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國民黨自編自導的「換柱、挺住」,你怎麼看這場戲?政治從來不是兒戲,但我們眼看當政者如何操弄台灣未來不禁憂心。這一場臨全會大戲你怎麼看?讓我們聽聽作者 Rock Chou 以他的觀點拆解腳本。(延伸閱讀:

很難得在週末一跳下床後,沒有先看任何國外影集或電影,卻花了三個多小時看了《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臨時會議》的 Live「演出」。雖然對於華語國片和紀錄片向來興致不高,但寫實與鬥爭的內容的戲劇,卻還蠻喜歡的。這百年老店─中國國民黨─這數個月來的宮廷大戲,無論是誰編導,在謠言與真實之間、確實充滿驚喜,引人佇足。《第19次臨全會》,把這齣戲在十月(暫時)推向收視高點!

民主社會的選舉,本應是全民所應該關注,尤其是台灣幾近是像美國一樣的兩黨制,在越接近大選之際,黨派的動向,所牽動的大局關係著未來四年、八年,甚至更久的國情發展。一直以來,我重視選舉結果更勝於過程,畢竟過程各黨候選人所提政見往往僅供參考。但對這次的總統與立院選舉卻有截然的感受,原因在於,一旦兩黨制的國家有一黨潰散,制衡將失序,無疑對台灣民主是一種傷害倒退。尤其是像中國國民黨如此泱泱大黨,104 年來有 96 年由其執政,還有近乎 280 億的黨產尚未追回之前,豈能說倒就倒?

但是,這是以本身為自然公民,非任何國民黨、民進黨黨代表的前提,才能說的話。

10月17日的《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臨時會議》在國父紀念館上演的舞台劇,劇名為:《凝聚共識、團結勝選》,事前黨中央表示整部戲不接受一般提案與臨時動議,唯一討論議案就是「廢止洪秀柱提名」與「總統參選人徵召」。

這是在開玩笑嗎?戲前的宣傳就這麼直接了當地告訴觀眾:「我們將做民主社會議程中最不良的示範」。小學生開班會都會有臨時動議了,就算進入社會開會有時候得看大老闆臉色沒錯,但大老闆們好歹還會在會議結束前說一句:「還有什麼要討論的?」。一個目前仍是國會多數黨「全國大會」這般的議程安排,是表率?還是草率?

戲揭幕,會議開始,直接、完全將這場戲推向經典的「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當然,國民黨從7月19日就開始一連串的 Dog-whistle,儘管 Dog-whistle 應該是吹得不著痕跡,但這些演員竟然能吹得大家都聽得清楚、看得仔細,作法實在粗糙。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他們因為吹得太爛,反而重拾大家興趣,喚起觀眾注意,並覺得值得觀察。至少,我是。

致詞前,大會播放一段「團結搶孤」影片。對這段影片要傳達的涵義頗耐人尋味。一群人年輕人於灘邊染著一身的「汙泥」,神情無助地不斷往著高聳的「孤柱」爬,企圖搶下「柱上的國旗」,無奈心有餘力不足,一次又一次倒下,爬上這根「柱子」似乎已是不可能的任務。但青年們仍不放棄,從海裡繼續「拖著孤枝」,同時「翻轉大輪」,團結訓練,最後終於在夕陽西下之前「爬上柱,搶下旗」。在戲中負責 OS 的吳育昇大聲喊著:「背負的不是一個人的勝敗,背負的是整個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影片結束。

「搶孤」影片中,看似在歌頌拋磚引玉的柱柱姐曾經力挺而出,如今為國民黨壯烈犧牲,只好不得已退出參選。實則暗諷洪秀柱民調低落,致使選情低迷的執拗,與和稀泥一般的兩岸政見,非但和黨中央不一致,更讓黨出現空前的裂痕。「你背負的可不是你一個人的勝敗,是中國國民黨的勝敗啊!」所幸有志之士,在密謀之後,願意共轉大輪,一個又一個踩在柱柱姐的肩膀上,換朱立倫上位,以換取團結與勝選!

