較:

1. 痴迷型與迴避型同為不安全依戀,他們也擁有一些共同點,比如都有一些沒有實現的希望,自我意識上的焦慮,存在自尊問題等。(Waller, 1994)

2.它們的不同之處在於,痴迷型的人總是表現出一種「情感上的飢渴」,以及對依賴和承諾的強烈需要。他們總是死死地抓住自己的伴侶,希望對方能夠拯救他們,或者使他們完整。他們擁有過多的對親密的渴求,會用很多行為試圖讓對方開心、獲取對方的愛。Robert S. Weisskirch 針對 459 名大學生的研究發現,痴迷型的人更愛發色情短信,研究者認為,這可能也是由於他們在約會中的不安全感決定的,發色情短信是他們努力吸引他人注意、保持他人興趣的方式(Weisskirch, 2016)。但是,痴迷型對安全感的渴求和不重視邊界的行為,卻總是把自己的伴侶推開(Waller, 1994)。

3.同為不安全型依戀,迴避型的人則總是貶低愛情,喜歡游戲式的親密關係,但正因為如此,痴迷型的人很容易被迴避型的人所吸引。因為,在和迴避型的人交往的過程中,那種若即若離,時常讓自己焦慮不安的感覺是生動而熟悉的,即便這會使他們感到更不適和焦慮。他們也很容易陷入「依賴共生」(codependency)的關係之中。

在亞洲地區,不安全型依戀比安全型更多

在 Hazan 和 Shaver 的研究中,安全型的人佔人群的 55%,迴避型(包括恐懼型和疏離型)佔 29%,痴迷型的人佔 16%。因此,以往的研究一直都認為,安全型的人佔人群的一半以上(Hazer, 1987)。(推薦閱讀: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型態!用心理學找回感情安全感

但 2008 年,新的研究發現,在美國的數據中安全型的人超過 50%,但在其他國家並非如此。David P. Schmitt 針對 56 個國家的樣本數據(來自 the International Sexuality Description Project,不包含中國數據)進行了分析,發現在歐洲、美國以外的大部分地區,特別是南亞、東南亞地區,安全型依戀的人數都不到 50%(Schmitt, 2008)。

依戀類型受哪些因素影響,是穩定不變的嗎?

在前面我們已經說到,與天性(基因、氣質等)相比,照料者的對待是嬰兒依戀類型形成的關鍵因素,而這種影響會一直延續至成年。Russell A. Isabella 通過對嬰兒出生 1 個月、3 個月和 9 個月時母親表現的記錄,及嬰兒成年之後的依戀類型比對,發現母親對新生兒的行為幾乎可以用來預測成年後的依戀類型:那些母親表現出更敏感的回應、更少的拒絕的孩子,會更多地發展為安全型;反之,嬰兒則會更多地發展為不安全型。(Isabella, 1993)

荷蘭學者 Dymph Van den Boom 等人的研究還發現,即便嬰兒的天生氣質偏向焦慮、敏感、易怒,母親仍然可以通過高回應度、高可及性的養育過程對其造成影響。如果母親在嬰兒出生的第一年,就在嬰兒需要的時候對其表現出更多的注意與回應,那麼從第二年開始,嬰兒就會表現出自信心提高,安全感增加。並且這種效應在長期仍然發揮作用,他們今後在與同伴玩耍時也會表現出更多積極的互動。(Boom, 1995)。

但同時,依戀類型也被發現會受到成年後的經歷(主要是親密關係經歷)的影響。2001年,Ann P. Ruvolo 等人對 301 對伴侶的戀愛過程進行了跟蹤。在他們第一次被評估依戀類型、衝突迴避水平之後的 5 個月,他們被要求報告關係的現狀並重新評估依戀類型。結果發現,經歷了關係的破裂、分手後,男性和女性都會更偏向不安全型;複合則會使他們更偏向安全型。(Ruvolo, 2001)

這也意味著,成年人的依戀類型是可以改變的。

依戀類型如何改變?

安全型的人更容易健康、生活得更幸福、更可能獲得穩定的親密關係,幾乎已經是共識。那麼,如果做完我們的測試,發現你是不安全型中的一種或兩種,怎樣才能改變成安全型?以下幾種途徑可能會有所幫助:

1. 設法理解你的過去,給你過去的經歷賦予意義。理解過去有很多種方法,比如建立起對自己過往經歷的連貫敘述,這會幫助你理解,為什麼你的童年經歷在今天依然發生著影響。這個過程可以在諮詢師的幫助下完成,也可以用寫作的方式來進行梳理。只有當你找到自己的羞恥感、低自尊、不安全感的根源時,你才有可能修復它們。

2. 找一個安全型的伴侶,和他建立起長期的戀愛關係。一個能夠讀懂你的需要、用成熟的方式對待你的人,也能夠幫助你讀懂自己和改變自己。(如果你實在找不到,也可以找一個長期的諮詢師。)對於不安全依戀類型的人來說,安全型的人也許會在一開始接觸時讓你覺得「很無聊」,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有所改變,那麼第一步也許就是忍受這種無聊感,給對方和自己更多接觸的時間和機會。(推薦閱讀:沒有人天生有安全感,一輩子的「安全感」練習

3. 痴迷型的人需要學會對自己更負責,而迴避型的人需要學會對伴侶更負責。這就能夠帶來更健康、更獨立的關係,而不是一方過於依賴,或者看似獨立的虛假的自給自足感。

4. 了解自己和伴侶的依戀類型,然後坦誠地與對方溝通一些自己的內心戲,向對方解釋自己的行為、情緒背後的想法。無論何種依戀類型的人,都要理解,愛的語言從來都不是通用的。每個個體都會有自己獨特的一套「語言」,同一個行為,由不同的人做出來,代表的意義可能截然不同。

每個人都不能強行用自己的語言去解讀對方,並要求對方以自己的語言來表達愛意。比如說,對有的人來說,是否立刻回信息和愛的程度有關,但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兩件事的確無關。而同時每個人也要願意去體會和理解對方的語言,願意學著至少在一些時候用對方的語言去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