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 MBA 是許多人努力進修的目標之一,要如何在競爭激烈的申請者中脫穎而出有沒有工作經驗往往是最後錄取的關鍵因素,但如果你是個從未有過全職工作經驗的新鮮人,是否就得放棄了呢?讓我們跟你分享一名來自瑞典的 22 歲女孩,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居然以一個無全職工作經驗的大學生身分錄取知名哈佛商學院,讓我們來看看她的故事吧!(推薦閱讀:慘了應徵條件不符,還該不該丟履歷?)

17 歲實習於瑞典國會,從事教改。 18 歲環遊世界,先去南非教導貧民區兒童,再去泰國修道院靈修一年。高中是全國滑船冠軍並考取私人飛機駕駛執照。 大學成為七年以來第一位錄取哈佛大學的瑞典人,並實習於世界十大模特兒公司和 Goldman Sachs 投資銀行。畢業前成為瑞典第一位以無全職工作經驗的大學生身份錄取哈佛商學院的女生。

沒錯,這些傳奇似的經歷全部發生在同一人身上!這位世界之光是瑞典的 Lovisa Tengberg 小姐。(推薦閱讀:我成功了嗎?)

Lovisa 是我多年當 top MBA 申請顧問和世界各國的頂尖 MBA 申請者合作中肯定最優秀,最特別的一位客戶。每年哈佛商學院只錄取大概100 位無全職工作經驗的菜鳥大學生(其他 1000 位錄取者平均年齡 27 歲),而這 100 位中不到 20 位是國際(非美國人)女性申請者, 要在競爭激烈,門檻超高名額超少的情況下脫穎而出非常不容易。

Lovisa 的成長地瑞典同於其他北歐國家, 為男女最平等的社會。瑞典本土大學的碩士和博士班畢業生有一半是女性。瑞典國會女性議員佔了45%, 而 22 位部長中有 10 位女部長,大型上市公司中有 31% 由女性領導。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 Lovisa 散發出一股自然的信心, 從小就在父母親鼓勵下不斷挑戰自己及探索世界。

讓我們來聽 Lovisa 分享她的人生和教育成長過程,希望她的成功例子能啟發更多年輕女性拿出勇氣追求自己的夢想!(推薦閱讀:成功來自厚臉皮的勇氣與毅力 赫芬頓郵報創辦人)

Kevin:恭喜你錄取 Harvard Business School!你從八歲以來已在六個國家念超過 12 所學校 - 包括在瑞典,瑞士,法國,英國,蘇格蘭和美國。 為什麼選擇這樣奔波?

Lovisa:哈哈,謝謝! 我的確流浪了很多地方!主要原因是我和我父母希望我得到的教育是多元化的。瑞典的教育和社會很安穩,但因我們是社會主意國家所以整個教育體系只強調維持現狀而缺乏挑戰性, 導致瑞典教育品質落後很多其他國家。我一直很希望能夠嘗試瑞典之外的世界. 瑞典大學大多是專科學校,但我確覺得只有博雅教育 (liberal arts education) 才能讓我學到更多方面的人文事故, 所以我大學選擇去美國的哈佛大學。

Kevin:但另一方面你是否覺得瑞典的男女平等制度幫你培養成很強的信心?

Lovisa:說實在,在瑞典長大時我從來沒想過男女平等的話題,因為在我們社會體系和文化裡男女本來就是平等的,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直到我去別的國家才發現不是全世界都這樣。瑞典父母絕不會鼓勵女兒不要念理工科或兒子不要念文科。 我四年級時已在修六年級的數學,而學校裡很多擔任領導職位的學生也都是女生,不管男生女生都不會覺得這是奇怪的現象。

但回想起來,我的確做了很多挑戰自我的事來建立自己的信心。 例如我考到了飛機飛行執照, 這就是很少高中女生會想做的事!每次我去機場開飛機時,其他飛行員都會嚇一跳,因為其他人幾乎都是 50 歲以上的男人. 我在飛行時可以感受到無比的自由和力量。滑船也是另一個挑戰自我的活動。在學校裡我朋友們很少人參加運動。一旦教練發現我有滑船的才能,我就決定熱心滑下去看看自己能否與眾不同。(你會喜歡:我們需要的,是「不怕」的力量

Kevin:你高中畢業後就讀哈佛之前決定休學一年去環遊世界。這一段經歷對你有什麼影響?

Lovisa:那段經歷徹底改變了我人生!瑞典學生高中畢業後先休學一年去體驗人生再上大學是很正常的事,但因在美國這種做法較不尋常,我需寫信給哈佛要求延遲入學一年,並告訴學校我想休學的原因。一開始原因很單純 - 我超喜歡動物,所以去了南非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當義工,希望每天能和動物們生活在大自然的懷抱裡。

在我南非住的地方對面剛好有家小學。因我對教育一直有興趣,就自告奮勇去說服那學校校長讓我去當義工老師. 之後我又去開普敦(Cape Town)的一個貧民區學校教書。這些經驗讓我充分體會到教育系統不足對孩子們造成的影響,也讓我親身感受到南非長期種族隔離對國家和人們的負面衝擊。

之後,我花了將近一年時間去泰國一間修道院學習靈修, 原因是我們瑞典不是一個善於保達或探索內心世界和感情的民族,所以我希望透過修行來更理解自己的情感。我在修道院找到了心靈的平靜,也體會到萬物為一的道理,讓我更加珍惜所有在我生命中的人事。這也是我在大學會選修哲學的一大原因.

