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陳庭妮的印象,總和偶像劇脫不了關係,她的角色總是這樣,有點傻大姊個性的小資女,歷經千辛萬苦遇上真愛。但我們思乎不曾真正瞭解,脫下戲服之後的陳庭妮。那天的訪問聊了特別久,聊愛情、聊夢想,聊戲劇,當陳庭妮從電視劇中走出來,當陳庭妮開口說起自己的故事,你會發現,原來要演偶像劇的女主角並不如想像中的簡單,而電視之外的陳庭妮,一點也不甜美。(同場加映:女人,妳其實比妳想像的美麗

那是個涼爽的午後,走進明亮的咖啡館,一坐下就迎上陳庭妮開朗的笑,只見她專心研究著菜單,剛結束滿滿通告的她神情中沒有疲憊,笑著說「這應該算是午晚餐吧!」眼前的她和電視上演過無數偶像劇女主角的陳庭妮有些相像,但氣宇間卻又有些不同,我們總會想像著明星私底下的樣子,想著陳庭妮大概就是甜美公主型的女生,但真正的她有著小男孩般的爽朗,小女孩般的活力,聽著她聊自己的故事,並不像是美麗公主的夢幻生活,反而像是個冒險家的奇幻旅程。(同場加映:別再等待王子,公主打場屬於自己的仗吧!

偶像劇裡的陳庭妮:傻大姊怎麼演出甜美女主角?

在模特兒大賽拿下第一名的時候她才 18 歲,隔年就踏入戲劇圈演起偶像劇,這一演就是七年,她演過 8 個女主角,從《真愛找麻煩》這部戲開始爆紅,那時候開始,在路上大家叫她「奕婕」的比例一度逼近「陳庭妮」,身份也從模特兒正式邁向演員。她是大家口中的「妮妮」,角色幾乎都是小資女,也建立了高挑、甜美的形象,我們總覺得偶像劇女主角總是個弱者,總是噙著一把淚的苦情角色,我們也總想像妮妮是現實生活中的公主,過著夢幻生活。但現實社會從來不曾夢幻,我們忘記了 18 歲就開始在伸展台上競爭的辛苦,我們沒看見 19 歲就開始演女主角所要承受的壓力有多大的。這一次,在新戲《俏摩女搶頭婚》中她飾演元菲,一個渴望愛情的女強人,他是部門經理,也同時是有 5 歲孩子的單親媽媽,這個故事一點也不夢幻,卻更貼近庭妮的生活一點,因為她不再是活在城堡裡的公主,而是真實社會中的妳和我。

「這個角色是時下很多女性的縮影,好像很多女生在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所謂的『女強人』她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大家覺得你很強,女人當男人用,你不需要男人照顧你,但其實內心還是非常渴望愛情,尤其是到了人生下一個階段,有小孩了!當你要照顧別人照顧的同時,其實你是更渴望被別人照顧。」這次的角色面相很多元,就如同女人身份的多元,同時是員工、妻子、媳婦、媽媽。當演員從不容易,而這一次,庭妮需要揣摩的是一個單親媽媽的心境,不再只是個簡單想著如何談浪漫戀愛的純情女主角,而是更深一層的需要頗析心裡不同層次的表現,這個角色的深度提升,逼迫著演員的演技和思考更加縝密,而現在的她,才 25 歲。

演單親媽媽的難處在哪?陳庭妮這麼說:「在戲裡的孩子是五歲,他開始會問說,『媽媽我的爸爸在哪?』、『為什麼別人有爸爸我沒有爸爸』,已經是人生下一個階段會面臨的問題。」

這次的演出讓他知道,愛情和生活並不總是美好,成人式的愛情比起單純的小情小愛多了些什麼也少了些什麼,於是當愛情加進現實的苦澀,才會發現原來每個人都有些無奈。「我覺得最有挑戰的地方是,在愛情上面臨到要跟著自己的心走,愛著一個我不知道會不會有未來的初戀,還是我要向前看,選擇一個我現在還不愛他,但未來我們有發展可能,他可以給我肩膀,給我未來指引的男人。」(同場加映:還能再愛嗎?獻給在愛情裡受傷的你

「小時候媽媽都會說:『你嫁的人不會是你最愛的人』這也會是這部戲想要告訴大家的故事,這句話聽起來荒謬,但卻也有它的道理。」

《俏摩女搶頭婚》是部喜劇,但庭妮卻說,每演完一齣戲都會覺得自己被角色牽動著,因為她有太多的無奈,也有太多的辛苦。「我從來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真的生了小孩人生會有什麼轉變,所以我覺得最難的是把自己放進那個角色裡,體會她的心情、態度,要學會放下自己的舒適圈。」於是在這部戲裡妳不再只看到一種女人的樣貌,你會看到三個類型女人的縮影,曉恩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對於愛情總是付出所有,不求回報,元菲有了孩子,所以她等不了愛的男人長大。美林是家庭主婦,每天想著如何順利懷孕以應付婆婆的關心。「大家覺得已經結婚的人應該就天下太平,但其實不是,他會遇到婆媳問題,會遇到生不出小孩,為什麼結婚後我就沒有個人的生活,結婚前我可以上班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圈,但為什麼結婚後要在家裡想我今天要做什麼菜給老公吃,要怎麼服侍公公婆婆?我覺得是把社會中三大類型的女生放在同一部戲,然後讓你看見每個人都有可憐之處。」現代女人的處境,呈現在戲中的縮影。(延伸閱讀:結婚,要不要?

