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時間能改變什麼?從《白色巨塔》到《女王的誕生》,楊謹華蛻變為一名收放自如的演員。「收視率的壓力,已不能影響我,我曾經很在乎,但現在我的重心只留在表演裡。」她所走的每一步,積累在靈魂深處,成為她的女王力。

 

導一場精彩人生

「妳要堅持住,要記得自己要的是什麼。」她在微博上這麼寫道。從女二到女一的距離,楊謹華走的不算快。15歲出道拍廣告,在雜誌、MV裡,都有她的身影。但真正讓人記住她是2002年的《祕密花園》,一個看似自我卻重視友情的大學生,成恩恩,片裡是林依晨的好朋友。從女主角的好朋友到女主角,幾年之後,《敗犬女王》讓她爆紅,楊謹華成了炙手可熱的當紅女演員。經濟獨立、個性自信,她詮釋的角色輪廓,漸漸地來到「姊字輩」的設定,被要求堅強、不能流露柔弱,必須褪下稚氣,那在夢想和現實之間努力奔跑的側影,就像電視機前的妳我,「我也長大了,來到了這裡。」

從成恩恩到單無雙,從女孩成為女王,有些人一出道就大紅,的確,楊謹華不屬於特別一帆風順那類型演員。她蟄伏著,卻也因此讓人在她的許許多多角色裡,發現每個角色都有個真實的她在自我對話,「演戲是人生的磨練,也見證我的人生。」她淡淡地說自己作為藝人沒有特別漂亮,演戲也是從一知半解開始,2006年,一齣《白色巨塔》讓楊謹華進入到自己的演員身分,「很多人都問過我,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個演員?我想,是《白色巨塔》讓我意識到我是一個演員,以前我只是演,《白色巨塔》讓我明白了所謂戲的意義。」劇裡愛上有婦之夫,楊謹華演一個為愛放肆的第三者,亦正亦邪角色裡糾結了人性的善與惡,如何真實詮釋出立體層次,就成了她演員生涯的轉折點,「和戴立忍對戲很過癮,他帶領我去穿梭在恨、愛、快樂之間,成為一名有自覺的演員,對我來說,就像身心靈最終合而為一。」(延伸閱讀:演員:值得為自己瘋狂,陳意涵

梳妝台前,最近為了新戲《女王的誕生》趕殺青,已經幾週都過著睡眠不足的作息,楊謹華臉上流露淡淡疲倦,但只要談到演戲,她的雙眼裡仍有一種專注的火花,「當初因為不想坐在辦公室裡,不想一輩子就這樣經過,我希望我能有一個更精彩的人生,因緣際會走進演藝圈,當模特兒,也曾經組過少女團體,生命就是有很多變數。」為了演戲,豔陽天,她在大太陽下揮汗飆車,天未亮,人們還在美夢中時,她已經在梳化,「在這行,妳不能選擇朝九晚五的班表,但如果人們想到楊謹華,會記住我的表演、會感動,只要我這麼想,我就覺得這不是我的夢想,而是很多人的夢想在我的戲裡被完成。」

女王不女王

演了那麼多年戲,楊謹華最近為《女王的誕生》再當了一次女王,她笑說,「這是劇名,我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是女王,現實生活裡,我比較像一群朋友裡的調劑品,絕對不是女王、領導者這樣的角色。」之所以取為女王的本意,是強調每個女人都可以是自己的女王,「唐美寶的角色設定很粗枝大葉,就像男孩子一樣,是一個不懂諂媚也不懂諂媚是什麼的人,所以她因此生活的比較辛苦,但她還是很快樂,甚至像黑暗裡的光一樣閃亮。」勇敢吧,她說,儘管如此,唐美寶還是很勇敢,「當一名演員,被說演技自然,演出最真實的情感,讓人在看電視時能有情感上的寄託,就是我的成就感。」(延伸閱讀:要做好工作,「使命感」比「有熱情」更重要

每回新戲上檔,隨著網路的發達,臉書、微博就會開始有此起彼落的關注聲浪,其中當然不只有正面的留言,「我自己很知道,也很能接受,有批評永遠是好的,但我不會太被影響,因為表演沒有一套公式,也沒有所謂正確的演出。」至於收視率的壓力,她先是笑了一下,然後認真地說:「其實表演還是要讓自己在最舒服的一個狀態,所以演員不能有太多壓力,我曾經很在乎,但我現在寧可去想該怎麼把戲演好。」直言自己看起來冷漠,「很多人總是說我好像很難搞,但我真的不是,以前我還剛入行很害羞,現在,我很喜歡和大家互動,也很高興自己慢熟的個性因為入行有了轉變。」與其說楊謹華是在工作,倒不如說片場就是她的生活圈,「有個前輩曾對我說,一個好的演員不是只有把戲演好,人際關係也很重要,我一直記得這番話,也時刻提醒自己,當演員不能只看到自己,工作人員都是我的朋友。」

