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聽到自己「真實的聲音」時,都會覺得尷尬、和想像中不同,是因為其實每個人的聲音都是有特色的,所以才會聽到自己聲音的第一句就認出來,原來那不叫做「難聽」,叫做「特色」,只是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

找到自己的聲音

有些人真是矛盾,明明超愛唱卡拉OK,覺得自己唱得超好,還常常自豪地說比原唱還厲害,但如果真的用手機錄下來播放給他聽,卻會大驚失色地急忙阻止:

「啊!太可怕了!我不要聽!」

我常常在想,這些人的真正問題,到底是不了解自己的聲音,還是不喜歡自己的聲音?

曾經我也是一個不了解、也不喜歡自己聲音的人。一個人在找到自己的聲音之前,其實學習說話是不會有效果的,就像一個不知道自己哪裡好看的人,不可能因為學化妝,就變成能欣賞自己外表的人。

在我不了解、也不喜歡自己聲音的階段,我能不說話就盡量不說話,包括我開始接的文字工作。就算非得說話也是小小聲,最好別人都聽不到的那種程度,這或許解釋了為什麼我從小就比較喜歡寫字,甚至成為別人眼中的作家。

因為我試著靠寫作養活自己,所以我喜歡寫小說,其中也包括了寫廣播劇腳本。

有一次因為時間非常趕,寫好熱騰騰的腳本以後,必須立刻趕到錄音室。當我氣喘吁吁到達的時候,上氣不接下氣地把腳本交給客戶,錄音師大哥的聲音從音控室傳來:「你現在有空嗎?」

「咦?」我一臉錯愕。

「試試看,半小時就好,我可以付現金。」

錄音師可能以為我嫌少,於是又自動加了一千。

結果背後的隔音門重重關上,我當場莫名其妙錄了兩支百貨公司週年慶跟一個超級市場特價的廣告,就是那種很芭樂的「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現賣現賺,買越多賺越多」的十五秒鐘廣告,有的在電視播放,有的在賣場播的。

因為沒有經驗,我看著稿子用平常的速度唸完以後,錄音師大哥打開音控室的麥克風說:「太慢!超過兩秒!」我卯起來開快車,結果字串就發生連環車禍了。好不容易速度控制得差不多了,又被批評:「太嚴肅,注意笑容!」

緊張得要死,哪笑得出來!

但一想到等一下可以領現金,整個臉就像花那樣綻放了。「吼!不是叫你笑!是聲音表情要笑!」錄音師大哥可能快被我搞瘋了。於是我才知道聲音表情要笑的時候,原來嘴角從頭到尾要保持上揚,好像魚的嘴巴被魚鉤勾住的樣子,聲音聽起來才會有笑的感覺。

每一次錄好,就要從擴音器放出來給大家聽,包括坐在音控室裡的客戶,都對我的每一個字品頭論足。向來不習慣聽自己聲音的我,好像一個醜媽媽生出一群醜得要命的孩子,等著被驗貨,簡直羞得想咬舌自盡。

折騰了半小時,三支十五秒的廣告,終於 OK。(汗)

出了錄音室,我才知道原來今天安排好的配音員,因為重感冒失聲,但客戶要求非得要男配音員不可,而且當天晚上就要播出。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剛好我走進錄音室交稿,錄音師隱約聽到我說話的聲音,覺得可以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看,結果客戶竟然頗為滿意。

「方便的話留個電話吧!」錄音師大哥從自己的皮夾抽出允諾的錄音費給我,連單據都沒簽,臨走前突然說,「以後找你配音。」我愣了一下,有種想哭的衝動,我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我的聲音是可以被欣賞的。那一天,我找到自己的聲音。(推薦閱讀:學習說話技巧前,你該做的,是「找到自己的聲音」)


圖片|來源

那不叫「難聽」,叫「有特色」

雖然這故事很扯,就像每個去參加歌唱選秀的優勝者,都說自己是陪朋友去試鏡,然後被工作人員找去試試看,結果一鳴驚人之類的。我沒想到這種事情也有可能是真的,而就這樣,我誤打誤撞開始了用聲音賺外快的日子。

