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情抒,是寫給 30 歲自己的情書。生命走過略大、略小的烏雲,有些崎嶇促使我們來到這裡,30 歲被當作關卡,好似踏過去,你要馬發達了,要馬就直直下墜。

然而,30 歲的我們,仍走與以前相仿的路,還是為逝去的愛人感到悲傷,還是喜歡偷嚐曖昧的禁果,還是會一個人躲起來偷偷的哭。三十歲算什麼門檻,不過也是一天天的長大,一天天找到屬於自己的模樣。

這是三十歲的我的日常。

早上睡到自然醒,通常在 10-11 點間起床,吃一頓媽媽或我做的早午餐。在社群滑滑看看,回回訊息後,下午兩點打開電腦開始工作,通常是專欄、接案稿件,偶爾準備演講,或是去看電影試片。

傍晚準時下班,有時與朋友約吃飯,聽聽演講,上有趣的課,或是跳舞瑜珈,也常在家追劇看書。頻繁往來的朋友不超過五個,真正知心的這樣就夠。

每週有兩三天去男友家抱抱心愛的紅貴賓,和男友聊聊這幾天發生的事,沒有每天見面,但訊息保持聯絡,路上看到可愛的狗狗,或是聽到有趣的事,第一時間分享給對方。

十足平凡的日常,寫出來也怕大家看得無聊,不過我卻喜歡這樣的日子,清清淡淡,軟軟鬆鬆。我想要的東西都剛剛好在這裡:家人、摯友、伴侶、事業,沒有滿到溢出來,大小適中裝進生命裡。


圖片|Photo by 汤 泽坤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寫封信給三十歲的自己:每天都要活得比前一天,更像自己

曾有朋友說,我該是天生的低慾望者,不會為了更多的成就與收入,汲汲營營在這個世道。我想了想其實不是,只是我想要的東西不在那個擁擠的球池裡,而是去外面吸一口自由空氣,比起無欲無求,更貼近的形容也許是「知欲知求」。

年輕的時候容易被很多閃亮光環吸引,國際接軌的外商、異軍突起的新創、擁抱理想的公益,每每交換名片,聽到知名的公司品牌,搭配聽起來厲害的職位頭銜,就忍不住對眼前這個人多欣賞一點。背後有著對自己的自卑,希望也能有那樣的光環,外在的加持讓我變得更人見人愛。

就像孩子想穿上華麗的長袍,覺得只要能穿上,我們自動就會變得更好更理想吧!

直到偶然發現光環背後的脆弱與黑暗,聽見他們說著真實的艱難,或是有些存在於本人與外在形象的落差,都讓人發現,啊!長袍不過是一件外衫,裡頭的人不會因此就改變,他的痛苦、迷惘、虛妄、執迷不會因此消失,我也不會因為爭取到那件長袍,就自動擁有無憂的快樂人生。

親愛的三十歲的你,真有需要那件華麗的戰袍嗎?

然後回過頭問自己,我真的想要這件長袍嗎?我真心覺得它美麗舒適,還是只是因為,別人會覺得我看起來很厲害?我願意付出那樣的代價嗎?還是我的願望不過是,有一份小小的,自己喜歡的,同時又能支撐自己的事業、一小群能夠支持我的愛人、一點點我想持續探索玩耍的興趣。

我的慾望確實不大,在他人眼中或許就是「低慾望」,但對我來說,重點不是慾望的多或寡,而是我是否知道它們是誰,它們在哪裡,然後承認、正視。多數人在追求的,社會所鼓譟的,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我不需要被推著到一樣的地方去,我只想找一片悠悠的樹蔭野餐乘涼,這就是我的想望。

曾在一場演講上,分享了這份心情,會後有觀眾跑來:「我其實也跟你一樣,不想要那些大的成就,可是很難跟別人承認,他們會覺得我沒志氣。」

一定要跟大家一起拼個你死我活,才叫有志氣嗎?勇敢說出我們真正想要,踏上一條不一樣的路,也很有志氣不是嗎!

但也許到最後,我們不會再去討論這些定義,也不再需要誰的肯定了。你會明白這樣一個你,就是你最想要的你,連同「渴望認同」的慾望,都變得小小,放到一邊去了。

偶爾還是會有不確定,需要跟他人取暖的時候,希望自己不致狼狽,在別人眼裡是好的,可是那個「好」,也得要我們真心感受,自己也覺得好才可以。不再僅僅是委屈,把自己塞進奇怪模子,然後覺得好陌生。


圖片|Photo by Yaoqi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三十歲的告白:年齡只是一個數字,我最好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所以我說,真正的成熟,不是無欲無求,而是知欲知求。不是要修練成仙,看破紅塵,而是知道我願修的,要練的是什麼,我想去的紅塵在哪裡。

這幾年明顯是,買衣服的頻率下降了,可是單件的質感上升,比起流行的繽紛花俏,穿起來舒適自在更重要;又比起買衣服,開始更願意用心在養身保健、喜好志趣,一個50元的天然藥草包,就能讓日常沐浴變成盛宴、一堂300元的運動課,就能讓身體一洩壓力。

我想要舒適健康的身體、質感優雅的形象、熱忱有貢獻的工作、知心聊不完的朋友、支持陪伴的愛人、理解珍視的家人、清澈純真的靈魂。

這些都是我的慾望,我看見它們,指認它們。

也好喜歡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