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時間推回二十年前,馬雲提出把中國企業放到網上的願景,被一票人笑傻蛋;時至今日(9/19日),已是中國電商巨擘的阿里巴巴在美國掛牌上市,市值是硬狠狠地超過了臉書!二十年的光景,馬雲大展了中國對於未來的想像宏圖,更打造一個「敢做夢就能成功」的時代。馬雲背後究竟有什麼秘密?聽聽吳小莉貼身專訪馬雲的報導!(推薦閱讀:馬雲成功心法:抱怨在哪,商機就在哪

對話馬雲


 

在近二十年前,馬雲提出了一個當時大多數中國人還聽不懂的事情,他說要把中國大陸的企業放到網上。身邊的人說,他是書生、是瘋子。但是他做到了!十年前他說要在大陸打敗美國的拍賣網站起家的 eBay,現在他的電子商務平臺,在一個購物狂歡節(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日銷售額達三百五十億一千八百萬人民幣(350.18億元人民幣)。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完全看懂,他到底要做什麼。但大多數人都同意,他改變了許多中國人的生活。今天他還在路上,對五年後中國的未來他有一個想法。

我認識馬雲是二○○九年。當時浙江省計劃來年一月到香港招商,第一次帶著大批浙商助陣,辦一場「浙江民營企業提升國際競爭力高峰論壇」。作為浙商代表,馬雲成了這場論壇的「張羅人」之一,而作為在港浙鄉,我被邀請協助這場活動。

於是在一個周末的午後,我們約在港島的咖啡廳裡聊天。那時的馬雲周末返港和家人團聚,那是他比較輕鬆自由的私人時間。

那次見面,兩個彼此從電視上認識的人,禮貌點頭,談論起香港的生活、浙商和港商的種種、論壇可以做什麼主題。談到他當年到香港見投資人,馬雲的感慨即刻湧現,說起他創業初期和投資者周旋的種種故事。

他笑著說:「所有創業者遇過的困難我都遇到過!」也正因為如此,馬雲只要揮起大旗就能輕而易舉地成為創業者的教父。

「商業界所有可能犯的錯誤,我都犯過,」他說:「所以現在別人快要犯錯時,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論壇當天,剛好谷歌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媒體對他提問,馬雲答得很有政治智慧:「沒有一個地方做生意不會遇到困難,在艱難環境下做得好,才是英雄。」他又說:「最大的失敗是放棄。」馬雲當年要把企業搬上網路上遇到一連串挫折,他避走美國。不信基督教的他,走進了一個小鎮的教堂裡,聽牧師說了一段「永不放棄」的福音,決定堅持夢想。於是在一段時間裡,「永不放棄」成為他的座右銘。直到今天,有朋友告訴我,在澳大利亞的一個華人餐館裡,都還能看到主人懸掛著馬雲寫的四個字:「永不放棄」。而這些看似不經意的聊天,其實就是儲備的話題。(推薦閱讀:堅持下去,成功會來找你

論壇結束,馬雲意味深長地看看我,欲言謝又止,最後對我說:「你以後會用得上我!」一種很武俠,很義氣,又很哥兒們的表現方式!很像馬雲。 在中國人所熟知的白手起家的富豪名單裡,馬雲無疑是特別的。他不見得最富有,卻在創業者中擁有極高的聲望和影響;近年來他極少接受媒體訪問,但電視上、報紙上、網路上,他的名字永遠是曝光量驚人的熱門詞彙;反對他的人幾乎跟崇拜他的人一樣多,而無論是反對者還是崇拜者,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都經常會像粉絲一樣,激烈而充滿行動力。他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暴露在聚光燈下,成為公眾議論的焦點;而我見過的幾乎每個有創業夢的人,都熟知他的名字,都能隨口背出兩句他說過的名言金句。

也許在這些創業者的心裡,都隱隱地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馬雲般的人物。(推薦閱讀:成功創業家和你想的不一樣

凡人也有出頭天

馬雲其人,與其說是企業家,不如說是商界「中國偶像」似的存在。

馬雲的偶像桂冠,首先來自於他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白手起家的發跡故事。「我沒有很有權的爸爸,也沒有一個很有錢的舅舅」,在《與卓越同行》的錄影棚裡,他這樣調侃創業前的自己。

事實上確實如此。這樣的馬雲,即使是成長在今天這個社會,要出頭都是非常艱難的事情,遑論是在當時;這樣的馬雲,當然足夠耀眼,耀眼到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他敏銳的頭腦、準確而深刻的商業洞見以及持之以恆的毅力,是他建功立業的唯一憑藉。他的成功,是極其罕有的「凡人也有出頭天」的故事範本;另一方面,這樣的馬雲,也足夠平凡,平凡到似乎每一個普通家庭裡成長起來的中國人都覺得,馬雲的資質、經歷都與他們相差無幾。馬雲的成功,或許正是上天對自己的一個暗示,或者更明白一點,在這些或公開或隱密的心理作用下,馬雲儼然代表了一個更成熟更完善,並且蘊藏著無數可能性的自己。

