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正正經經地活著
是一種必要
有時很想笑的時候
必須忍著
很想愛的時候
也必須忍著
....
我曾經任性蹺課摸黑夜遊
讓教官討厭
我曾經鬆手送給天空一串氫氣球
天空回報我 以一場大雨
我曾種下金盞菊的種子
長出
只有我一人見到的曇花
種下虛無
長出 不受豢養的鴿子
 
這些
我都不會告訴你

——林婉瑜,〈不會告訴你〉 

以詩之名〉〉親愛的,你值得 再為自己瘋狂一次。 

你不願意種花
你說:
「我不願看見它
一點點凋落」
是的
為了避免結束
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顧城,〈避免〉

// 不論怎麼受傷,也不要放棄讓自己再一次幸福的機會。親愛的,這世上,總有一個人在等你。

以詩之名〉〉但願,有人在等我

妳說,我們太需要一場孤獨
遠遠地離開到沒有城市
也沒有海邊的地方,妳說那裡
是連書都不能帶去的地方
不一定美麗,不一定安靜
但有一場絕對無與倫比的孤寂等在那裡
不再有國家大事,沒有新聞
可以大聲罵人或唱歌
不嫌麻煩的話也能談一場沒有目的的戀情
 
但總之我還是靜不下來
無論妳怎麼詮釋
可能也因為這樣,實話實說
連孤單都忘了
可能真的需要一個深情的
遙遠的地方,說一點
解嘲的話
才能真正再想起自己的存在
我是說,不再歇斯底里的煩悶的
那個樣子

——謝予騰,〈我們都存在這一點煩悶的原因〉

以詩之名〉〉我們需要的那種孤獨,不在遠方

原來
用整整的一生來慢慢錯過的
竟是我們這唯一僅有的
整整的一生啊!
 
別後




——席慕蓉,〈別後──之三〉

// 人生就是不斷地相遇和再見,然而令人心痛的是,未曾能好好地與它們道別,有時一別,就是永遠不見。

以詩之名〉〉你欠人生幾次道別?

如果你有了愛人
讓我知道
像候鳥要飛
雪會知道
根的枯朽
樹葉知道
可是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沒有愛人了

——任明信,〈傾訴〉

以詩之名〉〉當愛情離開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