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菁英主義盛行,不僅留學風氣興盛,國內更對於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及延世大學這三所「SKY大學」有著名校迷思,人生的成功與否都建立在大學學歷。韓劇「愛在哈佛」更是進一步探討了這樣的情結。(延伸閱讀:凡事都要求快!韓國人高速進步背後的不快樂

 名校迷思與精英主義:超競爭社會

韓國有一種特殊現象,就是課後補習風氣相當盛行,而且不像台灣補習大多集中在英文、數學等學科。在韓國,若不上補習班,表示父母對子女教育不重視,那是一種嚴重的失職。

選舉時,候選人大都會語氣謙卑地說:「懇請惠賜一票,我的當選,就差你這一票。」但是在韓國,候選人卻反而會自信滿滿地說:「我已經贏了,你投票給我,就是投給勝利者。」

在還沒有投票之前,韓國人就認為自己已經贏了,這不但是浮誇,也是一種莫名的自信,而這種自信,是因為韓國人一向不喜歡輸的心理作祟。因為在韓國,輸了不但無顏面對親人,還可能是民族的奇恥大辱。

而韓國人不喜歡輸的心理,其實還可以從他們對教育的態度看出來。韓國人有多麼重視教育呢?我們可以參考每年韓國大學聯考情形,在這場決定學生未來的大考當天,韓國幾乎舉國嚴陣以待,不但原訂的軍事演習必須延後,市區也會全面進行交通管制,航班起降時間也要隨之調整,以便讓六十多萬名考生能夠順利抵達考場,並在無噪音干擾的環境中應試。

打開韓國的電視台,有關小孩教育的節目更是琳瑯滿目,其中一個名為「Super Kids」的益智節目裡,外國主持人全程以英語提問、評論,參加節目的全是小學生,他們年紀雖小,但英文聽、說能力卻如同母語般流利。有些韓國家長更把孩子送去外語學校就讀,目前光首爾地區就有將近二十所全外語高中,要進去還得通過嚴格的英語考試,錄取率比大學聯考還低。而根據統計,韓國家庭平均把所得的五○%投資在孩子的教育上。

此外,在韓國還有一種特殊現象,就是課後補習風氣相當盛行,而且不像台灣補習科目大多集中在英文、數學等學科,韓國學生課後補習的項目相當多元,包含國際情勢、心理學、程式應用、辯論、珠算及基礎科學,其主要在於強化自己的弱項,以及拓展本身的知識範圍。在韓國,若不上補習班,表示父母對子女教育不重視,那是一種嚴重的失職。(同場加映:你真的幸福嗎?忙碌的意義

鐵血教育背後的憂鬱

但是,韓國人對於教育的理念,其實跟一般時尚少女崇尚名牌精品的心態並沒有兩樣,名牌(名校)及舶來品(海外留學),是他們追求的兩大目標。

首先是韓國人的海外留學風潮,最近大家都在說,台灣的大學生滿街走,而在韓國,卻是有海外留學經驗的學生滿街走,而且韓國人深信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因此,每位韓國家長幾乎都是不計任何代價要把小孩送出國,學理工到美國、學藝術的到歐洲、學習中文到中國大陸,家庭環境好的送到歐美及日本,家庭環境較差的也要送到印度、東南亞。

這使得韓國雖然只有區區五千萬人口,但是韓國的留學生人數,在世界各國卻都是名列前茅。例如目前在美國大學留學的韓國學生人數便有將近九萬人,占美國境內外國留學生總數的一三.五%,若除以人口數的話,比重是最高的,不但超越日本與台灣,也凌駕印度與中國大陸。而且韓國人極度迷信長春藤學校,也唯有就讀長春藤學校,回國之後才有好的出路。

另外,韓國企業也不落人後,最近在韓國品牌席捲全球的浪潮下,韓國大企業也紛紛與世界各主要大學進行產學合作,將自家員工派到該大學學習當地語言,並取得經營管理學位,一方面透過學習了解該國的風土民情,同時也進行市場調查,四年之後,便成為大企業派駐該國的主力幹部。由此可見,韓國的留學風,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例如在我任教的政治大學,韓國留學生及交換生的人數,一直是外籍生當中最多的,而在我的指導學生當中,便有一位韓國籍學生,他取得博士學位之後,由於他同時會韓文及中文,又了解韓國的民土風情,因此很快地便被台灣一家大企業網羅,從事負責韓國市場的業務工作,他認為與其留在韓國面臨激烈競爭,海外留學似乎是就業的另一條終南捷徑。

反觀最近這幾年,在習於養尊處優及害怕吃苦的心理下,台灣海外留學生的人數急遽下降,這不但讓台灣的大學生缺乏國際視野,也讓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大幅降低。就現實面來說,我們和韓國之間的差距,並不只在產業競爭力,還有人才的國際競爭力。

