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質上來說,你自己就是你的宇宙裡最重要的人。你的世界是以你為中心而轉動。也就是說,如果改變會成真,那它必須從你開始。

隱藏的和諧更勝於顯露的和諧。 —埃菲斯的赫拉克利特,西元前五百年(Heraclitus of Ephesus, 500 B.C.)

肯亞的馬賽戰士是歷史上最驍勇善戰的鬥士,當他們彼此問候時,不像我們西方文化裡大家會說「你好嗎?」而是說「孩子都好嗎?」即使對那些沒有孩子的人而言也是如此。正確且得體的答案是:「孩子們都好。」那是因為根據他們的習俗,個人不會事事圓滿,除非社區全體每個人都成長茁壯。
本書中的科學證明他們的想法是對的。我們不能只在意什麼事對自己好;我們必須關心身邊的人是否都茁壯成長。


圖片|來源

我的專業生涯始於就讀哈佛神學院時修習基督教道德論和佛教倫理;我對於信仰體系如何影響我們的行動非常著迷。我研讀各種宗教傳統後發現,儘管彼此各有差異,但很明確的是,這些傳統都苦思著類似的問題:

為什麼自私會對愛造成阻礙?在失落和悲劇過後,我們如何找到喜悅?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這些三千年前的神學家、哲學家和學者企求解決的問題,攸關存在的問題,跟我們今日仍企圖回答的問題一模一樣。就某種意義而言,那似乎令人沮喪。難道我們在為這些難題尋求答案的過程中,竟然近乎毫無進展?

在現代世界裡,我知道類似的沮喪正在公司、學校和個人層面發酵。我見過那麼多高階主管,他們感到沮喪,因為他們辛苦多年去提高員工的積極性,卻又眼睜睜看著它隨後急速下降。我跟那麼多人談過話,他們感到沮喪,因為他們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竭,就為了將個人每英里的跑速維持在七分鐘以下,但卻在幾個月後無奈地發現,他們又回到每英里九分鐘的跑速 [1]。

那麼多醫院和非營利組織的領導人感到沮喪,因為他們覺得,每年都得在同樣的會議上重複同樣的對話,去討論員工過勞和同情疲勞的問題。那麼多家長感到沮喪,因為他們為了給孩子一個充滿愛的童年掏心掏肺,但對孩子成長到青春期突然爆發的焦躁不安只有困惑。

難道沒有好的方法來創造真實且持久的改變?難道我們注定永遠只能原地踏步?

不是這樣的。我們會感到沮喪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渴望更美好的人事物,二是誤解改變的本質。

若過去十年的研究教了我什麼,那就是改變並非一蹴可幾。你不可能沖一次澡,就期望接下來一整年都能保持乾淨;你不可能今天運動,就期望永遠不必再運動。事實上,我們今天之所以運動,就是為了確保我們的身體明天還能活動。我們必須時時保持警覺,時時修復隨時間推移而產生的損傷。

每一個個人、每一個文化、每一個公司、每一個部落所需要的,不是一次性的解決方案,而是對正面積極永續不斷的捍衛和支持。壓力和挑戰在人生中無處不在,因此正面的心態、連結和希望也必須同樣無處不在。

那也是何以改變不能獨力求索,就如同成功、潛能和快樂也不可能僅靠一己之力就達成。真實的改變,無論或大或小,都需要「知音」擁護者的支持;它需要韌性,也需要領導力,不論我們坐在什麼位置;它還需要集體動力。如果缺乏潛能的生態系統,以上沒有一樣會成真。(推薦閱讀:尋找快樂的 15 種方法:我們有讓自己開心的義務

是啊,從本質上來說,你自己就是你的宇宙裡最重要的人。你的世界是以你為中心而轉動。也就是說,如果改變會成真,那它必須從你開始。但卻不僅止於你,至少不是你獨自一人。你必須與他人產生連結。

只有到那個時候,我們才能保證所有的孩子都好,而且不只今天好,明天也一樣好。

如果你過去的人生都在追求小潛力,你就如同電影《駭客任務》裡的莫菲斯所說,一直活在「一個矇騙你的世界」。但現在你的眼睛已經睜開,看見了大潛能的力量,我希望你能用它來為你個人迫切的問題找到答案,為你的人生和這個世界創造持久的正向改變。

在如此寶貴、崇高、終其一生的追求中,願他人之力與你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