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關心政治,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管政治」的權利跟責任,我們也相信溝通的力量。從線上到線下,邀請你和我們一起到女人迷樂園創造一個平等、開放的平台好好談政治。你會發現,其實政治跟你想像得很不一樣。8/19這天,我們邀請到青年參政的苗博雅和呂欣潔和我們一口啤酒、一口台灣談政治!(你絕對不會想錯過:【獨家】蔡英文女力演講全文:「失敗了再站起來,找回台灣的叛逆與強悍」

政治和你想像中的枯燥古板不同,政治其實很有趣。它並非是虛無飄渺、不著邊際的教科書內容,它是真實的存在並且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它是一種流動、可以改變的狀態。

8/19這一天是女人迷第一場迷政治的講堂,我們邀請到了社民黨的立委候選人苗博雅和呂欣潔到女人迷樂園,和我們一起聊聊聊參政、聊性別、聊台灣。(經典回顧:一口台啤一口台灣!8/19 苗博雅X呂欣潔談青年參政這條路

一口台啤一口台灣的夜晚

女人迷做迷政治說台灣,相信政治其實是生活的一環。去年臺北市長選舉,我們開創的迷政治興趣頁面;今年,我們往線下講座紮根,相信政治是為了眾人更好的生活。

我們為什麼不談政治?我們為什麼會因為不碰政治這件事而沾沾自喜?到底政治對我們來說這怎麼樣的存在?女人迷相信,政治不該是誰的權利玩具,政治是人與生活的交互作用,希望透過女人迷政治的活動,讓更多人用實際行動關心我們愛的這塊土地。

晚上七點未到,就有參加者陸陸續續進場,每個人都是抱持的有點興奮的眼神來到女人迷樂園。和以往參加者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群參加者又多了一點說不出的沉穩,就像交響樂團中的定音鼓一樣讓人安心。

阿苗(苗博雅)和呂欣潔來到樂園,就拿起啤酒坐到綠色大沙發上,用非常輕鬆的態度迎接這個和大家輕鬆談論政治的夜晚。

「政治對你而言是甚麼?」、「你參與政治嗎?」呂欣潔用這兩個問句,揭開整場活動的序幕。

和想像中的不同,超過半數參加者都興奮地舉起手,勇敢、甚至帶有點表現意味的急著想證明自己是關心政治的人。台灣對於政治,或更準確地說:政治人物,是極度地不信任。或是認為政治是少部分人的遊戲,我們老百姓不需要特別關心或參與。也許你會覺得這是老一輩的思維,但這種觀念確實普遍在於社會當中。(推薦給你:揮別「不碰政治」的年代:從反課綱看台灣家庭欠缺的討論

青年參政這條路:大家憑甚麼要聽你說話?

相信很多人對阿苗和欣潔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們身上顯而易見的「同志標籤」和「第三勢力」的參政背景。出乎意料地,今天的參加者幾乎都是兩位來賓的小粉絲,而參與的動機是出自另外一個標籤:「青年參政」。

我們對政治人物不信任:對舊政治悲觀,但又不覺得新人可以改變現狀。在這個社會普遍打壓年輕人意識型態,該如何讓大家相信這個「年輕人」有能力去實現他想做的事?

所以你不應該在一開始就跟選民說你的政策。如果我不認識你,我為什麼要聽你說話?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誰,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阿苗舉了傳教士的例子說了這句話。雖然黨內的前輩都會說:「選民重視的就是拜票的小眉角:有沒有親切的微笑?握手夠不夠有力真誠?鞠躬的時候角度是30度還是90度?」彷彿是回想起電視中出現菜市場拜票的情況,台下的觀眾都笑了。

但是這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嗎?

在青年參政這條路上,阿苗和欣潔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該如何從異中求同,並且讓對方願意聽聽他們的聲音。

阿苗說參選和社運最大的不同點在於:社運是召喚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參政是讓一群志不同道不合的人相信你這個人、相信這個價值是值得追求的!(為了同個目標努力:五問五答,反服貿公民說什麼是民主!

IMG_9085

政治的本質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面對選民,阿苗和欣潔看重的面向很不一樣。「溝通是我相信的價值,在平等的前提之下我們分享彼此心裡最真誠的想法」阿苗想要讓大家體驗另外一種談政治的方式,改變選民對「政治」的想像:原來政治是可以討論可以溝通的!