馬英九致詞時表示:「當臨全會做出做出決定之後,黨內不分彼此,都要識大體、顧大局,全力支持黨的決定,遵循黨的政策。」,其悲憤之神情,連馬王鬥爭、九合一敗選時都沒見他如此激動。可見洪秀柱,你有多「不識大體、不顧全大局」!柱柱姐,你該不該被檢討?

緊隨著馬英九之後發言的洪秀柱,不愧曾為人師表,每句話皆引經據典,吊吊書帶。從興中會講到同盟會,三句不離孫中山總理,雖毫不會諱言地指出黨內大老們沒有擔當(只差沒一一點名),以及提出國民黨是個失敗的黨:「成敗勝負本是常態,但失去黨魂、黨德與路線,這個黨必將淪亡。」,也再以「五個前提簽訂兩岸和協議」的個人政見,挑戰目前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示其兩岸政策路線才是台灣人的共識。(推薦閱讀:

這齣《凝聚共識、團結勝選》的舞台劇,儘管柱柱姐首當其衝,但也稱不上是女一。身為第一個透國民黨民主初選,同時也是第一位國民黨籍女性總統候選人,在10月17日正式被廢止提名前,就算情勢不被看好,在部分族群裡也有其分量,至少在 719 初選時黨內對比式民調有號稱台灣奇蹟的 46%,十月初根據台灣指標民調仍有 14.1% 支持度,相當於約 260 萬票,甚至高過於親民黨宋楚瑜。姑且不論國民黨內部派系鬥爭,柱柱姐在國民黨內她確實稱不上一個權謀之士,當初本是要拋磚引玉,豈料磚真成了玉,秉性「率真」如柱柱,馬騎了,乾脆就奔跑吧!

騎馬奔跑時柱柱姐的那種心直口快,相對於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沉著思靜,各有吸引人之處,更何況這是亞洲史無前例的同時有兩位女性總統候選人,2016 年台灣將會是第九個出現女性總統(理)的國家,目前看來應該還是會有第九個女性總統出現。可惜的是,柱柱姐終究抵不過黨內鬥爭,短暫如流星般的殞落了!

誓言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最後一刻的洪秀柱說:「場景和人物依舊,但心思已經不同了。白雲蒼狗,世事難料」。才怪!

被廢止不等同失敗,別忘再怎麼直率,到底她還是個政治人物,從 80 年代末開始擔任了長達 26 年民意代表,同時歷任過國民黨中央各職幹部,她不是政治豺狼虎豹,起碼是隻狐狸跑不掉,這樣的退場著實也令人傻眼。何謂?當你一邊疾呼自己被廢止的「合理性、正當性、程序合法是有高度爭議」,但卻又一再表示「身為黨員只有被迫接受」、「黨可以不要我,但我絕不會放棄黨」,最後如壯士斷腕般地離開會場,有那麼悲壯,情操超然嗎?(推薦閱讀:

不,不是你不該忠黨愛國,本當是回天乏術,尊嚴也就不是什麼問題。但「不知道幾分鐘後,我的身份會不會改變……」這話一出,身為觀眾的我確實有那一秒鐘想吐。因為這句台詞讓你之後所有的振振有辭都顯得矯情。在今日這齣戲裡,所有的人的都能矯情,唯獨你洪秀柱不行,你可以不提告,不脫黨參選,可以繼續愛國愛黨,但此次的臨全會不發一語真都好過你這些發言。

在 OS 吳一邊大呼全場起立:「她是我們中國國民黨的真心英雄……她的忠言絕不逆耳……」,洪秀柱一邊離場,是何其難堪之情事。面子、尊嚴不重要嗎?當然重要!說了這麼多悲憤與如赴死般的諫言後,畫面裡,我們甚至沒看到洪秀柱抬頭挺胸走出去,曾經奔馳的小辣椒是很傷心,卻不是觀眾想看到的。曾經挺柱,或依然挺柱的那些人,那些跟你有「共識」的群眾,難道也都不識大體?不顧大局嗎?

