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的種種美好,使得我們難以消化分手後遺憾。但人總是要往前,我們要如何在心態上邁出下一步呢?

文|劍聖喵大師

有這麼一個問題:「如果你的前任來找你復合,你想對他說什麼?」

點讚第一的答案是:滾!

點讚第二的答案是:快來人啊,有人死人復生了,幫我按住它的棺材板。

點讚第三的答案是: 一個巴掌賞過去。

這幾個答案都是出自女性網友,其實我明白,如果真的前任來找她們,也許她們招架不住幾輪就會淪陷。

為什麼呢?因為前任依舊能激起她們的情緒反應。

她們忘了一句話:真正的離開是悄無聲息的,真正的遺忘也不是刪掉所有你的回憶,而是看到你時,我的心裡泛不起一絲漣漪。

有個答案出自男性網友,我相信這個人能真正忘記前任:「您好,謝謝您的好意,但是當前我們的條件不能同意您的提議,感謝您對我的關注。」

分手後不可以做朋友,因為彼此傷害過;分手後不可以做敵人,因為彼此相愛過。所以,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延伸閱讀:《婚姻故事》我們是不是只能注定愛成陌生人?


圖片|來源

如果是我的前任找我復合(當然她也不會),我是無法答應她的請求,這無關於我們是否曾經深愛過,也無關於我是否是一個專一深情的人,更不在於什麼好馬吃不吃回頭草。

而是我明白,我的情感模式已經變了,變得不能再適應當初的那段關係了。

當年我喜歡一個人,可能喜歡她有九分,但我最多能表達出三分。

而如今,我喜歡一個人有七分,我會強制自己在內心減少兩分,然後我能表達出九分。

為什麼?因為我已經不再年輕了,我的內心上著無數的鎖,我很清楚的知道生活中有多少人在對我虎視眈眈,所以愛情這件事,我實在是做不起奢侈的電影夢了。

我多麼希望我還是那個操場上運動時偷看你一眼的三好學生。我還是那個,天天跑到你宿舍樓下裝水的木訥學長。我還能是那個,深夜躲在被窩裡看許巍的詞,想為你寫一首歌的放蕩才子。可惜我不再是,也不能是了。我太累了,再也不能毫無保留的付出了!推薦閱讀:致年少時代:曾在我青春閃耀的人啊!真想看看你現在的模樣

我希望我的情感還像當年一樣,有著滿滿的一杯水。這樣我就可以繼續不顧一切的委曲求全,沒有底線的一退再退,毫無羞恥的自我感動。

惜啊,我現在清醒了。你知道嗎?已經理智到無法再被愛情欺騙時,這是何等的悲哀與失望。

心理學家 Shulman & Kipnis 發現,在戀愛的初始階段,青少年強調戀愛關係的親和特徵,視戀愛關係為一種陪伴關係(companionship)。

在這個階段裡,戀人更強調激情和快樂,他們重視的是對方和自己「聊不聊得來」、「來不來電」、「有沒有心動的感覺」,在一起是否能給自己帶來一種全新的體驗。

如果在這個階段分手了,那戀人是有復合的空間的。前提是某一方必須展現出另外一方所沒有看到的特質。

用《前任攻略 2》的話說,如果你覺得自己只是看到了你的一小部分,你身後還藏著一個珠穆朗瑪峰時,他便會開始好奇,進而攀登高峰。

但隨著性行為和深度思想交流的進一步發展,戀愛關係會轉向承諾和忠誠,有些甚至會發展出依戀和支持的關係(Shulman & Scharf, 2000)。

如果在這個階段分手,會對人造成精神重創,因為人已經修改了情感模式來迎合對方,並進行了大量的自我暴露,此時分手就相當於精神支柱瞬間崩塌了。推薦閱讀:【柚子甜交換日記】世上沒有值得你放棄自己去換的愛情

通俗地說叫:「你仍舊是我的軟肋,卻不再是我的鎧甲」。

被拋棄的一方會啟動一種,自己的所有人際關係將要破裂的恐懼,進而陷入一種「內部掙扎」的狀態(Campbell, Simpson, Boldry, & Kashy, 2005)。

掙扎什麼呢?掙扎一個其實你早就知道的答案。

這個答案很簡單,簡單的很遺憾。

當你問他到底有沒有和她擁抱?他沉默了,你不要再問了,沉默就是答案。當你邀約她一起回家去見父母時,她遲疑了。別繼續邀約了,遲疑就是答案。當你病的很厲害,他只是托你朋友拿藥來時,別問他為什麼?沒有主動就是答案。


圖片|來源

電影裡說過:「一切看起來都只是尋常,他就多說了那麼一句話,不經意間流露了真實的想法,而你就那麼敏感地感受到了,有一盞燈在你心中熄滅,有一扇門在你心底關閉。」

分手後期待讓對方後悔,其實還沒有想通。

你需要真正想通的是,我們到底在哪裡不適合?

明白了這一點,心裡的傷痛就會褪去,前任就會變一道回憶存在你心中,幫助你成長。

那時你會真正理解,所謂戀愛,其實兩個強者之間的錦上添花,而不是弱者之間的相互取暖。

如果你仍對前任戀戀不忘,你不妨去見他一面,你會發現他依舊是那個死樣。你所有對他的幻想,其實都不存在。

放前任走吧! 你必須明白,現任就是你的成長,而因為成長,我們也可能說散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