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中間選民嗎?看不懂藍綠政見有何不同、投誰對你來說好像都一樣?台灣人的一票難以決定,或許是因為政壇上沒有足夠為民思考的建樹,除了偏見與對立,我們看不見真正為民思考的人。看看趙無任寫在《人間福報》的台灣觀察,這一票,投或不投,哪個比較浪費?(推薦閱讀:

我猶豫,這一票投給誰?

賢人在哪裡? 公正人士在哪裡? 我們民主模範的人士又在哪裡呢? 每到了選舉時刻,我那複雜、五味雜陳的心靈都有這許多矛盾:我猶豫,我這一票究竟該投給誰?

我雖不是政府的什麼官員,也不是什麼自由民主鬥士,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一個選民。當國家舉辦選舉的時候,都說:「為了自由民主,大家要去投神聖的一票。」我經常感到很慚愧,我的這一票有神聖嗎?人家一票三百塊,難道我的這一票是值三千塊嗎?人家一票是二塊肥皂,我這一票難道值得十塊肥皂嗎?

我不覺得在台灣自由民主選舉的這一票有什麼神聖性。但是不去投票,覺得也愧對國家,愧對所謂自由民主的這種制度。所以每次都在猶豫:我要不要去投這一票?這一票,是神聖的一票呢?還是一張低廉、或是沒有什麼價碼的一票呢?


(圖片來源:來源

甚至,像我們這種小民的性格,我也沒有偏於國民黨,也沒有偏於民進黨,台灣說像我們這樣的人叫做「中間選民」,我應該就是屬於中間路線的人吧!說來,中間路線的人也很痛苦;因為深藍的人,他毫無猶豫,不論是非好壞,他就投藍營的一票;深綠的人,也不論誰好誰壞,他就投綠營的一票;可是我是中間的選民,究竟是誰好誰壞,我實在很難分辨。

所以,在選舉期中,隨著擴音器,助選員叫喊著:「各位父老兄弟姐妹們……」,我的心裡也不斷反覆自問,究竟我投哪一個父老兄弟姐妹啊?甚至都到了投票當天,我拿了身分證、印章,臨出門要去投票所了,也還在猶豫:到底我這一票投給誰呢?我投給國民黨?好像國民黨也沒有什麼作為,為國為民的力道也不夠;我投給民進黨?民進黨又那麼樣凶猛、偏見、執著。走在路上,有時候想:「算了!回去吧!放棄這神聖的一票。」

可是,看到從美洲、從歐洲、從大陸,搭乘專機回來投票的人,他們為的是什麼呢?他們也是為了國家的自由民主,為了盡國民一分子的義務責任,而趕回來投這一票。我住在台灣,我自覺也是一個知識分子,我能夠不如他們嗎?所以,還是前往指定我所屬的投票所去投一票吧!

當我看到那一大張幾乎一公尺長寬的候選人介紹,我就想,那是需要花多少錢的印刷啊?當我看到投票所門口有守衛、有發票人、有監票人,我就想,這麼多選務人員,這一天要花多少錢呢?還有,那震天價響的鑼鼓聲咚咚咚咚,連續幾個月都在鬧選舉,這要花多少費用呢?

甚至有的人,上班也不辦公,他談選舉;做生意的人也不做生意,他談選舉;甚至主婦們家務都不做,就在那裡討論選舉,乃至也有老師教授們請假去助選了,光是這一個選舉,要花去多少時間?花去多少金錢?花去多少社會成本呢?投國民黨的人也是這樣,投民進黨的人也是這樣,既然都是一樣,投個票還要分別這個、那個,這是做什麼呢?甚至我心裡想,最好還是廢止選舉吧!

或者讓政壇上,就乾脆由少部分的人來決定好了。像讓全台灣的大學校長來投一票,或者一個鄉鎮指派一個代表來投一票,或者三軍官校就由將軍以上的人來投一票。或許把投票人的範圍縮小一點,不但節省經濟開支,可能知識層次高一點,選出來的對象,還能吻合全民的需要。

在台灣,我已經投票幾十年了,每次投過票回來,就對另外那許多沒有投給他票的人感到抱歉,因為都握過手,都承諾了他們。當初,甲拜託我,我不好意思回絕,就說:「好啦!好啦!」乙也拜託我,當然,我也不好意思拒絕,說:「好啦!好啦!」所有的人都有拜託過我,我都說過:「好啦!好啦!」但是在投票的時候,我曾經也想,在每個我說過「好」的人的上面圈一個圈,但這是廢票啊!我是自欺欺人啊!我究竟是欺騙國家呢?欺騙那許多候選人?還是欺騙我自己呢?自己就覺得有深深的罪惡感。


(圖片來源:來源

當然,我心裡也在想:「我要選賢與能。」我在所有的候選人裡尋找:哪一位為社會公平正義?哪一位為人民真心服務?哪一位不貪汙自私?哪一位公正公開?又哪一位愛社會、愛國家?我比來比去,到最後也比糊塗了,好像我也身在其中,究竟誰是誰非,我也搞不清楚了。甚至,平常還覺得自己是一個正直、講究道義的人,但到這個時候,我都感到自己不正直、沒有道義,甚至是一個慚愧的小人物了。

為了這一票,我猶豫,我不知道要投給誰。心裡又在想,假如選票再單純一點,候選人真的把政見公告出來,讓我們選民來衡量他們在社會上的信譽、行為是否符合他的言論嗎?或者覺得對他們有所信賴、崇拜,那我投這一票就覺得有所價值,但是,我都不容易感受到這種情況。所以,我真是猶豫,我這一票究竟投給誰呢?

不錯,一般的選民,他會投給他的親戚,投給他利害的關係人,會投給他的鄉親父老,他們也沒有舉賢與能,就算我這一票是舉賢與能,賢人也不能當選啊!所以,現在台灣的賢人落選的很多,我何必要去湊這許多落選者的熱鬧呢?

我左思右想,有的時候,我真是無語問蒼天,賢人在哪裡哦?公正人士在哪裡哦?我們民主模範的人士在哪裡哦?

所以,每到了選舉時刻,我那複雜、五味雜陳的心靈都有這許多矛盾:我猶豫,我這一票究竟該投給誰?

 

——二○一五年九月二日《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