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婚姻是人生的必選題嗎?結了婚以後,你的人生還是自己的嗎?多少人半牽半就過了一輩子、多少人走過紅塵才知道,原來老伴最好?愛情與婚姻,沒有標準答案,你的故事版本會是哪一種?(推薦閱讀:

結婚,要找個能一起過日子的

「彪,在嗎?」

「怎了?你說。」

「朋友正在鬧離婚,我勸了好久勸不動。我最後跟她說,我找彪公子跟你聊聊好嗎?她說好。你有空嗎?幫我跟她聊聊好嗎?」

在我正要上床跟老劉纏綿的深夜時分,接到朋友傳來的消息。感覺很緊急,我只好讓老劉先睡,犧牲「今日高潮」的時間,打開通訊軟體,看看朋友的朋友是什麼情況。

原來,兩人結婚兩年,女方認為個性超級不合,強烈想要離婚。

「既然個性超級不合,當初為什麼要結婚呢?」我問。

我一直很難理解那些在一起多年,最後卻因為「個性不合」而分開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個性不合」實在不難發現啊,為什麼總有人會一年拖過一年,拖著青春溜過了白頭,拖著人生將就到盡頭,甚至拖到最後只是一場空?

「因為那時家裡一天到晚催我趕快結婚,我也只想趕快離開家裡。」她說。

的確,有些人會把結婚當作另一種形式的「逃避」,讓自己從當前極度不滿意的現況,倉皇逃至另一個毫無準備的階段,認為只要能夠離開現狀,就是一種解脫。

「嗯,那你盡快離婚吧!」我回應。

「啊?」她大概對我這種勸離不勸和的風格很是詫異,所以打了一個大問號。

「我說,離、婚、吧!你一開始對婚姻的觀念就不正確了,又怎麼會遇到對的人呢?」(同場加映:爸爸給兒子的婚姻箴言:結婚,不是只為了你一個人

結婚不是人生唯一的選項

結婚對我來說,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人生中的選項。

這個選項不一定是必要的,因為人生還有其他太多的選擇。藝人范曉萱曾經在某段專訪裡說過:「子宮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器官。」甚至表示想要摘除子宮,一勞永逸。這雖然只是她自己的不孕宣言,但我卻覺得她勇於表達這樣的想法,非常勇敢。我們都被傳統的家庭觀念綑綁太久,總認為不管男人女人,最後都必須結婚生子,人生才算完整。

於是你會看到不少因為結婚而結婚、過著痛苦日子的案例。尤其「相愛容易相處難」,走進婚姻就像走進墳墓,現實面的各種問題如浪潮般席捲而來,光是辦結婚這件事,就有人會吵到連婚都不用結了,更別說之後還要面對婆媳問題、孩子的教育問題⋯⋯不信你看看自己身邊,有多少人是在婚姻裡劍拔弩張的?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婚姻即使可以像是談戀愛,但本質上它仍然是一種生活,需要經過磨合、溝通、包容、退讓、知足,以及降低自我原則。

戀愛簡單又輕鬆,僅是兩個人的事;婚姻則需要更多力氣去經營,而且是兩家人的事。對戀愛對象有所不滿、屢次溝通無效之後,你可以輕鬆拍拍屁股跟他說掰掰;而跟你一起步入禮堂的那個人是立下誓約的,可不能隨便秒買秒退!

既然結婚生子那麼痛苦,為什麼它會是人生必須經歷的過程?為什麼我們不能選擇更快樂的方式過活,而非要遵循傳統框架,過著苦不堪言的人生?如果一個人能幸福,為何要兩個人痛苦?如果不能一加一等於二,為什麼要讓自己變成負一?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為結婚而結婚,即便將來有可能因為大齡而乏人問津,或被貼上「敗犬」標籤,我也不要因為他人的眼光,而找個得過且過的婚姻。

因為,這是我的人生啊!不管結不結婚,人生的路,我還是必須自己來走。旁觀的三姑六婆都只是出一張嘴,說一些不知道是「建言」還是「賤言」,她們對你的指手畫腳也只是為了調劑自己無聊的退休生活⋯⋯回到家之後,她們面對的,其實是自己抱怨連連的人生。

對於婚姻,你準備好長期抗戰了嗎?

你可能覺得年紀到了,所以就該結婚;交往時間夠久了,也該給對方一個交代;或是父母催得急,你不想讓他們失望;不想當個檯面上的敗犬魯蛇,所以你覺得將就也無所謂,也許生了孩子一切都會改變。

但是,在走入婚姻之前,你確定自己是準備好的嗎?你確定自己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了嗎?還是你其實不知道應該準備些什麼?或者說,對於婚姻,你根本心裡還有許多疑慮;更甚者,你也許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

朋友的爸媽最近吵著離婚,讓朋友感覺很頭痛,重點是,他們已經結婚三十年了。這個數字讓我當場笑了出來。「都結婚三十年了,怎麼可能這時候鬧離婚,一定只是吵吵嘴,過幾天就好了吧。」(同場加映:夫妻的相處之道!把心裡的感受說出口

朋友很苦惱,說他爸媽已經吵到分居兩個月了,而且互不理睬。我感到不可思議,詳細詢問原因。他說,因為兩人不適合,從頭到尾就不適合。從小,他爸媽就經常吵架,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們為了要不要換馬桶蓋而大吵。

「換不換馬桶蓋也能吵?」我太驚訝了。

「我爸覺得馬桶蓋壞了就應該換,但我媽覺得只是旁邊有個裂縫還能用,根本不用換。」

「重點是,我媽因此覺得我爸很會亂花錢,而且都花她的錢。那時候我媽的薪水比較高。」

「然後你爸因為被你媽這樣講,覺得面子掛不住,於是大怒?」我推敲劇情。

「沒錯。但我爸也認為若不是我媽自己愛買名牌,家裡也不會連換個馬桶蓋都有困難。」朋友無奈地聳聳肩。

「這樣互相指責,的確是大忌啊!而且很明顯的是,他們的價值觀根本完全天差地遠!這樣還能結婚三十年,只能說這是真愛!」我說。

「應該說,他們根本是互相折磨三十年!我從小看到大,感受還能不深刻嗎?」朋友說。

一句,倒是把我從「這是真愛啊!」的美麗夢幻中敲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