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讀過李清照的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總以為她一定是多愁善感類似林黛玉的人物。不過看了「聖人請卸妝」裡的幽默歷史新解,發現李清照根本就是宋代的小 S?誰說大家閨秀不能好賭好酒又好色?一起看看你不認識的李清照。(推薦閱讀:為妻畫眉有什麼錯?

宋代文壇小S:李清照

在歷代貌美女文青中,李清照是一朵奇葩。

首先,她居然不是妓女。根據古代文藝圈定律,才女幾乎是妓女的子集。良家女子要搞文盲爭霸戰,因為當時崇尚「無才便是德」呀;風月女子則必須琴棋書畫詩書禮樂十項全能,否則出場費怎麼上得去?而才子絕對是嫖客的子集,跟薛濤、李師師、柳如是這類一線名妓搞點緋聞才叫牛逼。

其次,她居然不是玉女。很多同學忘了中學語文教材是個愛說謊的傢伙,一直以為李清照是玉女詞人。人家李清照當年文壇爆紅,以年度美女作家的身分接受《時代》雜誌亞洲版專訪時都說了:「我曾經掙扎過要不要當玉女,後來釋然了。感謝祖國,感謝伊能靜,感謝酒井法子,感謝阿嬌。」(推薦閱讀:女魯蛇美學:從 BJ 單身日記到丹妮婊姐星球

從此,李清照就專心當三好女人去了。哪三好啊?好賭、好酒、好色。

賭博界天后就是她

按理說,李清照也是官二代、高級名媛。她老爸李格非是政界名流(最厲害當到國家人事部部長)、當紅知名作家,她媽媽王氏是國務院總理王眭的長女。李格非三十六歲才得一女,而李清照幼年喪母,得到老爸的無限溺愛,接受的是自由主義教育,時不時跟著老爸出入一些社交派對,認識了一群文藝怪叔叔。

這樣 open 的氛圍下,李清照顯然不會走循規蹈矩的大家閨秀路線。

賭博成了她的首席愛好。她專門寫了一篇論文〈打馬圖經〉,來謳歌賭博這件事的崇高和美好。一上來就直抒胸臆:「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但平生隨多寡未嘗不進者何?精而已。」赤裸裸的炫耀啊——我天生就愛賭博,只要一上賭桌就沒日沒夜地陷進去了,比網癮還嚴重。吃飯睡覺早忘光光。而且啊,我賭了一輩子,不管賭多賭少,從來都沒輸過。其實我也不想總贏啊,但銀子它本人就是要嘩啦嘩啦往我錢包裡跑,擋都擋不住啊!

賭一輩子都沒輸過的人,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賭神嗎?難怪有人說李清照是賭博界的東方不敗。

有件事李清照特別不懂:為什麼你們賭博就不能像我這樣精通呢?其實賭博很簡單的,找到搶佔先機的辦法,專心投入就好了呀,「博者無他,爭先術耳,故專者能之」。這句話引得眾多網友發帖罵她欠扁。

據說,王菲成名曲也是李清照寫的。「這一次我執著面對,任性地沉醉……就算是深陷,我不顧一切。就算是執迷,我也執迷不悔。」生怕大家不知道她對賭博這件事的生死不渝。她自己也交代,「自南渡來流離遷徙,盡散博具,故罕為之,然實未嘗忘於胸中也」,哪怕國家要亡了,自己還在逃難,顛沛流離中賭具也弄丟了,很少機會上賭桌了,但是從來沒有把賭博這件事忘記過,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啊。多麼感人的表白!

