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看《神力女超人》,建構一種新的語言與當代社會對話。打破男性本位思考的世界觀,我們期待,開放未來更多的女兒,來寫自己的英雄敘事。

《神力女超人》以神之名降落人間,DC 第一部超級女英雄電影,沒有悲慘童年敘事、沒有精神病如宿疾般糾纏,女英雄黛安娜近乎完美地誕生了,她在原著裡被勾勒成為正義、愛情、和平與性別平等而戰的女英雄,有人嗤之以鼻地問:「DC已經慘到需要愛情動作片來拯救了?」,粗略的透露「男性英雄的愛情」更為高尚的意識形態。

蝙蝠俠與超人都能愛人,唯有女超人不行。好像女超人愛人就會有失專業,男英雄愛人則會助攻升級。

在觀影《神力女超人》的過程裡,如果過份以性別視角賞析很吃力,如果只以劇本與剪接角度談論節奏又有點像抓小辮子。對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為背景的電影時空,要針砭其性別意識太過嚴厲,不如我們看看這部電影幾點挺有意思的的橋段,以期盼未來有一天,我們談論《神力女超人》可以試圖去掉那個「女」字。

黛安娜好美啊!歡迎你看我的身體也欣賞我的腦袋

幾個好友看完電影,脫口都是女主角正的難以忘懷。蓋兒賈多特能打能鬥,拍攝時還帶著五個月的小肚子(後製馬掉了)。人們說這位英雄很不科學,或許是我們心裡並不信任一個女生可以又正又有力量。

黛安娜初入倫敦,人們裹著大衣與紳士帽,只有她一身黑袍,差點褪去的舉動嚇壞男主角,對黛安娜來說,身體與自然共存,她是在草皮與藍天下的打鬥訓練中成長的,天堂島上女人自成一國無需「抗拒凝視」,因為她們的凝視沒有惡意。黛安娜身上貼身的衣服不刻意強調性徵,過去漫畫版與電視劇將女超人刻畫成性感尤物:爆乳、細腰、火辣。蓋兒賈多特詮釋的女超人憑什麼請觀眾來觀影?電影以「有一種性感無關布料」的視角來說服觀眾,黛安娜之所以受人喜愛,是因為她結實的肌肉、燦爛的笑容、天真的心,她每一份「來自心力與體力」所激發出的潛能。

這樣刻畫女力的方式或許單一,但也初步走出了影迷們進戲院想用肉眼享受肉體的途徑。你也可以觀察黛安娜在劇裡非常樂意接受人類對她的讚美,她不會因為別人的評價改變自己的穿著,因為她非常有自信自己身體做自然的樣子。(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性感尤物夠不夠女力?被聯合國開除的神力女超人

導演試圖建構一個陰性凝視的世界觀,在天堂島,女人與女人之間的互動無需跨越男性的語言,不必反色情不必拒絕物化。實際了法國女性主義者蘇西提出的陰性書寫概念:「女性必須超脫於男性主導的情慾論述,並且創造屬於女性的陰性語言,建立自己的主體性」。

男人被排拒在外,女性建構她們自己的情誼與社交網路,於是在天堂島,安提厄普阿姨肩上的傷疤不是罪,而是加冕;女戰士的馬甲線不是為了得到認同,而是為了戰鬥。她們凝視彼此的力量,歡迎彼此身體的各種曲線。女人不只是父系裡等待支配的照顧者,不只有性功能取向,她們的實踐力豐沛並且期待被社會肯認力量。


(圖片來源:來源

當父系入侵母系:如果女人不是第二性

黛安娜的母親假借女媧之名以黏土捏造了她,黛安娜在這樣的邏輯下成長,沒有人性的情根,亦沒有對性的欲求,黛安娜對情慾的認識來自一套完整的性學論文,論文歸納女性要愉悅無需男人,男人只是繁衍的工具。在這裏黛安娜養成了一個十足樂觀的腦袋,她滿腦子只有正義正義正義,或許那是宙斯在她身體留下的細胞,宙斯在人間神壇留下許多後裔,而後裔黛安娜是下凡的女兒,不只神性,還有了人格。開始懂得愛,懂得恨。

男主角史蒂夫因逃難誤闖、墜機在天堂島海上,隨後大匹的軍人船艦突破的天堂島屏障的薄霧,女性的聖潔之地被無禮的進攻侵犯。亞馬遜女戰士們初見男人,便是殺戮,黛安娜也終於面對了母親口中的「戰爭」,最小的戰爭,都是從「不同」開始,男女有別、短兵相接,女性們以手縛之力戰勝了拿槍的男人們。她們不只是一兩年的兵營訓練,積年累月嚴峻的戰士體能養成,女人有足夠的能力去抵禦男性的壓迫。


(圖片來源:來源

史蒂夫入了亞馬遜族的澡堂,他是這島上唯一的男人,黛安娜往他的裸體瞧去,好奇的不是他身上的器官,而是地上的一隻錶。在這裏,黛安娜生命開始有了新的啟示,史蒂夫說明人類倚靠時間度過每一天,黛安娜不敢置信,人類必須被一只這麼小的東西決定自己要做什麼。在他們逐漸發展的關係裡,黛安娜不能明白時間之於人類的珍貴,她也難以體驗女人因為有限時間必須屈從父系結婚生子的單一選擇。(同場加映:只要孩子,不要戒指?女人不婚生子的選擇

