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覺得日本的女生好像生活的特別壓抑,沒想到在日本人的觀念裡,家中的女人就是一家之主?當然,不論選擇以職場或家庭為重,我們都認同所有人終於自己熱愛的選擇!也來聽聽居住在日本的駐站作家 Miss G ,日本人的家庭觀和我們有什麼不一樣!(延伸閱讀:「一個人生活」哲學:日本女人的獨立,從小開始

「我媽希望我嫁給醫生。」我用筷子夾了一夜干最肥厚的部位,並對日本友人說著。

「不錯啊。」友人回,瞥了一下我笨拙的動作。

「嗯?但我根本沒認識什麼醫生,也不會因為醫生條件好,就刻意去尋找醫生當當朋友。況且醫生應該沒太多時間陪家人吧。」放下筷子,我大喝了一口啤酒。

「但我覺得你媽說得很對啊,醫生有錢,他的錢都會是妳的,妳只要把家打理好就好。」友人握著啤酒杯,語畢,也喝了一口,為這段對話宣示了一個簡短的總結。

諸如此類兩代之間存在著不同感情觀的對話,總是迴轉於我和不同背景的朋友之間。每個人,不論是上一代或是這一代,都有因為環境造成加諸於自身身上的看法,並也無對無錯。只是在這位日本男性友人的回答背後,我看到了典型適婚年齡的日本人,對未來婚姻的看法、與對未來妻子的期待。(同場加映:

多數日本人的婚後生活觀

典型適婚年齡的日本人,我們說就是正座落於30歲、正負3至5歲的這一群好了。這一大群人,統稱為アラサー(讀作 a la sa-,從英文的 around thirty 而來,日文的アラウンド・サーティー的縮讀),一群被更典型的日本父母孕育出的這一代。典型的日本父母,基本上是男主外、女主內的終極實踐者,父親一輩子奉獻給公司、母親則一輩子奉獻給家庭。


圖片來源:網站

曾經讀到《日本人の背中》書裡,老外對日本作家說到:「太多的日本女性婚後好像就得放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感覺也太寂寞辛苦了。她們可曾想過為自己的權力發聲?」作家袒護說道:「那是外人看到的表面。實際上由於日本的家庭主婦是一份高度被社會認可與接受的專職工作,所以她們是家中的最大支配者、管理者,是一份很有權力的工作。」

明顯可見,將西方社會積極鼓吹的男女薪資同酬、家務重分配等的女權推動,放入日本社會去感受後,兩方人馬理解的「女權」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回事。老外似乎發了一顆承載著西方經驗的乒乓球給日本接招,但日本對手則興趣缺缺地離開球桌,落下的乒乓球「鏘」地在桌上彈起,卻也激起不了任何漣漪。

我們也可就日本官方的資料,來思考大部份日本人的婚後生活觀。日本厚生勞動省(掌管醫療、福利政策與社會保險的日本中央政府單位)於2013年3月針對15至39歲的單身女性調查,發現每三人即有一人想要在婚後當全職主婦。大約六成的理由是「身為女性,比起工作,照顧小孩和處理家務更是當務之急」、約有三成受訪者認為「妻子的最大任務就是成為先生最好的後盾,讓他可以專心上班」。當然要成為單薪家庭的大前提是,丈夫收入上的允許,否則只會變成「擔心」家庭。(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網站

妳想挺身而進?還是回歸家庭?

若是要討論已婚女性在社會上被賦予的權力,日本與歐美的最大不同之處,就在於前述的乒乓球局面:多數歐美人士認為女性應有同時兼顧家庭與工作的權利、而日本社會則普遍認為,相對於以升遷男性為主的公領域,女性至少有權掌握私領域。

日本與歐美皆是,男女教育機會趨於平等,甚至在多數先進國家,女大學生的人數略高於男大學生的人數。理論上來說,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數大為攀升的結局是,教育、思想與視野的開闊讓她們肩負起高度使命感,希望藉由一己之力影響社會、貢獻社會。不少類似 Faca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urg 等女性高階主管、政商人士們,不斷激勵更多女性後輩「挺身而進」(註:Sheryl Sandburg 的著作書名),同時也積極呼籲各界對職業婦女在家務與育兒上的支援。(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網站

反觀日本,從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日本男性友人的觀點來看,會吸引他的結婚對象,不意外地也是學歷好、溫柔、可愛、家教良好的女孩子。他認為她婚後可以不工作,但是她勢必要盡到處理家中大小事的責任。

日本在去年3月做了女性婚後的希望調查,而 Sandburg 則也在去年9月,隔空對著北一女的學生們,傳遞出女性應勇敢追逐夢想的訊息。我很難想像 Sandburg 會對著日本的女子高中或女子大學做一樣的訊息傳遞,畢竟像之前有網友討論過的,一窩蜂的日本女孩除了在畢業前努力面試上各大企業,上班後則更努力參加聯誼、謀合配對與自己條件同等的對象,期待日後開啟靠先生養家的婚後生活。

飽受照料的單薪家庭與崛起中的雙薪家庭

這些明明頭腦很好、學業表現優異、又可在大企業領優渥薪水的日本菁英女性,卻同時被教育成賢妻良母的樣子、要替先生著想、要提供小孩良好的家庭學習環境、要融入社區與學校間的媽媽活動…等,也不知道是母性責任心作祟,還是真的可以擺脫煩人且以男性主導的職場文化,讓她們多數選擇離開職場、中斷職涯,做個全職的母親與妻子。(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網站

日本女性強烈認為養兒育女是自己的最大責任的原因,一方面是除了自己,真的沒有旁人可以幫忙帶小孩了。畢竟日本的祖父母,不像華人的祖父母樂於照顧孫子;在日本好像也看不到接送小朋友上下課的娃娃車,一律都是家長負責接送。也難怪日本大企業對於已婚的男性員工,補助不少的交通、租屋津貼等,對於男性員工的配偶,也提供一系列的撫養福利與保險制度,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傾向於長期死守同一工作岡位上的另一個探討方向了。

當然不是所有日本男人都能肩負起一人養家的能力。對於我一位月收只有30萬日幣的另一位朋友來說(雖然換算起來是台幣10萬左右,但由於日本的物價可說是台灣的三倍之多,可以想像成是在台灣月領3萬台幣的標準),未來的賢妻是願意且能夠和他一起共組雙薪家庭的女孩,當然他也願意共同分攤家務等瑣碎雜事。(同場加映:

另外也是仍有一小派的日本女性,願意持續在社會上投入生產,除了上述的經濟原因之外,不少是因為擔心先生不小心被裁員等的保險起見、或為了可以有自己的儲蓄、或是不想被社會淘汰、或可以暫時擺脫繁瑣封閉的家務環境等原因。

在台灣,「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似乎逐漸有消彌的情形,加上普遍行情不優的台灣薪資條件,讓雙薪家庭勢必成為一種正常型態的存在。親愛的迷讀者,你/妳的婚後生活觀又是怎樣的呢?相信不論妳自己、或是你的另一半是全職人妻或是職業人妻,都是經過實際考量、與對方溝通後做出的決定。慶幸的是,我們似乎比日本多一點討論權力的開放空間,不管是在職場上或是家庭裡,對吧。

 

參考資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