既然是賭神,必須要顯示出專業素養來。李清照又在文中大談時下各種流行賭博形式之差異,賭球啊、擲骰子、鬥雞、鬥蛐蛐之類,有的太庸俗,有的沒技術含量,象棋和圍棋不錯,但只有兩個人可以玩,不刺激。只有「打馬」最爽,我最喜歡,可以跟姊妹淘玩。據說,打馬是一種五人玩的棋類遊戲,規則複雜,又有人考證,打馬就是打麻將。「使千萬世後,知命辭打馬,始自易安居士也。」李清照提醒後輩同學們,命辭打馬這種遊戲,是我易安居士發明的,別忘了付我版權費!(推薦閱讀:帶著撲克牌去旅行

一篇論文寫了不過癮,李清照又寫了〈打馬賦〉,對歷史上那些豪賭界的前輩,仰慕之情超載,「歲令雲徂,盧或可呼。千金一擲,百萬十都。樽俎具陳,已行揖讓之禮;主賓既醉,不有博奕者乎」。 謝安、陶侃、桓溫、袁耽、劉裕等人都是李清照的偶像,如果可能,李清照是很願意把〈漱玉詞〉的簽售會放在拉斯維加斯辦的,實在不行,澳門也湊合啊。

那些以為李清照除了寫詞就是在家彈琴繡花陶冶情操的同學,聽了這些別忙著幻滅。在宋朝,賭博是一種民俗。當朝皇帝啊、宰相啊那是帶頭賭博,北宋最後兩個皇帝——宋徽宗、宋欽宗被金兵俘虜到北方去,驚慌失措中都沒忘了帶上賭具。跟賭博比,江山算個屁呀!當時還有八卦小報說,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跟道士陳摶賭博,輸掉了整座華山。而北方各國也受這種風氣影響,遼國最強大,皇帝遼道宗親自主持賭局,政府領導班子換屆選舉,文武百官扔骰子比大小,有人扔了個最大點,立馬當了宰相。

喜歡秀恩愛的酒鬼

作為文化超女、偶像明星的李清照,怎能被隔離在賭博這一民俗之外呢?更何況,李清照從來沒把什麼三從四德這種男權社會制定的婦女行為守則放在心上。跟小 S 一樣,她追求的是夜夜「小酌」。(同場加映:男人不懂,只跟好姐妹分享的三款酒

李清照一共寫了五十八首詞,其中二十八首都提到酒,對喝酒這件事,她向來高調。話說她還在蘿莉時期就成了酒鬼。〈如夢令〉不是寫了嗎,「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和姊妹淘去春遊,喝高了,連怎麼回家都忘啦。

少女時期都不怕狗仔隊跟拍,結了婚有老公趙明誠的縱容,就更放得開了。宿醉之後自拍個素顏照,寫篇微博,「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誰規定要當賢妻良母的,老娘就要喝,「金尊倒,拼了盡燭,不管黃昏」,管他時間有多晚,喝 high 為止。與老公兩地分居,想死他了,不借酒來澆澆愁怎麼行?「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閑滋味」,高難度的詩也寫了,高濃度的酒也喝了,還是百無聊賴啊。有時候喝太多,妝都懶得卸,「夜來沉醉卸妝遲」,實在不符合美容原則啊。老公去世了,國家也要亡了,連進口洋酒都沒得喝,「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李清照超愛喝花酒——別激動別激動,是鮮花的花。「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菊花開了?喝酒。「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梅花開了?喝酒。不是人家想喝,誰叫一年四季都有鮮花綻放嘛,不喝酒慶祝顯得多失禮呀。

賭鬼+酒鬼,李清照的形象更鮮活了,可愛了——沒錯,她是愛國女詞人,她是賢淑優雅的大家閨秀,但,我們總不能要求她除了憂國憂民、傷春悲秋之外,就不能有興趣、有愛憎、有欲望了吧?明代文學家張岱就說了句很經典的話:人無癖好不可交,無癡者無真情也。

據說《宋代壹週刊》把李清照和小S放在一個圖表中比較,賭博這一項,小S連麻將都不怎麼打,李清照自然是贏了;喝酒這一項,李清照又贏了,誰叫小S沒有提升喝酒這件事的藝術價值和審美趣味呢?接下來,就要在好色這件事上PK了。