下了戲,楊謹華說她最大的紓壓方式就是放空,「因為我把全部的力氣都釋放在角色裡面,其實我回家最喜歡放空,還蠻想念以前自己都會亂看很多法國片。」她說看電影通常看的是一種氛圍,「演員要能多多接觸各種表演,才能讓擁有各種想像空間,不會被框框侷限住。」演過許多角色,她點名了一個夢幻角色,「韓國電影《親切的金子》讓我印象很深刻,李英愛主演一個天使般卻被誣陷入獄的角色,復仇,祕密,交織在一起,很有層次和挑戰,如果有機會,也想演一次。」(延伸閱讀:Me time 的16個小練習

工作或是愛情?

當一個演員,是她想做一輩子的事,但當人生來到一個至高點,楊謹華現在不再一味地往前衝。「我沒有規定自己多久就得拍一部戲,因為要是戲不適合我,也不能硬接。」演過那麼多愛情戲,楊謹華說自己的性格並沒有因此過於浪漫,依舊比較理性。擇偶不看外表,兩個人之間有沒有話說,才是楊謹華是否愛上一個人的關鍵,「也有朋友介紹那種190幾公分、每個女生都很愛的大帥哥給我,但是我見了以後就是不行,沒有感覺啊。」向來不相信一見鍾情,楊謹華回想,「國中的時候,就在上下樓梯那個瞬間喜歡上一個人,後來也沒有好結果,所以就更確信一見鍾情不可行。」她說自己在愛情裡是一個小女人,

「我以前也不會身段那麼柔軟,但我現在願讓自己當小女人,女人在愛情裡,是男人的好友,是家人,是戀人。」

下了戲,她不當女王只當女人。「談感情也是人生的學習,我相信,愛這種東西,妳和他互動,自己很清楚對方對妳有沒有意思、有沒有火花。如果我發覺到自己是誰的備胎,那麼我也會立刻要自己把心收回來。」話語裡有單無雙的高傲,也有唐美寶的直率,楊謹華說,每個角色都有一部分的她,「我很愛工作,但不到狂的程度。」總飾演樂在工作的女人,楊謹華直言,雖然她不是工作狂,工作確實讓她快樂,「我當然很希望這種快樂一直延續下去,人對於自己的工作表現都會有責任感,有期許。」但隨著人生的優先順序漸漸洗牌,楊謹華不諱言希望愛情帶領她到另一個階段,「演戲演了那麼久,如果我結婚了,要是有了小孩,也許變成兩三年接一部戲,不可避免地會慢慢淡出。」當她專注看著鏡中的自己,那抹沉靜的從容和淡然,或許就是女王成長後的姿態。(延伸閱讀:為什麼我願意結婚


談感情也是人生的學習,我相信,愛這種東西,妳和他互動,自己很清楚對方對妳有沒有意思。


儘管近來趕戲疲倦,只要一上鏡頭,楊謹華慵懶神情馬上到位。


總是詮釋自信大女人,楊謹華直言自己在愛情裡願當小女人。


身穿一襲合身洋裝,讓楊謹華的曲線盡現。


楊謹華說她自己喜歡的裝扮是中性又帶著一點女人味。


愛情和工作息息相關

早上八點的梳化通告,楊謹華準時抵達攝影棚,為了新戲《女王的誕生》趕著殺青,她說自己嚴重睡眠不足,所以一有空檔,就稍微補眠,「最近有點疲倦,因為每個演員的行程都已經定下來,接下來有些演員要飛去別的地方,也不能延期。」因而近來楊謹華隨身貼身小物一定有圍巾和頸枕,「這也是當演員必須很習以為常的地方,一定要很有 EQ 地去看待一早的班表。」偶爾有空的話,楊謹華會翻翻這本書《要比別人幸運,就靠這50個好習慣》,「裡面有段章節談到愛情和工作息息相關,我覺得還蠻認同,像是人不能將戀愛和工作分開思考,也不能用戀愛來逃避工作。」

不為人知!更多關於楊錦華的愛與美麗,都在BRAND名牌誌

 

堅持自己,就是最美的樣子
〉〉自信不自傲,堅持不固執
〉〉演員:自己,就是最美麗的寶藏 胡婷婷
〉〉何時的女人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