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下一口,滿滿的巧克力醬料就滿溢出來,那甜蜜的滋味,讓妳完全忘卻煩憂,被幸福包圍!這就是你之所以愛上爆漿巧克力蛋糕的原因吧!甜牙齒女人們快出列,一起和溶岩蛋糕談場戀愛,享受被呵護的感覺吧。(同場加映:美味料理食譜:低脂無奶油的巧克力蛋糕


1966

史上第一個刻意做出的爆漿蛋糕,是大家都知道的「可可糖心蛋糕」(Tunnel-of-Fudge cake),是1966年「貝氏堡烘焙大賽」(Pillsbury's Bake-of f)的第二名作品,發明人是德州的家庭主婦艾拉.赫弗里奇(Ella Helfrich)。這個蛋糕是花型邦特蛋糕,夾著胡桃碎,中間包著濕軟的可可奶油軟糖,艾拉很巧妙地用糖霜粉做出來。

貝氏堡食品公司原來的要求是,在配方中需用到貝氏堡出的「花繩乾式糖霜粉」,艾拉就把糖霜粉在烤箱烤成一道滑嫩布丁狀的糖心內餡。這個蛋糕需用到一種花型烤模「邦特」(Bundt),邦特烤模是1950年代的發明,卻從未真正流行,也印證了現今幾乎已成科學定律的事實:「沒有人不愛爆漿蛋糕。」(延伸閱讀:3D列印的無限可能:蛋糕上的糖霜塔


1979

紐約曼哈頓的「菲與艾倫食品百貨商場」(Fay and Allen's Foodwork Emporium)出了一款巧克力舒芙蕾蛋糕,成為商場眾多花俏外帶商品的一員。這款蛋糕的創作者是馬克.艾倫(Mark Allen),為了紀念他的母校美國廚藝學院而做。就像可可糖心蛋糕,菲與艾倫出的蛋糕也是大邦特蛋糕,很像布朗尼,中間有巧克力糖心穿過。

但與可可糖心蛋糕不同的是(也與許多號稱「無麵粉」的蛋糕不同),蛋糕糊完全沒用到麵粉,比較像「巧克力慕斯」,瑪伊達.希特(Maida Heatter)在她的書裡這麼寫道。她將這道食譜放在她1982年出版的《偉大甜點新書》(New Books of Great Desserts)。這道甜點也需要以149℃╱300℉長時間慢慢烘烤。


1981

這一年,法國名廚米榭.伯哈創造出他獨有的熔岩巧克力蛋糕「coulant」(法文是「流動」的意思),也成為今日大家認知的熔岩蛋糕之父。它不是邦特蛋糕,而是單獨一個、一人一份的。伯哈版熔岩蛋糕的做法是在蛋糕麵糊裡包入結凍的甘那許(ganache)巧克力,然後冰凍一晚。

等到蛋糕送入烤箱,甘那許就融化了,結果烤到恰好的蛋糕中間藏著滑動液狀的內餡。經過1980、90年代,甚至到了2000年,伯哈在他法國中南部山城拉吉奧勒的餐廳做了各種變形的熔岩蛋糕,有包著藍紋乳酪和包著焦糖醬的。(推薦你看:品嚐生活中的美好甘甜,台北 品悅糖 La douceur


1987

紐約 J o J o 餐廳老闆兼主廚尚喬治. 馮格里奇頓( Jean-George Vongerichten)再次創作了熔岩巧克力蛋糕,但這個作品純屬意外。他把巧克力海綿蛋糕太早拿出烤箱(這個蛋糕配方是他母親給的),尚喬治試吃了一口,發現這蛋糕真好吃,居然連蛋糕中間未熟的地方都好吃。他把這個蛋糕叫做法芙娜巧克力蛋糕(Chocolate Valrhona Cake),吃的時候要搭配香草冰淇淋。


1990
年代

滑溜的巧克力蛋糕移居到其他餐廳,Le Bernardin、Mondrian、March 僅是其中數例。湯姆. 克里丘在 Mondrian 的菜單上放上甘那許巧克力蛋糕以紀念伯哈,他在1989年夏天跟著伯哈工作過一段日子。Mesa 燒烤店的大廚巴比.弗雷把蛋糕用 ancho 辣椒做成辣的,內餡仍是依照伯哈的版本,包入甘那許巧克力。

到了美國西岸,沃夫岡在他的 Spago 餐廳菜單放上巧克力驚喜蛋糕;南西.希弗頓(Nancy Silverton)則在洛杉磯 Campanile 餐廳端上類似的版本。還有一種看起來很像伯哈版的熔岩巧克力蛋糕出現在 Chart House 餐廳。這個隸屬 Landry's 餐飲集團的連鎖餐廳,直到今天還在供應這款蛋糕:「這是濃郁的巧克力蛋糕,中間包著由 Godiva® 利口酒做成的滑順內餡,上面放著香草冰淇淋,淋上溫熱的巧克力醬,再撒上 Heath® 出品的餅乾碎酥。」(嘿:親愛的女人們,妳愛吃巧克力嗎?


