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曾以為會走到最後的人,最後也離開了,但希望你始終記得曾努力去守候著一個純真的自己!

親愛的海苔熊:

我永遠記得分手那天下著大雪,天冷但心更冷。

與她相識是在大學的社團,是彼此朋友的朋友,不是說很熟。升上大二後,我們都成為社團的幹部,一起籌備許多活動,或許是太多的壓力,讓我們成為互相傾訴的對象,也燃起了新的感情。我們成為羨煞眾人的一對,宛若社團的活招牌,學長姊甚至揶揄地說要先拿號牌等我們的婚禮。

那時的我們真的相信可以牽著手走到終點。

我們相知相惜、心意相連,她是我生活最重要的支柱。但故事不是都這麼美好,大學畢業後,她開始忙著找工作,而我要出國念研究所,我們就這樣開始了遠距離。「距離不是問題,我們的感情是可以克服的!」唯有這樣的相信,我們才能繼續走下去。(推薦閱讀:每個人都在遠距離!現代人的關係練習題:心有距離,才讓人丟失愛情

或許畢業後就注定了分開的結局。在國外的我人生地不熟,很多事情還沒上手,內心有許多挫折,每天晚上能和她講電話就是我的救贖,但這樣的感情就像是一條橡皮筋,距離越遠,勒得彼此越痛,我無法投入國外的生活,她則要面對綿綿不絕的寂寞,在這半年,不知道彼此哭過幾回,說過幾次想念。也許是這樣的日子,讓她逐漸看不到我們的未來⋯⋯

分手那天,她傳訊息告訴我,她快被孤單給吞噬了,讓她走吧!我說:為什麼相愛的兩人不能走到最後呢?她說:我很愛你,但我看不到最後了。那天正好下著雪,而我心裡淌著血,我第一次知道被絕望吞噬是這種感覺。

在這天殺的城市,獨自一人生活,東西很難吃、生活一團糟,跟她的聯繫是我每天唯一快樂的事情。就在這天全都瓦解了。為什麼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為什麼這麼狠心丟下我?當初說好的未來這麼廉價嗎?心中有無數的疑問,但都已經得不到答案了⋯⋯

親愛的 M,妳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覺,妳對遠距離感到無力,妳希望有個人真正的陪在妳身邊,妳沒錯,我們都該對自己誠實,所以請體諒我也必須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我恨你嗎?也許有部分的我是恨你的,我真的受傷了,心好痛好痛,一想到還是會呼吸困難,所以請體諒我不去看你分享開心的動態,我真的沒辦法看到讓我難過的人,過得開心,好不容易安撫的心,也不想再為妳搖擺。我不會恨妳很久的,或愛或恨都是用心在妳身上的表現。

我們都祝福彼此,希望對方好好的,這也是我打從心底的祝福,等我真正收拾好。

每一段傷痛的愛情 都困住兩顆想掙脫 傷痛的心
如果說可惜 就在下一章 更珍惜
也許一個勇敢的決定 能換兩個重生的約定
「我們到了站」 這一站叫終於

失戀那天,我在社群軟體上分享了這首歌,我從沒想過會有這一天,陪伴我大半青春的她,也會離我而去。

今天是分手兩個月的日子,再次聽到這首歌心中依舊情緒洶湧,也會質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是不是該去挽留?但我們都回不去了,她的身邊或許已經出現更好的對象。

其實沒有走遠 其實不願告別
其實我心中 依然想念
擁抱著遺憾 歲歲年年
卻要在今天 頭也不回的告別昨天 奔向明天
奔向明天
不回頭 不眷戀 的明天

想念她對我的好,想念我們一起走過的街道,或許我想念的是「曾經美好的回憶」,而不是「各自奔向的明天」吧?我們都不要再回頭了,各自往自己的人生前進,不要聯絡、不要關注,就當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by 麥芽金桔(點播時間:2018 / 5 / 17 上午 11 : 48 : 47)

