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什麼時候退休?」你有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嗎?我們每天在緊促的日子裡生活,期待老年可以過著不錯的退休生活。可是大多數人,到了老年不知道自己的生活重心何在。嘿,活到老學到老,何嘗不是一種生命快樂的出口呢?聽聽米果怎麼說。(推薦你看:

「你打算工作到幾歲?」

這問題的背後,有許多條件,畢竟,可以不要工作,又有固定收入或足夠的老本,能夠衣食無虞終老,大概是許多人拚鬥一生的夢想。當然,身體也要夠健康,能夠四處移動各地旅行,這樣最好。

我剛開始工作的最初十年,職場普遍瀰漫一股「公司有辦法保障員工安心工作,如期在勞保規定的年限退休,而且退休金與福利足夠讓人雲遊四海」,總之是那樣的氣氛。因為夢幻般的安心感,只要不是表現得太差,大概都能期待年老之後可以過著不錯的退休生活。

可是接下來的十年,業界陸續出現大規模裁員,還有因為公司整併的「優退」政策,年過四十或五十的員工,一紙人事命令,只要在法定的通知期限內,加上法令規定的遣散費,一夜之間,被迫離職,幾乎成為辦公室不定期上演的恐怖戲碼,想要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個工作做到退休的大夢也就瞬間瓦解。  

就算暫時保住工作,也不全然踏實,不時要擔心勞保基金不曉得什麼時候要破產,很羨慕那些符合十八趴退休福利的軍公教族群,不上班也還有四、五萬月退俸,這個月來去東南亞旅遊,下半年再揪團去歐洲,理想中的老後退休生活,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過得起」啊!(延伸閱讀:

普遍在五十歲上下的人,想要在十年之內退休,有足夠的年金或一大筆積蓄,甚至期待小孩能夠每個月固定給零用錢,大概是無望了。就算現職能夠撐到法定退休年齡,還是要想辦法找一份工作餬口才行,所以,有沒有想過,到底要工作到幾歲呢?

過去從勞保體制退休的人,總會想辦法找個熟識的公司,兼職當個顧問,維持固定收入,可惜現在的公司經營大概也負擔不起這類顧問職,哪個老闆不是想要找顆「新鮮的肝」,耐操耐勞,薪水只要22K,要加班要業績都不是問題。這時候光是靠「顧問」就想卡位,可能只有某些半官方機構或是那種靠聘用退休高官來打通政商人脈的企業才有的「肥缺」吧!

人啊,一旦從習慣了數十年的職場生涯退下來,如果沒有什麼個人的興趣或夢想,日子突然空了,也不曉得做什麼好。日本稱這種退休之後,在家無所事事的的老爸為「大型垃圾」,丟掉可惜,留著又很占地方。有一陣子,日本興起一股「熟年離婚」潮,許多家庭主婦熬到小孩長大成家,老公也退休了,索性就遞出離婚申請書,恢復單身,去過自己想要過的日子,所以,退休後的男人,也有可能突然「被離婚」啊!(推薦閱讀:

好像有點離題了,重點是,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打算工作到幾歲?也就是說,在沒有足夠的年金與積蓄來支撐老後的日子,加上身體狀況不錯,你有沒有想過,可以做什麼樣
的工作或打工的機會,起碼能夠自己賺錢養活自己呢?

年華老去,機會不再,當過經理或處長的人,願不願意去社區大樓當警衛伯伯呢?雖然現在的保全業也有很多年輕競爭對手,不過老舊社區大樓好像比較喜歡找親切的伯伯,問題是,以前在職場還算光鮮亮麗的長官,肯不肯拉下臉來坐櫃檯收掛號信呢?

二十幾年前,去香港旅遊時,發現麥當勞速食店內收拾餐具的不是年輕工讀生,而是穿著員工制服的白髮老奶奶,總不好意思煩勞長輩,只能立刻起身,速速把用過的餐具端去回收,只差沒搶過奶奶手上的抹布,自己擦桌子了。可是二十年後,台灣的摩斯漢堡也有阿姨模樣的長輩站在櫃檯接受點餐。鬧區日系百貨地下樓有間生意超好的麵包店,也有銀髮族店員負責結帳。過年才剛去日本九州旅遊,湯布院跟黑川溫泉的兩家老旅館,起碼是六十幾歲的阿嬤,負責料理精緻的朝食與晚餐,就算幫忙住宿旅客扛行李也健步如飛。

有一天租用巴士,開車前來迎接的司機,是個白髮瘦削的爺爺,穿著雪白襯衫、繫著深色領帶、穿一件藍色毛線背心加上深色西裝,活脫脫是昭和年代走出來的紳士,不但開車穩健,沿路用 iPad 衛星導航,行車紀錄也都電子輸入,甚至用 iPad 幫我們拍照。而風景區那些修剪庭園花木,路邊擺攤賣串燒或糯米糰子,甚至划著小舢舨清理池塘的工作人員,也多數是白髮熟齡工作者啊!(推薦你看:

如果可能,如果有機會,有力氣,有專業,有興趣,好像也是可以一直工作下去。年輕時候必須符合長輩的期許,或因為待遇的關係而妥協放棄的理想,這時候反而能夠放手一搏,即使沒有很漂亮的頭銜,沒有名片,沒有辦公桌,反正年紀大了,臉皮厚了,不必在意別人的眼光了,就算收入微薄,只要足夠溫飽,那也就要繼續為了這份每天張開眼睛都覺得想要快樂上工的心情,讓自己保持健健康康,這樣子,好像也是不錯的老後生活啊!

我再也不會覺得年紀大了還要工作,代表命不好,反倒在人生的 second run,還能持續賺錢養活自己,好像也是種福氣。何況有些行業,真的沒有退休福利,可都是拚命到最後的啊!

以往總有退休老人不是在家含飴弄孫,就是去跳土風舞唱卡拉 OK 打麻將,要不然就去當志工,可是往後的退休老人應該沒辦法這麼愜意,多數人還是要想辦法持續工作養活自己才行。

我也想過,如果到了六十歲或七十歲,還能有好的視力跟書寫的力氣,同時還保有觀察世間百態的好奇心,最重要的是發表的文章還有人願意閱讀,而且有微薄的稿費收入,那就繼續寫,寫到白髮蒼蒼也可以(但其實現在白髮已不少)。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健康顧好,才有辦法撐下去。 

那麼,就以此為目標,好好努力,做個可以持續工作的老人吧!

本文摘自《初老,然後呢?:米果的老青春、幸福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