這回李清照終於底氣不足了。既沒有摸哪位男明星的胸肌,也沒有問哪位名流第一次性經驗是什麼時候,她最大的成就,不過是贏得了宋代學者王灼的高度評價:「自古以來的大家閨秀,從沒見過像李清照這麼荒淫無恥的!」

李清照做了什麼出格的事?宋代之前,別說大家閨秀,皇后公主們放肆起來,那叫一個無邊無際,亂倫、養男寵、3P、換妻這些前衛遊戲都玩遍了,足以把李銀河(注1)嚇哭。李清照別說性解放,連緋聞都沒幾個,她最讓王灼看不順眼的,不過是寫詞的時候,言辭大膽罷了(注2)。(推薦閱讀:親愛的女人,掌握妳的性權利

李清照寫自己還沒出嫁,「敢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有人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盪完秋千,流點香汗,衣衫輕薄,這畫面,那叫一個性感。咦,有帥哥來了,想走不捨得走,想看又不敢看,靠著門回眸望一眼,假裝在聞花香。擺明了是挑逗,擺明了耍曖昧嘛。這首詞的主題,就是緋聞少女;其中心思想,就是哪個少女不懷春。

結了婚,對老公,那更可以明目張膽地勾引了呀。「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典型的小S風格。洗了澡,化了妝,穿上透明睡衣,雪白肌膚若隱若現,幽香散發,這個時候,嫵媚一笑,說:老公呀,今晚的竹席很涼快哦。

這、這、這讓王灼這種裝逼學者看不下去啊——這女人豈敢不按規定二十四小時裝純?

豪門老公有點天然呆

對於王灼之流的憤慨,李清照假裝沒聽見。她照樣秀恩愛,炫耀她和老公多麼情投意合,高興了,直接給老公寫赤裸裸的情書。「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老公呀,我近來又瘦了,不是因為酒喝太多,而是因為想你入骨、茶飯不思啊。「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我都成骨感女生、紙片美人了,你真的不心疼嗎?(同場加映:芭比娃娃的三圍

難怪趙明誠憐她愛她,這樣敢愛敢恨的女人,簡直像是現代穿越過去的呀。雖然,有時候趙明誠也不解風情,人家是宋朝牛逼的考古學家嘛,難免有點天然呆。

作為名女人背後的男人——如同張愛玲背後的胡蘭成、小S背後的許雅鈞——趙明誠在後世大眾心目中知名度雖然不太高,但在宋朝,人家可是太子黨。趙明誠的老爸趙挺之官至宰相,兩家都是書香門第,絕對的名門聯姻。(同場加映:閱讀張愛玲,探討愛情的本質《傾城之戀》

可是兩人結了婚,居然窮到經常出入當舖,這也太扯了吧?結婚時,趙明誠二十一歲,大學還沒畢業呢,這個考古系書呆子,只有一個業餘愛好——搜集古董,基本上這也算全球最燒錢的愛好之一了。什麼叫貴族?陳丹青說了,貴族對錢統統沒概念,《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那位公主離家出走,她是絕對不知道要帶上金銀細軟信用卡的。趙明誠和李清照就是這種理財毒藥,兩個人滿世界去找各種文物寶貝,見到喜歡的就買,標籤都不看。只是,某一天,突然發現,咦,信用卡怎麼刷爆了?沒關係,拿些衣服首飾去當掉,繼續買!

有一次,一個叫徐熙的人,拿了幅牡丹圖來勾引趙明誠,李清照也在場,兩個人一看那畫,眼睛都直了,腦子裡同時閃現關鍵字,買!How much?——這次他們終於知道問問價格了。徐熙開價,二十萬。二十萬?夫妻二人傻眼,衣服首飾都當掉也沒有這麼多啊,他們只好提出借這幅畫來看幾天,過過眼癮,恨不得抱著它睡覺——兩個貴為國務院高官的子女,居然連一幅畫都買不起,在當今高幹子弟們看來,這是多大一個冷笑話。