親愛的麥芽金桔: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生命中最遺憾的莫過於所有人都以為兩人可以走到永遠,你們卻提前走到了終點。那場大雪,也是你心裡面的一場雪,曾經被大學同學跳看著要等著參加婚禮的一對,如今竟然敵不過距離,變成分開的結局。

你在絕望的城市,她被孤單吞噬,彼此都還相愛,卻看不到未來,所以她選擇誠實,只是這個誠實,殘酷地太過真實。莫非,距離就是寂寞的陷阱?如果當初沒有分隔兩地,會不會就沒有今日的嘆息?

我經常覺得距離可以讓彼此更加清晰,不論是自己需要什麼、對方期待什麼,甚至是兩個人對未來的想像是否一致,但這樣的清晰、這樣的理性並不能掩蓋情緒[3],這也是為什麼兩人走到了最後,都知道彼此無法滿足彼此的需求,卻還是會捨不得、還是會想著:為何曾經那麼美好的回憶,如今變得都不可能了?

心理學 OK 繃

常常有人問我,畢業就等於分手嗎?多年前 Gary Lewandowski 根據 Facebook 的統計圖指出,暑假對於大學生來說的確是關係終止(同時也是關係開始)的時刻(summer-lovin-or-summer-leavin),但比起畢業和假期,更重要的或許是兩個人對彼此的感覺是什麼,問題是,如果他真的有分手的念頭,會跟你說實話嗎?

心理學家 Lee 等人曾透過某種巧妙的方法來預測他是否會和你分手[1],他邀請在戀愛中的人來做實驗,並且追蹤一年後他們的感情狀態。實驗是這樣做的,想像你的伴侶進到一個實驗室裡面, 螢幕上會出現你的名字、一些正向的字詞(positive words,如「和平」)以及負向的字詞(negative words,如「悲劇」)。如果他在做這個練習的時候,將你的名字和負向的字詞連結得越快、正向的字詞連結得越慢,那麼他就越有可能在一年後跟你分手,而且這個方法比起用問卷(self report satisfaction)問他「你滿意我們的關係嗎?」還準。(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因為愛過你,讓我成為更成熟豐盛的自己

這樣說起來,你和他之所以走到這樣的結局,或許是他想到你的時候,你的名字總是和遺憾、悲劇 、沒有未來等等排列在一起,因為你在他腦海裡面剩下的連結都偏向負面,所以終於走到了最後的原點。

但你對她的感覺卻相對複雜。在你的腦海裡,她的名字並不全然和負面連結,這就是為什麼呢到最後開始恨她,但卻又仍然很在意她。

「狗愛他們的朋友,咬他們的敵人。但人不一樣,他們不能純粹地愛,總是不得不混合愛與恨。」(Dogs love their friends and bite their enemies, quite unlike people, who are incapable of pure love and always have to mix love and hate.)

──Sigmund Freud quoted by Anna Freud (1939) [2]

當她對你來說仍是一個重要的人的時候,你想起跟她有關的事情,經常是正負相疊、愛恨交織的[2]。你沒有辦法完整的恨她,因為你還愛她;但也沒有辦法完整放下,因為他已經可以快樂的在臉書上面分享照片,但其實你還沒有走遠。你有好多的疑問,沒有人可以回答;只能懷抱著遺憾歲歲年年,期待著有一天能夠坦然地跟她說聲:「好久不見」。

距離是一種孤單的放大器,讓我們更能夠明白,在寂寞的時候有沒有辦法自己安撫自己[4],也考驗著彼此之間的相信是否足夠堅定。就像歌詞最後所說的:相愛的兩人 不一定 能相守相依。

或許在沒有對方的未來裡,或許當眼淚流乾、傷痛止息,你會懷念彼此曾經那麼努力去守候著一個純真的相信,懷念當初勇敢的自己,然後懷抱著這樣的勇敢,去走下一個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