你曾經在那麼多地方,那麼多媒體說的真心話,彷彿煙消雲散了!對不起,這就是政治,很顯然國民黨廢除你的提名,在某些程度上,並非沒有意義。而在你離開後,臨全會、國民黨完全沒你的戲了。

連戰甚至在柱柱姐走後還不忘吃她豆腐地說:「雖然她人不在現場,但相信她會去電視」,同時間柱柱姐正在會場外與支持民眾互相「秀秀」,兩相對照,情何以堪。

演到吳伯雄,伯公上場時,臨全會濃厚的鬥爭氛圍稍趨緩和,雖然還是在摸柱柱姐的頭,拱柱立倫的位,但至少聽得出來一點真心。而那一點與洪秀柱相處的真心話中,倒頗令人有些感動,再反饋到洪秀柱的演出,又是義憤填膺。又是從容就義,相形之下,吳伯雄以幽默的方式給予柱柱姐的肯定,正回到我說的,今日的洪秀柱令人失望。誠如伯公所言,參政之人必受委曲,吳伯雄自己在黨內就是敗多勝少之人。說實話,除了他僅存的一點有生之年,吳伯雄算是已近結束政治生命。但是時至今日,國民黨內重大會議,他仍是被安排坐在第一排。而洪秀柱也近古稀之年,在人生最後的重要一戰時刻卻提早疲乏,成了政治場上最不被需要的人。

演了一個小時,男一才終於正式上場。完蛋!我真的不了解他想表達什麼啊!朱主席,你到底在演什麼啊?說好今天的劇名是《凝聚共識、團結勝選》,你怎麼劈頭就開始批判民進黨?開始發表競選政見?搞錯什麼了吧?沒錯,沒錯,「為了國家,為了台灣,國民黨絕對不能倒!」,但是差點把國民黨搞倒的就是你們自己。在凝聚共識的時候,不是提誰是「民粹」的時機吧!此外,身為一個政治家,一天到晚以「民粹」攻擊對手,其實是非常愚蠢的。殊不知,「民粹」一詞指的是「平民主義」、「公民主義」,是直接述求於民主的。

「距離明年 2016 的總統及立委大選,只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們的選情空前低迷,已經到我們不得不勇於面對的時候。」在所有選民看來,不是到只剩三個月的時候才應該勇於面對,身為黨的最高領導人,早在九合一選舉失敗就該好好啟動黨機制佈局,弄到今年7月19日前一天還挑不出總統候選人,搞得許多立委不知道要不要領表,被笑民進黨躺著選都能上,最後,你還玩弄柱柱姐,再跟她說:「委屈你了,換我來吧!」

「今天我們國民黨所堅持的主流價值,就是台灣人民的主流價值」,我知道你不懂民粹的真正意思,但若「民粹」是如指責他人的台詞一樣,我要說,這句話聽起也很「民粹」。

臨時會一如事前說過,沒有預備會議,議程開始主席團就直接開始了。(搖頭)

跳過無聊的十位黨代表發言。重頭戲來了。重頭戲果然是令人覺得妙趣橫生。以國民黨過去全大會慣例,所有決議皆以鼓掌通過決策。身為代表台灣民主領頭羊、台灣人民主流價值的國民黨,百年來就是拍拍手代替投票。即便在《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議議事規則》第九條規定:「本會議之表決,以舉手方式行之。必要時得用起立或無記名投票方式行之。」完全沒提到「鼓掌」,拍拍手是違反議事程序正義的。

所幸議事主席代表林豐正終於「排除萬難」,阻擋了提議「不記名投票」,以「舉手表決」方式來討論「廢止洪秀柱提名」一案。偉哉,林豐正!中國國民黨終於有投票的全代會,但也讓臨全會一戲進入令人費疑猜的吊詭劇情。

為何「廢止洪秀柱提名」他和姚江臨說用舉手投票就算數,游顥提議不記名投票就得 100 人連署?究竟這是一種另類的施壓?還是國民黨的確已在短短的兩小時內凝聚共識?身為觀眾,在寫影評時,我們也試著用數字來說話看看。此齣在應出席人數上為 1607 人,實際出席人數為 981 人,約為61%;該議案提票時,人數為 891人,約為應出席人數 55%;投票結果 812 人贊成通過。這代表著另一層意義,此次臨全會只要再少 178 人,就會流會,在出席人數比例只是在好球帶邊緣。如果不是柱柱姐太早放棄,動員 178 個黨代表不出席,並非不可能。因為出席的 981 人,幾乎不可能在這個議案投反對票。就是柱柱姐後來你一直自責的「主張不夠清楚,不夠明白,對黨內溝通不夠」的隱性惡果。