其次是韓國人的名校迷思,在教育立國的政策下,韓國跟現今的台灣一樣,各式各樣的大學林立,高中生進入大學的比例也將近百分之百,而韓國的大學生雖然滿街走,但是要擠進所謂的「SKY」(以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及延世大學的首字母組合而成)窄門,卻是難如登天。

韓國社會曾經流傳一句諺語:「從排名第一的首爾大學畢業生,就算開家小吃店,生意也會相當火紅。」在這種名校迷思下,每位家長都會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小孩進入「SKY」,未來才能一飛衝天。

然而韓國的名校迷思,並不只是天下父母心的一種特殊現象,就連韓國的企業也有名校迷思。根據統計,韓國一般大學生的年薪約為二千四百萬韓圜,但如果是「SKY」的畢業生,年薪卻可高達四千萬韓圜,幾乎是普通大學畢業生的兩倍,而在這種差別式待遇的社會風氣下,助長了韓國人對於「SKY」的追求,所以在許多韓國人眼中,唯有進入「SKY」,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

這種名校至上制,在韓國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第一個現象便是「七月自殺潮」。許多高中生因為無法考上「SKY」,在七月的大學聯考放榜之後選擇輕生,這讓韓國年輕人自殺率始終居高不下。其次便是「家庭的矛盾化」,在父母的過度期待下,使得子女的壓力無處發洩,造成親子之間的緊張關係,之前便有一名韓國的高三學生,因為父母無止盡的日夜強迫補習,在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之下竟然失控殺害自己的母親。

而在二○○七年韓國總統李明博上台之後,便極力想導正韓國這種「名校膨脹論」,李明博自己本身只有高中夜校畢業,靠著半工半讀,他白天工作,晚上念書,直到日後到現代重工服務時,才考進高麗大學的商學部。因此,他提出「技術興邦論」,認為韓國應該重視技職教育的重要性,而非一味追求大學文憑。(推薦閱讀:用心生活,是種習慣

在韓國大學生的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情況下,韓國社會也開始重視名校迷思問題,與其讀完大學找不到工作,不如選擇就讀具有就業保障的技職學校,而就在李明博政府的強力主導下,韓國大宇造船公司便成立自己的技職學校,在經過四年的技職訓練,以及三年的工作實習,幾乎所有畢業生都可以進入旗下的玉浦造船廠工作,並享受與大學生相同的待遇。

當前的台灣,也因為傳統的文憑迷思,以及大學數目供過於求的情況下,造成大學生滿街走,但卻找不到水電工人的窘境,而從韓國的社會現象,我們可以看到望子成龍,似乎是東亞國家的共同期望。

《愛在哈佛》,探討韓國人名校迷思參考

在韓劇當中,有一部《愛在哈佛》可做為探討韓國人名校迷思的參考。這部戲是由韓國SBS電視台於二○○四年播出的連續劇,由韓星金來沅、金泰希、李廷鎮及金玟主演。該劇雖然不脫韓劇傳統愛情故事的框架,但是從劇中人物的價值觀,可以看出韓國人對於美國長春藤名校的高度崇拜,是不分貧窮與貴賤的。

《愛在哈佛》正如戲名,主要描述韓國留學生在美國哈佛大學的愛情浪漫故事,主角金賢宇(金來沅飾)是一名哈佛大學法學院新生,有一次在住進一家汽車旅館時,遇到一位韓國女生李書仁(金泰希飾),金賢宇誤以為打扮時尚的李書仁是從事特種行業,這讓李書仁對金賢宇留下相當不好的印象。

而李賢宇因為剛到哈佛念書,水土不服,功課也跟不上同儕,使他產生相當大的挫折感。有一天,金賢宇在圖書館遇到李書仁,這時才得知書仁竟是哈佛醫學院高材生,但是兩人卻又因為一件小事起了口角,之後在賢宇的解釋下,書仁才逐漸釋懷,之後因為異地相遇的情愫作用之下,兩人的感情便逐漸加溫。

後來李書仁必須要到外地的醫院實習,兩人不得不暫時分離。三年之後,金賢宇畢業回到韓國擔任一家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而李書仁進入美國一家非營利醫療組織「漢米爾頓財團」擔任調查員,兩人在一件大企業(DA 化學)汙染的賠償案中再次相逢,而金賢宇被李書仁關懷弱勢的情懷所打動,願意免費義務為災民打官司,並與李書仁共同追查汙染源,但是此案不但涉及韓國大企業的龐大利益,也牽涉錯綜複雜的政商關係,這讓金賢宇與李書仁備受政治的壓力與黑道的威脅。

屋漏偏逢連夜雨,李書仁意外地得到淋巴癌,但是金賢宇卻能克服重重困難,不但打贏這場官司,同時也揭露漢米爾頓財團與 DA 化學之間的關係,最終也以喜劇收場,李書仁不但戰勝淋巴癌,也與金賢宇結成連理,有情人終成眷屬。

這部戲雖然稍嫌美化韓國精英分子的正義感,但是從中仍可看出韓國名校至上的精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