「如果我們被選上的原因是因為北一女、台大的頭銜;是因為長的漂亮,就代表我們的理念能和選民達到共識並成為政治代理人的這條路還很長。」在菜市場拜票的時候很常會有婆婆媽媽拉著欣潔的手說不要擔心你長的這麼漂亮、又讀台大北一女一定可以選中!欣潔的心中不禁冒出了一個大問號:「所以我當選的理由只是因為漂亮和高學歷嗎?」(高學歷不是成功的保證書:紐約人的生存白皮書:不比高學歷,只能比誰都努力

IMG_9040

我們同樣相信溝通的重要,因為我們相信政治的目的是為了要讓生活更好,如果政治是沒有討論空間的一言堂,那我們該如何交流彼此的聲音呢?主持人 Audrey 問:「當你們發現政治和你們想像中不同,有沒有灰心沮喪的時候?」

阿苗覺得溝通的真諦應該是打開一個「可以討論的平台」讓大家分享彼此的觀點,就算意見、立場相左也不會感到失望。但是如果連提供平台的機會都不願意給,才是最讓人沮喪的地方。對於年輕人,阿苗似乎又多了點期待,認為「青年參政」的支持者應該會以年輕人居多,遇到年輕選民對台灣失望、對政治冷感、不關心往往比遺憾無法說服年長的叔叔阿姨還來得遺憾。

考驗社會對女性的價值觀

不論是女性參選人的角色,或是同志身分,阿苗和欣潔在某種程度上都在考驗社會對於女性的價值觀。

「台灣是個人很美麗的國家,很少人會跟你強辯不同的意見,可是大家會很客氣跟你說『同志』這件事不用公開講這麼多,也不會公開談論同志或性別平權。就算是同志朋友,他們說話都還是很委婉。」

同志問題該說多少?曾經在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服務的欣潔在轉為政治人物之後反而抓不準談論的界線。我們都認為說得越多、看得越多,這件事情就越普及、越能夠讓大家接受。同樣是維護少數權益,原民立委就可以很大聲的說出「我們是原住民,要尊重我們的權益!」,但是身邊從助選員到市場的叔叔阿姨,大家卻會希望欣潔對「同志議題」少說一點,尤其是「同志」和「多元成家」這些關鍵字。欣潔反思:這樣是不是代表台灣還沒準備好迎接同志議題、迎接同志立委?(延伸閱讀:「神不怕新事物!」教宗方劑各力挺同志愛

另外一方面,打扮較中性的阿苗比較常遇到的問題是「他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社會上好像習慣於先知道你的性別,再決定相處的界限和模式。「我不想直接說出我的性別,我想要讓大家自己觀察,並從互動中發現認知被動搖的過程。」阿苗又自我調侃了一下「但很多叔叔伯伯沒有發現,還稱讚我握手很有力!」此時欣潔打趣地回應:「大概是因為是同志吧!」全場笑成一團。

IMG_9080

語言和性別都是可以被建構的。誰說女生不能參政?誰說同志不能出來選立委?誰說中性打扮、握手有力就是男生?透過討論的過程建立性別意識,發揚一種溝通的價值。如何提供充足、正確的資訊,讓大家把焦點放在該關注的議題上,而非單純討論男性女性、陰性陽性二分法是未來我們都該努力的目標。在考驗社會對女性價值觀的同時,我們也都在考驗自己到底準備好了沒。

讓我們懷抱著新的政治想像

阿苗和欣潔很認真想要改變目前台灣的政治現況:政治為什麼是上對下的權力指使?政治為什麼是少數人的遊戲一般人不用管?政治為什麼是骯髒、不能夠被討論的?

理解不代表認同,理解代表的是接受。透過溝通的過程當中,可以有一種我們是一體、是站在同一邊的感覺。

「在拜票的時候很常聽到選民用冷峻的語氣說:『你最好記得你今天說的話』。這是因為長期以來人民不斷失望、感受到被欺騙,所以我們需要付出更多更多誠心才能夠貼近人民。」欣潔用稍稍沉重的語氣向大家分享他在掃街拜票時遇到的情況。

IMG_9066

台下的參加者舉手反問:「青年參政能夠希望能夠喚醒更多年輕力量,以之前柯 P 選舉為例,該如何獲得更多年輕選民的支持呢?」

選舉的新人再加上第三勢力的背景,讓阿苗和欣潔的參選之路更加難走。欣潔說:「這是我們這個世代都會遇到的問題,有時候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講政治是不是件不好的事?」聽到這裡,台下部分人都點點頭表示贊同。「我想要改變的,是覺得『政治骯髒』、年輕人不表態的現況。讓政治上的拉票變成一件正常的事情。」 

只要選民願意開放溝通的橋樑,就是阿苗和欣潔願意再繼續努力的動力。講到這裡,欣潔有點激動:「所有人都應該一起來頻繁地管政治,不需要財富、不需要勢力,只要對台灣有一點理想。」、「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為什麼有些人可以高高在上,決定我們的人生?」

IMG_9116

最後,主持人 Audrey 帶我們回到最初的起點:政治的初衷就是希望社會回歸良善的生活,是具有能變性的流動。就算我們懷抱著不同的信念、主張,我們都還是可以勇敢舉手提出疑問、說出立場,只要我們每個人都願意提供一個討論的空間,就是台灣進步的力量。

當我們知道其實有這麼多人願意公開談論政治、討論政治的時候,透過每個人的一小步,我們就離每個人理想中的台灣更進一步。當大家都願意參與政治、管政治的時候,政治就不會只是少數人的遊戲,而是大家共同溝通協調後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