Kevin:之後你從泰國修道院跳到哈佛,又進入了 Silent Models 模特兒公司和  Goldman Sachs 投資銀行等種種花花世界,應該是很大的環境轉變吧?

Lovisa:我一直都有想要改變世界造福世界的理想。在我教育成長過程中得到的一個認知就是,商業是可以改變和造福世界的重要工具。而另一個重要認知是,如果我立志改變世界就務必先提高自己的能力和知識。 大學間第一份暑期工作我選 Silent Models 是因為我對時裝業一直有興趣,而當時 Silent Models 還是剛成立的小公司所以可吸收創業的經驗。之後去 Goldman 是因為希望挑戰自己,當一個完全無金融背景的哲學系學生去最艱苦要求最剋的環境求生存。在 Goldman 我一開始連 financial model 怎麼做都不曉得,硬著頭皮一步一步學。到最後受到公司肯定拿到 full-time offer(畢業後的全職工作聘書)真的很開心。(Lovisa 目前計畫先去 Goldman 全職工作兩年再入學Harvard Business School)。

Kevin:當外人聽說你在世界級模特兒公司工作時都會覺得這應是超迷人的經驗。事實是這樣嗎?

Lovisa:事實很不一樣。 我那時候每天和年輕模特兒處在一起, 很能體會她們的困難處境。這些青少女往往都有很大的恐懼感,也非常沒有安全感。她們很多都是貧窮國家出生,完全不會講英文而且沒受過教育,自己一個人到美國這個陌生地求生存。她們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 也覺得除了當模特兒之外沒有第二條出路. 為了在這條殘酷現實的路走下去常常把自己身體搞瘦到得厭食症。 當然我也有認識一些超級名模,到了那個等級他們的自信心和出路就好很多,有金錢和知識去經營自己的人生。但問題是, 極少模特兒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絕大部分的模特兒女生們是過著非常痛苦的生活。這也是我為什麼最後決定離開這個產業的一大原因。我覺得整個產業制度沒有帶給模特兒們適當的保障和尊嚴。(推薦閱讀:女人可以不一樣:她白天走台步,晚上寫程式

Kevin:你的人生和職場經歷對你申請學校無疑帶來了很大的優勢和亮點,無論是申請大學或商學院。當你在決定累積什麼經歷時有沒有考慮那些經歷對以後申請學校的影響?

Lovisa:可能這方面我是位很典型的瑞典人吧。 在瑞典社會中,為了將來要得到什麼利益而去做某件事或認識某些人是個非常不被大家肯定的心態。你們美國人常提到 networking。 這個觀念在瑞典文化裡有很負面的詮釋。在我的想法裡,我做任何事情或認識任何人都是因為我出自內心想要做,不會顧慮到那事或人對我將來的務實影響。我人生做的種種決定不是策略性的鋪路,而是純粹我對這些經歷的熱忱。我深信唯有這個熱忱才能得到真正的成功。

Kevin:你下次回到哈佛將不是大學生,而是受過Goldman兩年嚴格訓練洗禮的商學院學士。對於未來的商學院經歷有何期待?

Lovisa:我希望將來能當一位又據權威,又有創新和理想的女總裁,像 Sheryl Sandberg (Facebook COO)。 之後也想要在教育業貢獻我的知識。 我自認我的優點是懂得怎樣鼓勵和領導一群人合作達成共同目標。在Goldman我希望能繼續彌補我不足的地方,像把我的金融知識和分析能力提高到另一層面。反過來,在商學院我希望能更加發展增強我先天的領導能力。畢竟長期下來我不打算留在金融業, 而是希望當產業公司的總裁,所以最終這個領導能力會是最重要的。當然我現在資歷還很淺,將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很難預料,所以也盡量不要有太多預設立場,才能充分探索商學院的豐富資源讓自己度過最有意義的兩年!(推薦閱讀:eBay 全球 CEO 分享:擁有卓越領導力的四個法則主管別做員工的保姆!好的領導從相信開始

我經過去年和 Lovisa 密切合作申請 MBA 後,最欣賞的並不是她的聰明才智,而是她整體面對人生的態度。她一方面能把自己文化背景的優點化為成功的力量,而另一方面又能拋除因文化背景可能導致的自我限制。 她從瑞典的兩性平等社會教育中培養了不動搖的自信心,但又不受限於社會主意國家滿足現狀不求突破的思維。(推薦閱讀:6場 TED 演講,讓你看見自己的力量

她自我認知很強,完全理解外在環境只是參考和學習的輔助工具,但不能決定個人特色及本質。這也是我最成功的 MBA 客戶們之共同特質,不管他們來自於美國或台灣或歐洲或中國大陸。大家文化背景大有不同,但一樣的是他們都不會拿文化或環境來當自我限制的藉口。這也是值得大家學習的國際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