跟熟悉中國商業圈的朋友聊起來,十個裡有九個會評價馬雲有 vision。字典裡 vision 的解釋很多,多與想像力、視野、願景相關,而大家嘴裡馬雲的 vision,摻糅著遠見、眼光、願景和格局。今天回望馬雲帶領阿里巴巴走過的軌跡,最讓我驚歎的不僅是他的 vision,還有他的企業在這個由技術推動的網路時代裡,儼然是一枚真實的生存標本。又或者說,他為人稱道的 vision ,其實深深地紮根於他對這個嶄新的技術時代,領先眾人一步的理解和強大的生存力上。(同場加映:從小地方改變大世界!富比世榜上有名的三位女創業家


圖片來源:來源

這似乎是阿里巴巴給我們最重要的經驗:不斷地關注需求,解決需求。

從一九九五年馬雲創辦的中國黃頁,到四年後創辦的阿里巴巴,馬雲最先發現網路可以解決中國大陸小型企業的迫切需求。當年,中國國際貿易增長強勢,小型企業主們與世界溝通最重要的管道,依然是散佈在江浙一帶的各種小商品集散市場,和穿梭其間的各色外國人。馬雲把網路帶到了小型企業主的面前,於是,世界被網路拉平,外貿中長期被倚重,長期得不到真正重視和扶持的小企業開始放大自己的力量。而阿里巴巴也借著這股強勢需求漸漸成為亞洲 B2B 王者。

先行者的代價


圖片來源:來源

二○○一年,美國納斯達克暴跌,新經濟泡沫破裂,美國消費力下降,以出口為主導的亞洲經濟感到壓力。「內需」成了閃著金光的新方向。利用阿里巴巴積攢的用戶和經驗,馬雲在二○○三年創立淘寶,開拓 B2C 業務。像當年的阿里巴巴一樣,馬雲的淘寶迅速為聚攏在阿里和馬雲身邊的大量小型企業找到了「內需」的市場。這個時候,阿里巴巴與淘寶的小小循環已經形成:B2B2C,小型企業主們在阿里巴巴上接國外訂單,在淘寶上做國內生意。

可是,做 B2C 的淘寶並不是中國大陸市場上的一枝獨秀,8848(一九九九年創辦的電子商務網站,後因轉型失敗而衰退)就曾經嘗到過領先者的榮耀與苦澀,國外來的巨鯊 eBay 也在積極擴張。但馬雲找到了當年網上交易的痛點:信用。於是,支付寶誕生了。用「支付寶」創造出一個中立的擔保人,這個樸實得近乎笨拙的解決辦法,卻一下子使得因為缺乏信用體系而始終無法做大的網路交易市場恢復活力

如果說阿里巴巴和淘寶成立是中國大陸網路時代的重大事件的話,那麼支付寶則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它不僅解決了網上交易的需求,更第一次成了中國人的信用建立者、管理者。至此中國大陸的小型企業終於可以把買賣整個搬到網上,有了徹底擺脫傳統管道的能力。阿里巴巴集團這片土壤孕育出了網路時代的第一批網商。

二○○七年,美國次貸危機,全球經濟一片蕭條,中國外商產業寒風凜冽,專注內需的淘寶卻逆勢飛揚,堪稱奇葩。這個時候,阿里巴巴集群取代傳統管道的基礎工程,已經孕育成了適宜生存的生態系統,網路不再對後來者顯得陌生,小型企業依附著阿里巴巴集團這個生態系統,一切都被照顧得順理成章。

「支付寶事件」和淘寶「十月圍城」,更像是先行者的代價:總碰見從未遇見甚至從未預見的危機。這似乎是既當玩家又是裁判的阿里,必然會在某一個點上遇到的。今天再看阿里巴巴集團這盤大棋,玩法又自不同。

仔細回想,阿里已經很久不提「生態系統」這個說法了,大數據成了新的焦點。二○○三年為了解決網上交易而種下的果實「支付寶」,今天迸發出了大部分人始料未及的能量。在支付寶沈澱下來的十年資料,今天正在幫助阿里開拓網路金融的新疆界。小型企業貸款不易的問題,阿里金融似乎比現有的任何一家銀行都解決得順利。

接下來,敢闖禍才能做大事

把禍給闖下去

宣布退休的馬雲,馬不停蹄地又創造了菜鳥物流,中國大陸電子商務的新瓶頸「物流」,迎來了一個專注用網路技術解決需求的老江湖。(推薦閱讀:馬雲「退休」演講:相信年輕人會比我們做得好