何況,朱主席有五個黨代表主席團在台上盯著這部「廢柱」戲中戲,多數人來了誰能不舉手?這麼說,感覺總像陰謀論,但我只是個寫影評的,這麼推導也是非常合乎劇情邏輯。

秀柱退場搞定,進入下個議題前,臨全會又播了一段影片,以一個反詰式的標語:「只要會講社會共識 你我都可以選總統?」為開頭,用來諷刺民進黨蔡英文皆以「需要社會共識」為由,卸責其無實際建設性的政見。

我說,國民黨的諸君,無怪乎你們文宣部門長期被貽笑能力低落。因為你們搞得我好亂!既然要全黨識大體、顧大局,怎麼會拍這個影片呢?

國民黨一個總統候選人搞了幾個月都搞不定,總於等到柱柱姐出來,結果在離選戰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時,直接開會廢止她的提名。在尚未進入「徵召新候選人」的議題前,連正式提名新候選人都等不及,就想先打對手。沒有候選人,候選人尚未有拋出任何實質政見,就急著強攻,這種劇情……想吃飯總得先有飯啊,各位!

再者,朱主席一再強調「國民黨所堅持的主流價值,就是台灣人民的主流價值」,是否也就是「社會共識」?國民黨就是因為沒有「共識」,才搞到今天要演這齣戲碼,你都還在凝聚黨內共識,就在談「社會共識」?

是,選舉,每個候選人的政見要搶的就是「社會共識」,也就是選民的共鳴度,社會共識本來就是各自表述,誰能喚起人民的共鳴就能得到支持。就算狹義的以「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來論述,只要有一群自然人認同其候選人之政策,通過選罷法規定確認參選資格,「你我都可以選總統!」

唉呀,我真是搞不懂你啊,艾利克朱!你都要正式提名上位了,能不能先試著把會議進行內容順好再開?不然我和你(選舉人與被選舉人)怎麼凝聚共識?

接下來插播的數段競選廣告,略過。因為都拍得很爛。相信我,我認識很會拍公務部門廣告的公司,需要的話,歡迎國民黨部聯絡我。(工商服務)

「後因選情變化,情勢變更,經 10 月 17 日全國代表大會臨時代會議通過,廢止洪秀柱同志代表本黨參選第十四任總統原提名」以此為說明,該戲正式進入最後階段,直接徵召朱立倫為總統候選人。其中並提到「有關本黨總統候選人的提名,難以依提名辦法規定之初選程序辦理公告、登記、協調、初選……等項作業」。簡言之,就是已經來不及了,就你朱立倫上吧!就算朱立倫講了上百次他不會選(註1)……

此時,林豐正再度提出通過方式。同樣以該議案是非常慎重、重要之理由表示:「我建議啊,等一等在表決的時候,是不是我們所有代表大家都起立來支持,不但起立,還要鼓掌,給他贊聲,阿ㄋㄟ吼冇後?」

咦?是不是哪裡怪怪的?直接起立鼓掌通過?我不得再度稱讚,偉哉,林豐正,起立通過並沒有違反國民黨的議事規則第九條。看來面對連日來外界與媒體對於國民黨投票方式的質疑和猜測,國民黨找到一個透過「先起立,後鼓掌」的方式解套,連人數都不數,反正議事規則沒有明確規定要數人數。

不同於「廢止洪秀柱提名案」,又是檢錄,又是舉手,又要數數,「徵召朱立倫案」從宣讀到通過,前後僅花 7 分鐘即完成,快又有效。

同一議會,兩個議程,差別只在一個是廢止,一個是徵召,卻有不同的投票方式,合理嗎?符合程序正義嗎?共識凝聚了嗎?