好在趙明誠畢業後當了官,宋朝高薪養廉,公務員待遇特別好,家庭經濟危機才算稍稍緩解。只是,八卦小報成天以「李清照的丈夫」稱呼他,朋友也調侃他是「李先生」,搞得他很煩,不服啊。哼,欺負我不會寫詞嗎?他在家閉關幾天,電話手機都關掉,發了狠,一口氣寫了五十首詞……我就不信,這麼多首,沒一首好的!於是帶著這五十首,再把李清照的一首詞也穿插進去,顯得自己是客觀公正的,屁顛屁顛拿給一位懂文學鑒賞的好朋友看。

好朋友耐著性子,把這五十一首詞一一看過,說:我看了半天,就只有三句話不錯。

趙明誠急死了,問:哪三句話啊?

對方答:就這三句呀,「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趙明誠頓時吐血三升,終於明白自己的文學天賦有限了,從此不再和老婆 PK 。他專心在考古界發展,也混出了名聲,成了學術超男,寫了大部頭著作《金石錄》,跟歐陽修的《集古錄》地位相當。他完全像是為了佐證「考古學家最理想的丈夫」(因為他們喜舊厭新嘛)的說法一樣,對李清照這個大才女老婆,一往情深。在李清照三十一歲的畫像上,趙明誠就親筆題詞: 清麗其詞,端莊其品。歸去來兮,真堪偕隱!這表白夠誠意吧,夠炫耀吧?我老婆呀,詞寫得清麗脫俗、人品端莊賢淑(呃,看看,趙明誠多有鑒賞力,好賭,那是證明老婆智商高;好酒,那是證明老婆有情趣,這些都無關品德,麻瓜們懂嗎?),很想帶著她,夫妻二人去歸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據說,趙明誠在微博上發了這條高調表白,李清照第一時間就轉發了。人家就是不炫耀會死星人。

李清照不僅在情場大膽率真,在文壇也夠狂妄,她寫了《詞論》,將北宋最當紅的大詞人一一批評了夠,哪管對方是什麼中南海要員、政協主席或者學術泰斗,更不管其中幾位還是她老師的老師,或是老師的老師的老師。李清照跟小S一樣,既然都出來說了,要的就是節目效果。柳永?太俗。張先和宋祁?偶爾有幾個帶爆點的好句子,但整體上離名家還差得遠。晏殊、歐陽修、蘇軾,這三個人是學問大家,但寫起詞來,基本上就是把詩改得參差不齊冒充詞嘛,山寨啊山寨。什麼,王安石?他文章是寫得不錯,一寫詞簡直就成了諧星,活活把人笑死。至於秦觀,他的詞小家碧玉而已,根本沒氣場,拿不出手。

大家都聽懂了吧?說這麼多,結論就是,整個北宋只有一個像樣的詞人,就是李清照嘛。這狂妄、這自戀、這刻薄,真的不是小S附體?

而且,小S還要咬著牙為夫家一個接一個的生,生到兒子為止。李清照就強大了,一個都不生!人家在宋朝就敢和老公玩頂客(注3)。李清照四十六歲時趙明誠去世,三年多之後李清照又做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再嫁張汝舟,沒想到被這衣冠禽獸騙了——張汝舟口口聲聲說愛她,其實圖的是她收藏的古董字畫,李清照不從就對她拳腳相加,一時之間「當今第一才女遭遇家暴」轟動全國,跟小S家暴疑雲兩相呼應。李清照一咬牙,告發張汝舟有欺君之罪,這場婚姻只維持了一百天左右,絕對的閃離。

 

注1:已故中國當代作家王小波的遺孀,中國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會學家,對於性、女性和同性戀的研究十分著力,同時也將西方對這方面的研究和理論引入中國。

注2:王灼,宋代著名文學家。曾評李清照「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閭巷荒淫之語,肆意落筆。自古縉紳之家能文婦女,未見如此無顧籍也。」(《碧雞漫志》卷二)

注3:DINK(Double Income No Kid),意指:雙份收入,沒有孩子。

 

更多歷史課本不教的歷史秘密,都在《聖人請卸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