有趣的是,不論是網路金融,還是菜鳥物流,馬雲都反覆強調,阿里不是要再辦一家銀行,也不是要再做一家物流公司。那他做的是什麼?多年來反覆瞭解大數據、試驗運用大數據的馬雲似乎有信心像當年用淘寶打敗 eBay 一樣,在比特世界裡能比銀行,比物流公司提供更基礎的服務。對大數據的理解與運用,就像當年最初對網路的理解與運用一樣,正在成為新時代此消彼長的關鍵。馬雲帶著阿里,再一次準確地趕上了這個節奏。


圖片來源:來源

在如何做馬雲這集節目上,編導組討論激情而熱烈。那時候的馬雲已經有多年沒有接受中國媒體採訪,而他自己的微博,在二○一一年六月十六日,留下《狂人日記》裡的一段話,沒多久便逐漸隱沒於微博世界,直到他辭去阿里巴巴 CEO 一職。

在此之前,馬雲及阿里巴巴遭遇了史無前例的一系列公關危機。編導組對馬雲在這段過程中是如何走過來的,自然充滿了好奇。就在編導組設想著馬雲會如何回應這些問題而興奮不已時,我反向節目組提問:「對於現今中國人的商業和經濟生活,馬雲曾經帶來了什麼,又最可能再給予什麼?」

那是遠見和改變。如果說最初的網路世界是一個荒蠻的新大陸,馬雲便是雙眼摸黑地探索如何在其中生存的拓荒者。這片天地如此之新,不是不犯錯,而是不斷犯錯,但迅速糾正。在蒙昧大陸裡,走在最前端者,最脆弱,因為他將蒙受未明的危險;但走在最前端者,又最強大,因為他最理解這片大陸。(同場加映:CEO 專欄:身為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特質是什麼?

所以馬雲會在《與卓越同行》裡說:「這是一個新型的動物,這個動物以前沒出現過,很頭痛,但這也是樂趣所在,我們必須去解決它,因為沒人可推了,這個禍是我們闖的,我們只能把它闖下去了。」

學習別人的失敗與錯誤

錄製馬雲這一集時,現場觀眾席一座難求,節目組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經歷了那麼多波折,年輕人還是希望看見一個強大的英雄導師式的馬雲。

回想當年中國大陸網路革命的第一代豪傑,幾乎是清一色的海歸「高富帥」,金戈鐵馬攻城略地。而馬雲,一個其貌不揚、身材瘦弱的書生,卻用理想主義的佈道摻糅著精明商人的步步為營,帶領阿里完成了一個輝煌的「逆襲」。馬雲,代表著所有默默無聞者可能達到的最頂峰,他的故事是屬於二十一世紀的童話故事。

我認識的馬雲,原本是一個蠻會自己找樂子的人。這兩年他的平臺越做越大,在這個生態系統建設完善的過程中,讓我覺得他的快樂有了一分沈靜。

採訪那天其實他有一點疲憊,但是在品龍井吃茶點之後,我們就慢慢聊開了。聊著聊著他說:「我的話會不會太哲理性了。」我笑了。馬雲說話,喜歡用肯定句,還善用負負得正的加強句。在《與卓越同行》的對話中,他提到:「這世界上有理想的人太多了,我在中國找不到一個沒有理想的人,但真正把它變成現實去幹的人很少,然後碰上困難,躲回來的人卻很多,埋怨社會的人很多,埋怨沒錢的人很多,但沒有一個人說我把它給解決了。」

他曾不止一次說:「其實最大的學習,不是學習別人的成功,而是學習別人的失敗和錯誤。」而當很多創業者都在學習馬雲的時候,我問他,有什麼人你覺得值得學習?他笑著說:「任何行業你想做好,都沒有前人。必須走創新的行業才有可能贏。所以學習行業內者必死。學習行業外者才有動力和創新的機會。」

節目播出沒多久,馬雲便辭去了阿里巴巴集團 CEO 的職務。離開之前,馬雲按著「小而美」的理論,像張瑞敏一樣把阿里拆成了若干個自主而又協同的小個體,然後撒手寄情於生活去了。他說:「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明天開始,生活將是我的工作。」然後轉身離開。(推薦閱讀:工作後,不用放棄你原本想要擁有的生活

他暫且擺出了一副旁觀者的姿態。有人猜測,真要出事兒,馬雲會不會再復出?還是會將自己的傳奇留在神壇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只能交給時間了。我瞭解的馬雲,雖熱愛風清揚,卻未必會像風清揚一般與江湖一刀兩斷閉關清修。「菜鳥」的飛行只是另一個開始。也許,他正從另一個角度設計一盤更大的棋局。

 

更多精彩的 CEO 對談,都在吳小莉的《請問首席執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