就在觀眾一連串的問號一一冒出時,戲中 OS 吳也開始隨之起舞:「我們用最公開、透明、民主程序的方式,我們徵召朱立倫主席代表中國國民黨……」。艾利克朱起立致意,OS 吳努力敲邊鼓,隱約可見 OS 吳的眼眶泛紅,戲要結束了,多灑點狗血了似乎無妨,就算黨內仍鬥爭不斷,就算會議廢止了洪秀柱的提名,OS 吳依然能說:「我們用行動證明中國國民黨大團結,對不對!?(嘶吼)」,「我們用新行動,證明中國國民黨是台灣最安定的力量!感性)」,我不知道此時正在場外的柱柱姐會不會看電視,心會不會更痛?

到這裡,咱 Pause 一下,看看台下畫面。鏡頭拉到馬朱連吳王身上,最左邊的馬英九與相鄰的朱立倫,面無表情的似乎在面授機宜什麼;最右邊的王金平一副事不關己地一邊搔著耳朵,一邊笑著與吳伯雄聊天;在正中間的連爺爺面容安詳、坐姿端正的,好像快睡著了。

OK,繼續按下 Play,台上 OS 吳正大罵民進黨,說要再唱一次國歌,並驕傲表示國民黨最會唱國歌。身為觀眾,我努力深呼吸,好想求導演趕快 cue  他結束。搶戲過頭啦!

最後在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暨中國國民黨第十四任總統候選人暨中華民國新北市市長——朱立倫─長達14分鐘的致詞中……戲,落幕了!

719 到 1017,為時近三個月,終於在選前剩 90 天,中國國民黨終於有了真的總統候選人。但在整個臨全會中,我們不難看出,其實黨內依然還是有雜音的。就像 OS 吳慷慨激昂地說著,這次的臨全會國民黨沒有給人看笑話,國民黨已經不再有紛歧,選情即將開始勢如破竹逆轉勝……越是不斷強調這些,越是在會議大聲疾呼,似乎越讓人覺得不靠譜。說真格的,整個臨全會從充滿歉意、悲憤、沉重到整備、不得不為、攻擊。所有參與這齣戲的主要角色,皆已定其位,得其所(就算是被逼的),不只是我,社會大眾也自會給予評論與評價。唯,必須要說,OS 吳真的演得太 over 了,是此次國民黨臨全會演員中絕對的敗筆。

我擁有投票權,並且還有 90 天來思考再決定該怎麼投下這一票,因此我有權利義務觀察每個政黨的路線、政見與發展。而現階段,國民黨的動向確實最受人矚目。我不是什麼政治評論家,亦非名嘴,唯有把這些轉化成我喜愛的戲劇,用我擅長的方式去看、聽、去思考方可評斷。

最後,再提一點,此次國民黨「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最明顯的受害者,無庸置疑的就是洪秀柱女士。原因並非她被除名廢止,廢止可能早在預料之中。然而在整個黨團的運作下,洪秀柱在黨有需求時,國民黨拍拍手讓她站出來,卻不斷在爭議發生,爭相走避。前一天拉著她的手,後一天放她冷箭。透過洪秀柱取悅特定群眾後,再放大她的部分言論過失,最終國民黨天王各個全身而退,洪秀柱反成了製造分裂、無法溝通與選情日益趨下的眾矢之的。這種微妙的政治操作手法,對於政黨選舉是有其作用的,但在道德倫理上,卻是相當值得被檢視。洪秀柱退場退得難堪,說犧牲太偉大,而國民黨的選情又能因換人而加溫多少?有待商榷。

第 19 次臨全會結束,演員們共同手拉手謝幕。更大的戰爭與戲碼,在這倒數 90 天又會由誰和誰共同擔綱演出呢?我很期待下一部新戲上檔。


註1─1017臨全會結束後,朱立倫在臉書表示:「我想過參選總統嗎?當然有!但是去年的時候,黨內都希望我一定要競選連任,守住新北市,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白雲蒼狗,換你如願了!.

註2─本文引用之話,皆以聽打方式,出於全代會各出席人員之原話。

圖片出處:皆截圖自 中國國民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臨時會議 中視新聞 HD直播頻道|Taiwan CTV news HD Live

本文寫於2015年10月1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