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裡頭有一句話很經典,「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子,只是多數的人忘了。」由岡田尊司出版的新書《人際過敏症》中分析當代人活得辛苦的原因,並提到《小王子》作品中透露著強烈的對大人的不信任,作者聖修伯里的 ADHD 症狀,替他打開了另一片星空。(推薦閱讀:

「發展障礙」是風險因素

引發人際過敏症還有其他的因素。由於遺傳,神經過敏,或是容易焦慮不安,不擅長溝通,執著性強而欠缺柔軟性,無法順利與周圍的人協調的話,風險就會增高。這種狀態的代表,就是自閉症光譜或注意力缺乏/過動症等,所謂的發展障礙(也稱為神經發展障礙)的情形。

這些發展上的課題容易產生引發人際過敏的理由,雖然也是來自這些個體本身的特性,但也是因為若有這樣的特性,往往會被周圍的人看成「異物」,而遭遇到虐待或霸凌、被同儕排擠等經驗。(同場加映:

只是,即便同樣是因為遺傳、天生的因素,也會由於當事人面臨的不同境遇,有些人會有嚴重的人際過敏,也有人可以免除。依附情感的穩定性被認為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緩衝這些不利因素,但相反的若有依附障礙,則人際過敏的發作風險就會加倍。

自閉症光譜與孤獨的夢想家

自閉症光譜是指有自閉症或與自閉症擁有共同特徵的症候群,神經過敏、受到規律的行動與興趣束縛的傾向。因為跟他人很難有相互且柔軟的交往,有人際關係或溝通不良等特徵。(同場加映:

在出生後就很難與人視線相交,表情或反應有貧乏的傾向,通常在出生後九個月左右起被發現。母親再怎麼用指頭引導他的視線,企圖吸引注意,他也不會去看。「共同的注意」與共同的興趣相關,會更進一步發展到心情的共享,因此若無法與他人有共同的注意,就很難產生生興趣或心情的共享。

通常滿四歲時,就會培育站在對方的立場推測對方心情的「心之理論」的能力,但是自閉症光譜的孩子在這一點上緩慢許多。即使長大了,也無法順利與人分享興趣或心情。跟不上周圍人關注的東西而被拋下,因為不瞭解對方的心情而有白目的反應,很多時候明明沒有惡意卻造成別人的不愉快,導致身旁的人憤怒。

自閉症光譜是因為各種因素引起的症候群,遺傳的因素也很多種。有些是與形成依附關係很重要的催產素其受體遺傳基因突變有關,也有些被認為是抑制焦慮或興奮的 GABA 這種傳導物質的受體遺傳基因的突變有關。也有些是以其他的遺傳基因突變而產生社會性失樂症(跟他人相處很難感覺到快樂的體質)為基礎的。

只是,之後會敘述的盧特(Michael Rutter)等人的研究,發現這與「因顯著的忽略所造成的自閉症光譜」會產生很難區分的狀態,於是環境因素的角色也被重新看待。

有很多是因為父母有同樣傾向,於是在養育上大多是無自覺的忽略或沒有同理心。也就是遺傳因素與養育因素造成相乘效果。

不論什麼原因,自閉症光譜的人神經過敏且非常焦慮,共同點是跟人在一起的痛苦多於喜悅。此外,對他人的視線活動或表情、動作等社會性訊號(成為線索的訊號)的反應或因應性也較弱。

對自閉症光譜的人來說,周圍的人用心電感應在談話就像是超能力一樣。自己只能理解用明確的語言所說的話,但周圍的人卻用一瞬間的眼神或言詞中微妙的抑揚頓挫、些微的動作交換彼此的暗號。理解這種微妙的差異對他們來說是最困難的事。(推薦給你:

所以他們會感覺到與人相處惡劣的感覺多過愉悅,很容易遭到孤立或排擠。被看成是我行我素也罷了,還容易被看成很自私、沒有協調性、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等誹謗他們。

對於興趣或心情的共享非常棘手,就是被周遭人看成「異物」的主要因素,這一點已經如前所述。由於受到周圍人的拒絕或責難,而深深種下對他人的抗拒感或恐懼感。如此一來與他人相處變得焦慮且痛苦,更難以與人分享興趣與心情,惡性循環一再重複,漸漸形成人際過敏症。

小王子對大人的不信任

以《小王子》及《夜間飛行》等名作聞名的安東尼.聖修伯里,終其一生都顯示出強烈的 ADHD 特性。

幼年時就完全不穩定,很不安分的動來動去,是個讓人束手無策愛亂來的孩子。他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碰過的東西都會壞掉,就算沒弄壞也會弄髒,是愛惡作劇的孩子。他在五個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而且父親在他三歲時就過世了,母親又寵壞了他,把他養育成一個完全不受控制的孩子。(同場加映:

雖然被送到紀律嚴格的耶穌會系學校,但是他注意力散漫,很不懂得整理東西。笨拙且不安靜的他成績也不好,被當成問題兒童,這使他更加反抗。他後來明明去駕駛飛機,但其實他當時運動神經遲鈍,跳舞也很差,腳踏車也騎得不好。

母親想為自己完全不能適應的孩子盡力做些什麼,因此也考量他本人的意思,把他轉到瑞士學風自由的學校去。在那裏,少年重生了。成績提高,在文學上覺醒,表現出在詩與素描上的才華。在學科中最擅長的是法語,即便如此後來的世界級作家所寫的文章,曾經也是錯字連篇。

十二歲時,一個體驗決定了他的人生。他迷上當時開始受到注目的飛機,是因為在出入飛機倉庫的時候,別人讓他實際乘坐了飛機。話雖如此,當時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試坐的三台飛機中有兩台飛不了多遠就會墜落,畢竟不能說是安全的交通工具。但是他卻無法忘懷當時的感動。他以海軍菁英學校為目標卻遭受到挫折,在二十一歲時服兵役,就選了航空隊為志願。然而要成為獨當一面的飛行員,在當時並非易事。母親於是花費鉅款,付出高額的訓練費用讓他在民間的航空公司受訓。

好不容易取得飛行員資格,他一心只想開飛機,輾轉尋求機會。但是他本來就是一個注意力不集中且笨拙的人。所以也曾經發生致命的操縱失誤:在剛剛離地後就從九十公尺高空墜落,飛機損壞,傷勢嚴重。即便如此,他還是為了尋找飛行員的工作,在全世界流浪。他主要操縱的是郵務飛機。在北非的沙漠或大西洋、南美的安地斯上空孤獨的飛行對他來說,都比在巴黎的社交界或都市中生活更強烈地吸引他。

他所寫的「人生當中唯一遺憾的事,就是長大成人」。他跟許多 ADHD 類型的人一樣,永遠無法忘懷那顆天真爛漫的赤子之心。對他這樣的人來說,充滿欲望的成人世界,或許真的不是一個很舒服自在的居所。

聖修伯里也沒有什麼異性緣。第一位與他訂婚的路易絲‧德威爾摩蘭後來悔婚,而他後來的妻子康斯耶羅非常浪費,也不能說是位誠實的女性。他後來也漸漸對妻子失去關心。為了逃避因為意外造成的腰痛後遺症與全身疼痛,他慢慢開始對酒精上癮。晚年他常說想為了祖國而死,再次開飛機是他活著唯一的希望。在他心裡的某處,或許是為了逃避人際過敏,才會一直嚮往著天空。

每次都撿回一命,運氣很好的聖修伯里,他乘坐的飛機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地中海上空失去了訊息。(同場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