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幽默感來自對人生的絕望,期待用笑趕走傷悲。喜劇演員金凱瑞深刻告白,面對憂鬱他用色彩走出陰霾:「我不知道畫畫教會我什麼,但我知道它讓我自由!」

久未出現在螢光幕前的金凱瑞,近日發布了一部〈I Needed Color〉的紀錄短片,自述他如何透過繪畫走出生命低潮,重新體會並享受活著的滋味。

如果說「出來跑總是要還」是一種世間質量守恆定律,是不是就能解釋為何優秀的喜劇演員身後,總有著藏不住深深的抑鬱悲傷呢?周星馳如此,羅賓威廉斯如此,金凱瑞也是如此。金凱瑞曾在報導中透露,小時當會計師的父親突然失業,16 歲的他輟學去當工友,全家住在貨車上居無定所。他練就一身搞笑本領,其實是為了逗當時重病的媽媽開心:「我的幽默感來自於絕望。」

10 多年前他曾罹患憂鬱症,在當時女友珍妮麥卡錫的陪伴下,才逐漸康復。二人分手後,他身邊女友一個換過一個。加上近幾年演藝事業下滑,主演的電影票房反應不佳,無論感情或事業都變得更加頹唐。2015 年,他剛分手的前女友凱瑟琳娜懷特疑似因藥物過量身亡。之後好一段時間,他從螢光幕銷聲匿跡。(推薦閱讀:【小鬱亂入專欄】被污名的失能病症:全球有 3.5 億人罹患憂鬱症

直到三週前,金凱瑞在頻道公布了一段由 David Bushell 拍攝的〈I Needed Color〉紀錄短片。原來這些時間,他都沉浸在創作裡療傷,讓色彩走進自己的生命,然後重新找回活著的動力。他在這支影片裡,如此自剖他的內心世界(摘譯):

生命會選擇了你去做某件事,你可以選擇不做,可以選擇打安全牌,但你人生的志業最終還是會選擇你。

當我開始大量繪畫的時候,簡直像著了魔,家裡根本沒空間走路,到處都是畫作,變成家具的一部分,我把它們當桌子在上面吃東西。還記得在紐約,某個蕭瑟的冬天清晨,我環顧四週,一瞬間突然覺得沮喪無比,我決定讓色彩走進我的生活。

你可以從我的畫,看出我喜歡的顏色,看出一些些我內在的黑暗,看出一些些我對光明的渴望。

現在是凌晨五點,現在有一點進展了。這個小東西(雕塑)真的很酷,你真的很難得知雕塑或繪畫完整的意義,你以為你知道,一旦開始創作某個作品,一年後才發現原來是那幅畫在告訴我,該如何去理解一年前的自己。(推薦閱讀:《人生啊,歡迎迷路》九歲過動症插畫家的異想世界

我小時候,有一半的時間在客廳表演給大家看,另一半時間獨自待在臥室裡,寫詩,素描,我不是那種會把「回房間不准出來」當作懲罰的小孩,我的房間對我來說就是天堂,我很樂於獨處。

我總是在素描,但不常用顏色作畫。6 年前,當時我還在努力修補破碎的心,我突然決定:要不,就來畫畫吧。

當你的心陷在愛情裡,就像在無重力環境下飄浮;但一旦失去那份愛,你就得重新進入大氣層,過程可能會很痛苦。你從一顆分子上跳下來,尋覓另外一個,被拒絕了只好自爆。直到你找到另一顆在做同一件事的心,才能著陸,冷卻,然後再度開始飄浮。(推薦閱讀:致失戀的 13 部電影:每一次的相愛,都有意義

我不知道神是否真實,是否存在,或祂的意義是什麼,但我希望看到我畫的耶穌像的人,能感受到神的目光,並且知道祂全然接受你的存在,我希望祂能透過這幅畫凝視著你並療癒你。

我不知道畫畫教會我什麼事,但我知道它讓我自由,不被未來束縛,不被過去束縛,不悔恨,不憂懼。你內在的某個聲音一直在述說某個故事,我相信你所見所聞的每件事物,都在對你說話。

無論是表演,繪畫或雕塑,重點都是「愛」,我們想表現自己,並且希望被接納。我喜歡活著的感覺,藝術就是活著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