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啟,光影落在她身上,回眸近年轉折,彷彿在舞台上跳了長長一曲柴可夫斯基,起承轉合。用最大勇氣創立 Bébé Poshé ,用相信緣分的心和前夫蔡篤清復合。人不可能完美,也不需要完美,林牧潔說:

「每個人有自己的故事,可能我多花很多時間去寫,但我因此更珍惜走過一大圈之後的現在。」

非完美計畫

明亮之所以迷人,因為影子襯出那深淺的曖昧,當靈魂和黑白光影相遇,投射出林牧潔理性裡的感性自我,

「我不相信完美,也不期待完美,比起完美,我比較想要很多缺角。」

選擇不走直線,她讓命運迂迴出一條不在完美計畫裡的彎曲小徑。

身為這幾年最受矚目的名媛之一,林牧潔每每在螢幕前亮相,都給予人甜美印象,但她身上有一種中性的氣質,直指她的心靈深處,「我從不覺得自己是甜美系女生,我有很大一部分非常不修邊幅,可以說,我蠻像男生的。」林牧潔對於自我的了解,就像她知道自己的事業心一直讓她想做點什麼。談起這幾年創業歷程,林牧潔坦言自己變成熟了,工作佔了林牧潔現在70%的生活比重,更讓她確信自己的存在必須是勇敢且堅定的,回想和廖曉喬、孫芸芸、游絲棋等幾位好友一起創辦 Bébé Poshé 已走過三年時光,最大的感想是:「我們熬過來了。」即使剛創業時,沒有人看好她們,在林牧潔的領軍帶領下,Bébé Poshé 的確在許多女生心中是 Affordable 的夢幻逸品。(推薦閱讀:柳井正創辦 Uniqlo 的態度

對她來說,作為一名老闆的身分大於作為一個女人的角色,她要求自己剛多於柔,雖然是千金出生,但年紀輕輕即赴加拿大求學的成長背景,讓林牧潔養成獨立個性,「很多人質疑地問說,妳是千金,為什麼還要辛苦地創立自己的美妝公司?但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我想自力更生,不靠別人也不會餓死。」頂著台灣大學財金系的高學歷,林牧潔直言自己不想辜負父母的栽培,「爸媽從小就讓我去打工,我並不是住在城堡裡的公主。」創業讓林牧潔對於人生有了許多不同的想法,「以前在別人的公司工作,我並沒有什麼權利去決定公司的方向,現在的責任真的是多了許多。」她唯一的困擾是人事問題,「當老闆之後才發現,自己好不容易培養的人才,總是在妳覺得他很棒的時候決定離開,一開始我很傷心,後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釋懷。」她說,沒有人是不可取代,包括她自己也一樣,「不論別人說我是名媛還是 Bébé Poshé 總經理,我都覺得我不是 Somebody ,我只是為了事業努力的林牧潔。」

正是因為這種輕輕重重的甜蜜,驅使她往前的決心,「所以我怎麼會不希望能把 Bébé Poshé 帶到更好的未來?因為這是我努力就可以慢慢達成的方向,我沒有很大的目標,但付出是創業的必須。」從一個國家、兩個國家到三個國家,逐步增加,現在人們在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都可以看到 Bébé Poshé 的進駐,「想到這些,還是覺得有一個在後面嚴格把關產品開發的龜毛絲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推薦閱讀:成功者不是運氣比較好

擁有他就像呼吸

人常言,認真工作的女人最美麗,但林牧潔此刻臉上總是掛著一抹淡淡笑容的表情,顯然說明了,她現在所擁有的,不只是工作。曾經和命運擦身而過,緣分讓林牧潔再一次遇見她的命運,這一次,林牧潔沒有選擇走開,而是正面看著這段愛情故事的發生和延續。

16歲的她,讓蔡篤清一見傾心,「他第一次追求我,我並沒有心動的感覺,一直到我20歲,彼此再遇見,我答應成為他的女朋友。」一段跨越十世代、二十世代、三十世代的緣分,讓林牧潔淡淡地說:「很多人問我,是什麼讓我決定再與他復合?其實,我從來不覺得他曾真正離開過我。」對於許多人要求另一半必須擁有出色外表、個性幽默風趣,林牧潔認真表示,一顆穩重的心,才是她選擇男人的唯一要求,所謂欣賞「某一種男人的類型」並不存在於她的理性裡,「承諾,很多人都會說,但常常都是會說不會做,其實我先生從來不是一個很浪漫的人,他非常務實,我也很務實。」

