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出現在生命裡,都只能陪你走上一段路,離散有時,在人生岔路上分手的時候,學會祝福與道別。並且,即使獨身走著陌生的路,也不停下腳步,聽聽貝莉在巴黎的生活體驗,讓她更懂得獨身與自己賽跑。(你會喜歡:

和自己賽跑的人

貝莉 文/攝

雖然很帥地貸款出門,但也極度害怕回台灣會餓死(或者是天生隱形工作狂),所以在巴黎還是接了兩份工作。一個是採訪朋友工作的法式內衣品牌西蒙佩兒(SIMONE PERÉLE),另一個是去採訪一間 Bistro 的老闆。這天就是跑去朋友在巴黎的總公司,去跟兩位品牌設計總監對談。一位工作二十年、一位工作十幾年,對自己喜愛的工作投入強大的熱情。

看著他們的設計研究部,我想起了在華碩工業設計部門那兩年的日子。所有的產品都是設計師的驕傲,每年的靈感發想都來自所有的吉光片羽。不管是任何創作,作家的筆、藝術家的瞬間、演員、導演的深刻⋯⋯在創作的領域裡,不管哪行都一樣。

她們講著巴黎女人要怎麼樣才有魅力,跟美國不同。在法國,女生不穿內衣簡直就像沒穿衣服在街上走。成套的內衣對她們來說是基本知識,所以看見一些美國品牌,可以把內衣跟底褲拆開來販售,對她們來說簡直不可思議。她們相信,內衣的精緻與美麗不是給男人看,是讓自己裸身照鏡子時有著好心情。(推薦閱讀:

她們的對內衣的愛與美感染了我,那是一種態度,是種我的魅力是屬於我,而非為了討好誰的態度;自然散發出的笑容,看起來不拘小節,不會為誰停留,卻在一間公司待了十幾二十年,持續地散發著無人比擬的魅力,迷人極了。當時我才剛到出版社上班,一份工作往往無法待超過兩年的我,根本無法想像,這樣持續愛著一份工作的心情(連工作都無法長久了,居然還想像要談一輩子戀愛?真是妄想。)

如今回想當時跟他們碰面的情景,稍微可以理解那種感覺了。在出版社也待了三年多,直到現在,除了中間躁鬱症發作時,每天去上班還是很開心,有時忙到都覺得快無法呼吸了,但還是好喜歡好喜歡這份工作,老是跟老闆說:「我要一直跟你做到你退休啊!」

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百分百投入,甚至更認識自己。這是此趟旅行另外有的收穫。只要去了想去的城市圓了個夢想,你會發現重點不是去看了哪些景點,而是在心中編織或實踐了多少屬於自己的故事。

採訪結束後,朋友招待我在巴黎第十六區裡一個被兩座湖圍住的小島餐廳 Le Chalet des iles 用餐,突然很想家。不是想逃回去的那種想家,是巴黎很好,但台北也很美的那種想念。於是我決定放慢自己的腳步,丟掉緊迫的美術館行程,放棄了凡爾賽宮。

因為,我會回來,當我覺得無助時,我會再度回到這個城市,補充好能量,然後回到真正的家,繼續加油。

巴黎風景

誠如前夜我在微醺巴黎與清晨台北的 H 說:「我希望自己可以每年都出國半個月,一直到結婚生子,變成老奶奶了都還有這個能力。」
在這之前,我們互相替對方打氣。我鼓勵即將去外地工作的他要加油,他說我也是。於是我對他說:我很加油。現在想想,當時真是加油過了頭。

我真的覺得,如果人生沒有這樣的際遇,或許我不會有勇氣單獨來到這個城市,一邊工作,一邊迷路,一邊試圖找方向。

也許他人生沒有其他的際遇,也不會成了今天這個模樣,變成一個喜歡自己、努力、認真又快樂的人。

我們相遇的那當頭,都是有點迷路的人。我因為一段痛徹心扉的失戀,有魂無體。當對方跟我說對我沒有愛的感覺,只把我當家人時,當下幾乎失去身為女性的自覺。抑或是,太想找回女性的自覺,所以不是餓個半死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卻一點光彩都沒有,就是把自己封閉起來與誰都無法溝通。(同場加映:

H 就是在那時認識我的。

他看到了一張照片,覺得照片裡的我很美,但雙眼好空洞,有種不知何以然的倔強。於是千方百計地找到我,一面透過出版社的編輯牽線,一面在臉書留言給我。那種單純美好又強烈的追求很可愛。那樣的被愛,當下我是需要的。

H 給了我一段美麗時光。
相對地對他來說,我也是。
當時剛從大陸工作回來休息的他,幾乎沒有能量。當年他的工作就是三個月到半年去大陸密集的工作,然後回來休息,之後繼續出發。錢賺得挺好,但生活很苦。可遇到我後,他開始從人生的低谷往前,漸漸喜歡自己了。

我當時最喜歡他說:「我從妳的眼神中看到我自己,那讓我開始覺得,喜歡自己是很美好的事。」

浪漫的 H,也讓我漸漸地重新喜歡自己,他讓我知道,我還是個女人,有被疼愛被注意的地方。

當時日記寫著:
從討厭到愛上自己,勝過一直喜歡自己,某天回望卻發現老是逞強騙自己來得好。從自卑到開始有些自信,也比自信過剩到什麼都聽不進去好。

那時對於跟他的分離,漸漸有些釋懷。可當時我只看到自己,只覺得我很難過,他真是冷漠啊!卻要到好幾年後去北京跟他朋友吃飯時才知道,其實當時對彼此的失敗,他也很沮喪。可如今,當我們碰面時,都已經無愛無恨了,那些甜美都好陌生,那些像是電影般的畫面,比重播畫面還記不得。

於是那天的巴黎,沒有遊記,卻只有一種心境──讓我們都成為和自己賽跑的人。我跟 H 一同跑了一段路,然後笑著,往不同的地方,前進。

注:〈和自己賽跑的人〉,是李宗盛大哥寫給我的前輩 Landy 的一首歌。每次心情不好時,我都會聽著這首歌鼓勵自己,特別是在無數個加班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