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看過《菜鳥新移民》嗎?來自美國的台灣移民第二代吳恬敏在影集內表現亮眼,一個亞裔怎麼闖蕩好萊塢影劇圈?一起看看她的故事。(推薦閱讀: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平等,應該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概念,性別、愛情、職場甚至是受教育的權利都不該因為任何原因受剝奪或減損」,來自美國的台灣移民第二代吳恬敏這麼說。

美籍華裔女星吳恬敏(Constance Wu),在電視喜劇《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中飾演台灣移民家庭的虎媽 Jessica 一角深受喜愛。從小在美國生長,後來離家隻身追尋演戲的夢想,一路上跌跌撞撞,追夢的過程、生長環境以及周遭的朋友都讓她體會到平等的重要。

從端盤子開始

我的家人都很聰明,不是碩士就是博士,父親是大學教授,大姊是律師,二姊是博士,而家中的小妹即將從普林斯頓大學拿到碩士學位。我的姊妹們讓我清楚看見,女性各方面有能力,也應該獲得跟男人相同的機會,在平等的出發點競爭。

我是家裡的異類,10歲就確定想當演員,高中到家鄉維吉尼亞洲的劇場工作。接著到紐約的戲劇學校上課,之後就搬到洛杉磯,希望能成為專業演員,同時展開好幾年咬緊牙關度日的生活。每天除了不斷試鏡、唸劇本,還要到餐廳端盤子。大學學費父母沒有資助我半毛,我必須努力賺錢還學貸,除了作服務生,也當保母、拍廣告,靠自己的努力過活。我知道演員這份工作不穩定,但自己選擇的,沒有怨言。(推薦閱讀:

影劇圈的女性困境

影劇圈其實就充斥許多不平等,好萊塢就是個明顯的例子。身為亞裔我沒有感受到太多不平等,但作為女性卻有些感觸。大部分的戲劇或電影,通常不會交代太多女主角的背景,通常只是男主角的老婆或女朋友,跳脫不出家庭、愛情。雖然近幾年這樣的情形有在改變,但是依舊很少看到一個以女性為主視角的電影或是戲劇。

所以我很欣賞 Tilda Swinton、珊卓布拉克,她們跟其他女星不大一樣,每次飾演的角色都很原創,不會只是某人的女友,也具有鮮明的特質,不只是傳統的女性角色。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喜歡我在《菜鳥》中 Jessica 的角色。她敢於追夢、追求自己想要的職業,同時持家,還要面對心中的不安感,是個很有靈魂的角色。(延伸閱讀:

因為這個角色我被注意,但最近推掉很多片約,理由是這些角色大多只是花瓶,有外表卻沒有記憶點。女性不是徒有外表的空殼,所以我不願意出演,我相信也希望,透過這樣的選擇,長時間下來能改變些什麼。

平等

不只是我工作的環境,我們應該把平等的範疇再放大到婚姻,甚至是基本人權,像是一個人的性別或是性向,不能作為剝奪他們被平等對待的藉口。有些國家不鼓勵女性求學,而有些地區不允許同志婚姻,要讓這個世界更加和諧,我們必須拋開對他人的成見,不以有色的眼光對待他人才能促成。而從個人到國家,都需要更多的同理心,設身處地替對方著想,這樣才能真正改善不平等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