偶像劇外的陳庭妮:我一定要問到答案

從模特兒一路跳到的演員,是個誤打誤撞的開始,如今談起來容易,但也不可否認的,是庭妮人生的轉捩點,成為模特兒後接觸到表演課,但庭妮沒有多想,只當成是練習肢體表情,但之後沒幾天,瞿友寧導演就打電話到了公司,一開始覺得她太女生了,告訴她如果願意剪短髮就可以演,於是她剪掉一頭長髮,第一次跨足戲劇圈就演女主角。女主角總要溫柔甜美吧!但一開始的陳庭妮並不是這樣,從男孩子的率真性格,但螢幕上有女人味的呈現,一步步都走得不容易,但她卻說得輕鬆。(猜妳喜歡:關於演戲這件事

「開始拍之後才發現頭洗一半不得不繼續洗了!第一部戲的時候我要學習情緒抒發,開始要學會應變現場拍攝狀況,我要知道現在要拍特寫、大啷還是什麼鏡頭,我發現自己要學得好像越來越深入,以前只會覺得哭戲好難,眼淚怎麼掉不下來,只要眼淚掉下來就覺得哭戲演好了!但這部戲我才發現,不是這樣,拍一部是需要情緒轉折,眼淚落在對的地方,情緒的堆疊很難。每一次哭戲都讓你印象深刻,你會知道自己好像又多學會一點點。 」

「年輕的時候還不知道怕是什麼,只知道做了就好。」

外人看來是個傻大姊,但眼前的庭妮卻散發出一種自信,一種無論如何都想要做好的自信,她說,每演一部戲都會留下自己可以吸收的東西在靈魂裡,從她的眼神中,妳可以看到無比認真的勇氣,所以她不怕扮醜,逼著自己轉換在不同角色性格之間,成熟、可愛、性感、甜美。

「我覺得喜歡演戲的人還蠻變態的,因為你要一直打破自己再重塑,然後一直不斷循環,這部戲就是你這半年來的檢視,甚至不用等播出,你就知道你這半年來有沒有成長,你的不足在哪裡,其實很殘酷,每一次都在挑戰自己。那不來自於別人的壓力,而是心裡有個聲音跟自己說下次要更好。」

庭妮笑著說,自己是很死心眼的人,每次都會抓著導演編劇問劇本的前因後果,對於她來說,台詞不只是唸出來的一句話。「我會很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如果有一天我不去問的時候,我就完蛋了!我就對於演戲沒有熱情了!我希望那天永遠不要來。」所以她會思考,站在最貼近角色的位置思考,會說這樣的話嗎?會做這樣的決定嗎?她不是個照本宣科的花瓶,而真正在乎自己角色所說出的每一句話合不合邏輯,她曾經因為覺得台詞違背自己認定的角色形象而難過了好久,她曾經為了一句台詞和導演編劇追問了好久,因為她不像只是在電視前只是甜美嬌笑,而是真的演出角色的靈魂,即使只是甜美嬌笑,也要有這麼做的理由。

陳庭妮說:「演戲要說服自己,才能說服別人。」

陳庭妮說說:敏感率真的老靈魂

「其實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女孩和女人,只看你願意把哪一塊拿出來和大家交朋友。」

如果用三個形容詞來形容陳庭妮,媒體一定會說甜美、樂觀、開朗。她本人並不討厭與否定這樣的特質,但經紀人卻說:「不懂妮妮的人會說她天真甜美,但其實她講出來的東西,都是在她腦筋裡仔細思考一番才說出口的。」比起甜美,率真也許是更加貼切的形容詞,她並不是住在城堡中的公主,反而有點男孩子氣,開心的時候就大笑,悲傷的時候就哭泣,她容易感動,總會去看些冷門但別有意義的電影,她會想很多很多,在腦袋裡有個快速運轉的世界。

「其實我不太知道怎麼和年輕人溝通。」

陳庭妮演的戲,受到許多年輕人的喜愛,但她卻說自己一直不太能和年齡比自己小甚至同齡的孩子談笑在一起。「少女夢幻的韓劇我都不看,像一般年輕人可能追的是 BIGBANG 演唱會,但我卻想聽李宗盛。」庭妮說她特別有長輩緣,也特別喜歡大叔型的男人。「年輕人會意義風發阿!覺得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到。但有歷練的大叔,你會覺得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聽到好多故事。他可以告訴妳一支酒背後的歷史,這家餐廳背後的故事,或是分析某個電影導演以前的作品,只是對話,你就會覺得可以學到東西。」陳庭妮的心裡住著一個老靈魂,渴望吸取紮實的養分,她不追星,不愛看熱門電影,書架上永遠擺著要看三遍以上才懂得了的書。

「知道自己要什麼,可以把每一個定位的自己做到最好的女人最迷人。」

這是她的目標,也是這次新戲讓她學到的人生課題,庭妮說越懂這個圈子越發現自己的不足,與其說希望挑戰怎麼樣的作品,她反而說:「無論是電影或是偶像劇,只要能夠拍到一部戲,能夠讓自己成長,能夠在宣傳期淘淘不絕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停留在舒適圈演一個自己很熟悉的戲路,或是很好上手的角色。」(同場加映:挑戰自己,每天做件讓自己害怕的事吧!

訪問結束,正是人車鼎沸的傍晚時分,一個半小時還不夠聊完人生的故事,卻也已經足夠聽完一部戲帶來的成長,陳庭妮一直都演著偶像劇女主角,有人可能覺得她就是美麗的模特兒,所以當女主角只是剛好而已,但訪問過後,妳能看到一個演員為了角色所做的努力,妳能看到螢幕上的誇張演出背後是怎樣的反覆練習。當我們問到她的目標,她只說希望把戲演好,對她來說,重要的並不是得了什麼獎或是得到哪部電影角色,而是簡單深層的把所拿到的角色演好,並從中有所成長,這樣的陳庭妮有種堅毅的力量,她知道自己演得可能正是誇張的芭樂劇女主角,但卻比任何人都更加認真地看待這個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