已不避諱地稱呼蔡篤清為「我先生」,林牧潔細數蔡篤清的優點,「不論是追求我的時候,或是我們協議分手的時候,他都一直關心著我、陪伴著我,這份恆心和專情讓我很感動,這麼好的男人,我找不到了。」林牧潔說自己不浪漫,但她接著說出這麼浪漫的話:

「我們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我無法抗拒緣分,始終沒有什麼誇張排場或熱烈攻勢,擁有他,對我來說就像空氣、就像呼吸。」

不想在愛情裡繼續流浪,林牧潔為這段故事下了如此註解:「我的愛情又重新回到正軌了,但新人生才正要開始。」

不浪漫的浪漫

宗教是她的心靈信仰,樂觀則是她的處世哲學,「我爸媽是很虔誠的佛教徒,從小常常帶我們去念佛經、去佈施,只要我感到煩悶,我就會想到我應該要樂觀,因為相對於很多人,我該多麼滿足,而我的煩惱,多麼微不足道。」明與暗,亦敵亦友,它們如影隨形,所以黑暗期,對林牧潔來說,也只是一種終將過去的狀態,「就算是和我先生協議分手那段低潮期,我也不覺得我過的很辛苦,因為我的樂觀支持著我。」(推薦閱讀:藝人:勇敢追求從未想像過的幸福 艾莉絲

幾年前,蔡篤清牽著林牧潔在社交圈公開亮相,人們羨慕他們郎才女貌,無疑是天作之合,就在傳出婚訊不久,關於兩人離婚的傳聞開始炒的沸沸揚揚,林牧潔出國低調消失了一段時間,談論他們的話題卻還在持續,但這其實不是一個有必要向誰說明的謎,而是林牧潔人生的最低潮,「我和他公證結婚,還沒宴客就發生了一些當時我覺得解決不了的問題,我想任何女人要做出這樣的決定,都需要很大的決心,面對那樣劇變的轉折,確實是考驗。」

如果沒有分開,這個靈魂裡同時存有純真白天鵝和頑強黑天鵝的她,固執的心或許也不會讓步,這一次,林牧潔與蔡篤清即將於八月份在峇里島結婚。從「我願意」到「永遠在一起」,奉守務實主義的林牧潔直言,「這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互相許諾和永遠在一起,我想後者的難度高了許多。」向來不是夢幻派的新娘,林牧潔只說,

「婚禮就那一天,往後的相處則是一輩子的事。」

復合後,經常陪伴蔡篤清進行商務旅行,林牧潔說可以讓每一次旅行都是蜜月,「我不在乎我們之後蜜月要去哪裡,浪漫也可以很生活化。」繞過迂迴的這一大圈,或許很多人笑當時的林牧潔傻氣,笑她浪費了幾年青春,「那時候的我,沒辦法這麼成熟的去面對這段感情的延續,如果我沒有放棄過,現在就不會有那種失而復得、想要緊緊抓住的認真態度。」於是詩人說,顏色不是被知道,而是被感覺,「我們的故事很不浪漫,但也其實很浪漫,因為和同一個人結兩次婚,這還不夠浪漫嗎?」在彼此心上輕繪出幸福的顏色,愛情和事業並存於她,顯影出林牧潔的新人生。(推薦閱讀:你說這就是愛:因為過去,才有現在,然後未來

On/Off之間

擁有甜美外表,林牧潔卻直言,「隨性風」是她私下熱愛的打扮,「雖然常常出席活動時,都會被造型師打扮的比較甜美,但我私下的穿著就是很美式休閒,甚至很邋遢,如果拿走我衣櫃裡的T恤,我會崩潰。」笑說自己平時沒辦法花兩個小時仔細化一個精緻妝容,她因為工作已經常常需要化妝,「我當然很愛我的化妝包,Bébé Poshé 的產品都是我的最愛。」膚質乾淨的林牧潔也表示,「我們的面膜真的很好用,我每天睡前都會敷。」在 On 和 Off 裡來去,一面忙碌於工作,一面悄悄瘦身、籌備婚禮,林牧潔期待著幸福的島嶼婚禮。

想貼近林牧潔的時尚世界,請鎖定 BRAND 7月號

女人創業,靠自己發光
〉〉womany 與精實創業
〉〉八位成功創業家希望自己年輕時能領悟的道理
〉〉成功的創業家和你想的不一樣!

本文作者:Dulcie
服裝提供品牌:CÉLINE
淺灰色山羊毛皮草長大衣 未訂價
灰色喀什米爾高領毛衣 未訂價
碳灰色羊駝毛長褲 未訂價
TRAPEZE純酒紅小牛皮拼接麂皮手提包NT$9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