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經典歌曲你會想到什麼呢?台灣的1990,我們可能會想起張惠妹的《聽海》、《Bad Boy》、《姐妹》,而更早前的流行其實不只有鄧麗君,還有如陳歌辛譜曲的《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等,直至今日依然雋永。(延伸閱讀:日本音樂教父坂本龍一:音樂,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信念

 

說到台灣的1990,我會想起張惠妹的《聽海》、《Bad Boy》、《姐妹》 … 。我記得那時CD還不流行,如果想要重複聽一首特定的歌曲,總得按下rewind、內心數著1, 2, 3, 4, 5 … 再按下pause,完美倒回要replay的那首曲子。雖然自己已經很久沒上KTV了,但深知一旦走進去,必點的還是這幾首。

而在我爸媽年輕的時候大概就是校園民歌或是美國經典西洋老歌了:潘安邦的《外婆的澎湖灣》和《陽光與小雨》、由三毛寫詞齊豫演唱的《橄欖樹》、王夢麟的《阿美阿美》和《木棉道》 ... 當然還有Bee Gees、披頭四和木匠兄妹的歌啊!雖然這些曲子在流行時都離我出生還有段時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是朗朗上口。(延伸閱讀:非聽不可的歡樂合唱團十大經典歌曲

然後我想著,更早以前流行的又是什麼呢?我想起了某個午後,阿嬤家的音響流瀉出日本民歌,還有那一首《夜上海》,是周璇演唱的。當時感覺耳熟,卻已經忘了自己第一次聽見這首歌是什麼時候了,好像是在有李連杰的《神鬼傳奇3》裏吧?女主角的哥哥在上海開了舞廳,那個場景描繪出了上海當時的絕代風華,而站在舞台上演唱的女伶所唱的歌曲好像就是《夜上海》。

《夜上海》一曲則來自由香港華星影片公司在1947年所上映的一部電影《長相思》(又名:燕燕于飛)。周璇在電影裡唱紅了夜上海,也讓此曲成為時至今日仍膾炙人口的歌曲。《長相思》將時空拉回八年抗戰時期因著第二次世界大戰而成了歐洲難民庇護所的上海,這段歷史也連帶影響了上海當時的音樂文化,而《夜上海》所飄散的濃厚爵士風情便是上海深深受到歐美風氣薰陶的最佳佐證。


《夜上海》(曲:陳歌辛;詞:范煙橋)

如果不是那老舊的錄音和影像,實在是很難相信這已經是七十年前的曾經,畢竟在我的耳裡,這類風格的音樂已經不只是當代的流行。它如此地歷久不衰,卻又可以在一瞬間把我拉回那個年代。而和《夜上海》同時期的經典歌曲還有《玫瑰玫瑰我愛你》(原名:玫瑰啊玫瑰,簡稱:玫瑰),同樣是由陳歌辛(註一)譜曲。於1914年出生於上海的陳歌辛有著『歌仙』的別號,一生創作兩百餘首流行歌曲,是中國當代流行樂壇最具影響力的作曲家之一。

在陳歌辛二、三十歲時,人們喜歡在空閒時到百樂門跳舞,整個上海被濃厚的音樂藝術氛圍環繞。中西方的文人、詩人、藝人彼此吸取養分,使得那時的上海有了『東方巴黎』之稱,陳歌辛在那樣的環境下所創作的作品自然融合著中西的靈魂精髓。《玫瑰》是1940年的中國電影《天涯歌女》的插曲,也是由周璇主演,比《夜上海》還早了六年,正好落在上海法租界(註二)末期。但《玫瑰》的原唱者是上海灘歌星姚莉,她和周璇並列1940年代上海歌壇七大歌星。(你會喜歡:台灣女孩在上海的觀察記:上海,最繁華與最貧窮


《玫瑰》黑膠原音,由Columbia Record發行。

這首由吳村作詞的《玫瑰》在1951年被美國歌手Frankie Laine翻唱,英文歌名是 “Rose, Rose, I Love You.” ,並與姚莉所演唱的中文原版在美國以單碟AB面發行。姚莉因此成了第一個打入美國Billboard流行榜的華人歌星,高居第三名。

此曲除了周璇之外,後來也一再的被後輩翻唱,包括梅豔芳、鳳飛飛、還有王若琳都詮釋過她們的版本。我個人非常喜歡王若琳的版本,比起原曲的big band伴奏,簡單的吉他賦予此曲另一種溫厚清爽的韻味。

有別於《夜上海》,《玫瑰》的曲風是1940年代很流行的吉魯巴 (Jitterbug) 。吉魯巴是搖擺 (swing dance) 的一種,而"Jitter bug”在二十世紀初期被用來形容因為酗酒而無法控制自己、不由自主顫抖 (jitters) 的酒鬼們。雖然搖擺早在1920年代就誕生在紐約的哈林區了,但吉魯巴這個詞彙在1935年才被美國爵士歌手Cab Calloway用來形容跳搖擺的舞者,"Call of The Jitter Bug"一曲就此誕生,而電影 "Cab Calloway's Jitterbug Party" 更是把  "Jitterbug" 這個字發揚光大。


Cab Calloway and His Orchestra - "Call of the Jitter Bug"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美軍將吉魯巴帶進了歐洲,1945年,時代雜誌更以 “jitterbugged"形容吉魯巴在英法所引起的狂熱。怎知就這樣繞了一圈呀,吉魯巴傳回了中國,然後陳歌辛和姚莉的《玫瑰》竟在幾年後以獨特的東方韻味逆襲美國。(同場加映:「做音樂不要做漣漪,要做石頭」 一輩子的音樂人鍾成虎

雖然是超越了半世紀以前的過去,但這樣的舞步還有曲風並沒有成為歷史,甚至還是現在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音樂就是如此有趣的東西呀!它是組成文化很重要的一塊拼圖、是時間的藝術,可是卻不會隨著時間老去。它因著人們生活的喜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傳遞,和每一件在當下最平凡的事相輔相成,用它獨特的手法穿越時空,將過去與現在牽引在一起,哪怕是世界的兩端!

九萬臉書專頁九萬部落格

 

(註一)陳歌辛的長子為著名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作曲者之一,陳鋼。

(註二)上海法租界:1847年清政府將四個中國地區(上海、廣州、天津、漢口)給了法國,其中又以上海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因此有了上海法租界之名。當時除了中國上流社會人士會在此興建花園別墅,居住在此的西方人士主要為法英美俄僑民,另外也有越南人和德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