1997

「一人份熔岩巧克力蛋糕」的食譜首次收錄在《料理之樂》(Joy of Cooking),書中認為這個蛋糕「適合高雅的晚餐派對」。在連串高雅的描述後,《食物與酒》(Food & Wine)雜誌也出現熔岩巧克力蛋糕的食譜,把它放在〈簡單高雅:想要有型又有娛樂性的快速食譜〉專欄。同樣是1997年,巧克力先生賈克.托雷斯(Jacques Torres)出版《甜點馬戲團》(Dessert Circus),也收錄自家巧克力翻糖(Chocolate Fondants)的食譜。托雷斯建議使用「優質巧克力」,如比利時 Callebaut 出的高級巧克力。


1997

熔岩巧克力蛋糕進一步出現在迪士尼樂園,這裡是世上最多人造訪的娛樂勝地。雖然樂園聚集了大批遊客,這個蛋糕仍維持高雅又有點高檔的氛圍,只在園區高價的主題餐廳供應。在迪士尼樂園康尼島靠木板大道內側的休閒中心「飛魚咖啡館」 (Flying Fish Café),主廚約翰.史塔特(John State)推出著名的熱巧克力熔岩蛋糕。蛋糕的內餡有流動的巧克力,還加入龍蒿奶蛋醬。餐廳只接受預定,且有嚴格的衣著限制,客人禁止穿背心、泳裝,不可戴紳士帽,也不允許衣著走修剪風和破爛風的客人入內。

在迪士尼的波里尼西亞度假中心也推出熱巧克力熔岩蛋糕,根據《坦帕灣》(Tampa Bay)雜誌的評論,「蛋糕的巧克力熔岩如巧克力河般流下⋯跟它的名稱聽起來一樣棒。」同時間,當代度假中心的洛杉磯主題餐廳「加州燒烤店」(California Grill)也在菜單上加入壽司、加州紅酒和熔岩巧克力蛋糕。(同場加映:午茶時間!一起來做阿諾帕瑪蛋糕


1999

熔岩巧克力蛋糕首次出現在類型小說時,描述它的術語無庸置疑是浪漫的,可不是普通的浪漫,而是非法的浪漫。這個蛋糕一定是「有罪的」、「墮落的」。

在喬瑟夫.方達(Joseph Finder)所寫的《案藏玄機》(High Crime)中,明星律師克萊兒.海勒如何發現雷納德.查普曼並不是他自己口中描述的那個人?線索就在晚餐的熔岩巧克力蛋糕上,這蛋糕無疑是種隱喻,是某種進行中的怪異。

「我可以用甜點打動你嗎?」侍者問:「開心果凍糕太棒了,好吃得要命!還是熱熱的熔岩巧克力蛋糕,簡直太邪惡了!」
「我想要巧克力蛋糕。」安妮說。
湯姆看著克萊兒。她搖了搖頭:「我不用。」她說。
「確定嗎?」侍者疑惑地問,神情中帶著某種邪氣。

在蓋伊.坎恩(Gay G. Gunn)寫的《普萊德與裘伊》(Pride and Joi)中,主角裘莉徘徊在激情與特權間,一個是讓人心靈悸動的男性,一個是經濟上可靠安全卻無聊的男人。有次,這個無聊男人點了一道了無新意的核果餡餅,而裘伊選擇墮落。「他們共享凱薩沙拉和山一樣高的硬皮麵包,然後才是甜點,桃子餡餅是他的,而她的是巧克力墮落蛋糕,裡面包著白色巧克力熔岩內餡,上面還擠了一圈鮮奶油。」


2000

熔岩蛋糕多半出現在高價位餐廳,而高價位餐廳多半滿足情侶的需求,因此它羅曼蒂克的言外之意就從言情小說開始氾濫。《巧克力蛋糕之死》(Death by Chocolate Cakes)展現一系列驚人的巧克力魅力,其中有一道稱為「巧克力黑暗之心」的食譜,作者是這麼形容的:「這是一道熱熔岩巧克力蛋糕,如此肉欲,可謂第八宗罪。」(和你分享:這些竟然是蛋糕!超可愛創意蛋糕選

《天使之城的日夜浪漫》(Romantic Days and Nights in Los Angeles)把洛杉磯的浪漫場所做了一番導引,作者史蒂芬.多蘭斯基(Stephen Dolainski)記錄某個浪漫聖地的晚餐:「甜點別無選擇,是有著融化內餡的熱巧克力蛋糕。」同時間,全國性的餐廳評論描述這個蛋糕是「無所不在的老套 」,但永遠不變的是—無可抗拒地好。大眾與這種蛋糕的關係遂變成熾熱的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