黛安娜:「一般人結婚之後,真的會相守長久嗎?」

史蒂夫:「通常不會。」

黛安娜:「那他們幹嘛結婚?」 

電影演至片段,影院的人都笑了。亞馬遜人不必婚姻也能維持關係的忠誠,地球人視婚姻為終生大事,延伸出繁衍、順從、維繫家庭的法則,女性在真實世界的困境,對從未活在父系社會裡的黛安娜來說特別荒謬。天堂島的女人們彪悍果敢,與世界運行兩套秩序,當英國女人在爭取投票權,亞馬遜族則是用搏鬥捍衛自己。不禁讓我們想像,如果女性不再是「第二性」,我們會活成什麼樣子?(推薦閱讀:期待新時代的女性領袖!《女權之聲》:抗爭,是為了更好的活

弒母的成長之路:通過自己,完成自己

「這是關於一個女孩從小在被過度保護的環境中成長的故事,她因為長期與世隔絕,所以反而對外面的世界特別好奇,想要成為人生的主宰,尤其是體驗人類的生活。」導演說過,黛安娜無比純真是有道理的,她的杜絕她變得更強大,她想把黛安娜養成公主,只可惜黛安娜只做戰士。

黛安娜在自己的成長過程中從來不是乖巧的孩子,她透過不斷地推翻母親來強壯自己,違背母親的指令去學習戰鬥的技巧。當她的母親告訴她你該做溫柔的孩子,安提厄普阿姨不斷地用搏擊告訴黛安娜「你比想像中更強大」;當她的母親隱瞞孩子身世害怕孩子離開,安提厄普阿姨在死前指引黛安娜該去尋覓自己從哪裡來。


(圖片來源:來源

母親害怕女兒變得太強悍,會遭來邪惡力量的覬覦。「她越強大,他就越快找到她。」,這種觀點亦很像我們生存的社會,實施「女性自我保護手段」,防止女孩繼續受傷害。母親不斷地想削弱黛安娜的力量,直到在黛安娜決定離開島上時母親說:「人類並不值得你保護。」黛安娜很是天真,她說什麼都不做才會後悔。黛安娜的愛超越了族裔,不只為同類戰鬥。

女主角蓋兒賈多特曾說:「男人與男孩成長,他們總是有超人跟蝙蝠俠可以瞻仰,強壯的男性角色,而我們(女生)卻沒有那樣的指標人物。」她繼續說,「我們有著這麼多的公主。我們沒有一個非常積極且強壯的人物。我想這真的很棒我們終於能夠描繪這位美麗又具代表性的角色的故事。而這不只對女生很棒,對男生也同樣如此。」

黛安娜通過一次一次對母親的背叛完成了自己。像第二波女性主義對第一波女性主義的宣示,像第三波女性主義追逐第二波而來。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我們都在選擇該時空能存活最好的方式。

母親是她的政治覺醒,亦是她的反認同,在這裡也可以判斷黛安娜是一個意志超乎堅定的女性,在心理學上母親是女兒的「重要他人」,對一個小女生而言,母親是第一個女人的模型。只是比起獲得母親的愛,黛安娜野心更大,她不必通過母親這面鏡子來完成自己。母親身上有依戀孩子的痕跡,她必須推翻母親世界的秩序,才能找到自己的。(延伸閱讀:女性主義壞女兒:凱蒂洛菲的少女世代叛逆

愛情不必永永遠遠:重點不在值不值得

黛安娜帶史蒂夫逃離了安逸之島,史蒂夫帶她入世,她穿起俐落軍服式女裝,屏棄萬惡的束胸,他帶她東奔西走的旅途中觸發了愛情。相對於這個世界的真相,史蒂夫似乎是一個太好的男人;而我認為相對黛安娜,他還有許多不足。史蒂夫在眾人面前說明黛安娜是自己的秘書,黛安娜魯莽時他表現得像個父親,試圖教化她、馴服她。


(圖片來源:來源

史蒂夫對世界有大愛,但他仍是會犯錯會失足的正常人,他像是英國教育出來最傳統的那種紳士——結婚以後才可以生小孩、沒戀愛不能牽手。黛安娜的粗線條默默破除了他的貞潔魔咒,在黛安娜的故事中,拳拳到肉的正義才是要是,相愛是美好但短暫的點綴。然而史蒂夫不只是花瓶,他在劇情中幫助黛安娜認清了自己的一意孤行,與善惡的模糊地帶,甚至是在緊要關頭喚醒黛安娜神格的觸發器。

「重點不在於值不值得,而在於你的信念。」

這句話是史蒂夫留給遺世的墓誌銘,也像是他們關係最好的寫照。愛情不必永永遠遠,他們倆相遇有使命必達,不是女超人拯救了世界,而是拔除性別與族裔的標籤,共同努力,才能看見明天。在片中男主角的「犧牲」並不會令女性大快人心,正如女性期待的不是反抗父權,而是共同解決問題。(推薦你看:《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告別父權的長路

然而真正的答案是愛與正義嗎?或者我們能在電影之路,試圖找到更多解答。

愛情始終是英雄電影的套路,所有傷痛與死亡都導向同一和解之路,或許這也是所有英雄公式電影可以思考的地方,當代的和解越來越難。有人認為《神力女超人》是對男性英雄電影的一擊,但我認為這不是顛覆,而是企圖創造性別世界的共同語言。

《神力女超人》是 DC 第一部女英雄電影,黛安娜正在創造的女孩們新的夢想。我也貪心的想像,未來的黛安娜們,能否走出自己的英雄姿態,我們有沒有能力打開「英雄」的定義,開放更多人來詮釋自己,定義什麼是有力量的、偉大的。

不是每個人都有舉起一部車砸向神祇的力氣、不是每次愛的口號都能化解世界的悲傷,身為當代正在實踐的黛安娜,你,妳,你,都該善待自己不輕易被撼搖的獨立思考,保有超級英雄一般堅定的信念,無論你的「力量」柔軟剛強,你能用你懂得的方式,去做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