我還是繼續寫廣播劇,但是寫完交稿的時候,自己還要順便配音,因為我的聲音低沉,通常都是配爸爸的角色,久而久之,錄音室的其他配音員,無論年紀大小都開始叫我「褚爸」。配音員的聲音年齡,本來就可以跟實際生理年齡差很多,很多配卡通影片裡小女孩聲音的,年紀都可以當我阿嬤。

我也幫許多廣告配音,所以有時候打開電視、收音機,或是走在超級市場、百貨公司裡,都會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聽到自己的聲音。一開始覺得尷尬極了,還左顧右盼,紅著臉看有沒有人會注意我,但是立刻自己就啞然失笑。

「當然誰都不會知道那是我的聲音啊!」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可以在公共場所,毫無預期下,認出自己的聲音,代表我的聲音是有特色的。

實際上,每個人的聲音都是有特色的,所以才會在聽到卡拉 OK 錄音的第一句,就認出自己的聲音,覺得尷尬;原來那不叫做「難聽」,叫做「特色」,只是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

我回想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是在中學參加班際合唱比賽的時候。因為要分部,我立刻被分到了男低音,那是我生平首度知道,原來我的聲音在別人的耳朵裡聽起來比一般人低。

離開台灣在國外求學、工作時,我的聲音也時常受到剛認識的外國朋友注意。

「我沒有聽過亞洲人聲音像你這麼低沉的!」

甚至有人說:「我知道這樣說很奇怪,但是我想你有一個時常對公眾說話的聲音。」

當我對於自己的聲音特色,越來越了解以後,也變得對自己的聲音慢慢有自信了起來,畢竟錄音師大哥願意付錢給我,一定不會是騙我的啊!(吧?)

我也逐漸明白,「聲音」沒有什麼叫做完美,但經過開發以後的聲音,本來只有一點點的特色,就能夠明顯地展現出來。就像從小因為眼睛小而自卑的台灣女孩,突然明白原來單眼皮在別人眼中才是自己的特色,於是學了一點化妝,成了讓人驚豔的東方美女。

成為一個半路出家的配音員後,我對於聽到自己的聲音,不再覺得討厭,也不再尷尬。於是嗓子就神奇地「開」了,甚至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用充滿笑容的聲音講台語稿子叫賣起來:「樓上揪樓下,阿公揪阿嬤,阿母揪阿爸,趕快來喔!」

雖然我從小就會講話,但是我知道,自己開始有意識地用自己有特色的聲音說話,卻是從在錄音室意外「找到自己的聲音」以後才開始的。


圖片|來源

聲音要比本人漂亮嗎?

網路上流行的「逆天化妝術」,恐怕沒有人沒看過。那些「化妝前」「化妝後」判若兩人的妖精(?)們,根本不能用「會化妝」、或是「厲害」來形容,即使用「鬼斧神工」來描述,都還覺得不夠力道。

我看了以後,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些網紅會搞到自己不敢出門的地步。

因為無論如何化妝,本人再怎麼美,現實中的形象,仍然不可能像自己放在社群網站上萬中選一、花了幾小時修圖的照片一樣。所以現實中的自己、卸妝後的自己、鏡頭以外的自己,就只是無止境的失望。

不只是網美,有不少引退的明星藝人,覺得自己年老色衰,也從此隱居,拒絕讓人看見不再年輕貌美的自己,這是多扭曲而痛苦的人生啊!

自從我開始從事配音工作以後,才發現有很多配音員、廣播主持人,這些聲音好美好美的人,當麥克風關掉以後,就黯然失色了。他們沒有唸稿說話的時候,雖然還是一樣的字正腔圓,甚至是同樣的聲音表情,但說話的內容卻如此貧乏,思考是如此充滿歧視與偏見,不合時宜!像小女孩般銀鈴的燦笑聲,用在取笑別人的不幸時,我發現「聲音漂亮」,原來跟「會講話」,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

作為沒有經過正式訓練、半路出家的初生之犢,剛剛找到自己聲音不久的我,必須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我的聲音,跟我本人的內在,要如何協調一致?」

我意識到,我們的內在是通過聲音的媒介,用說話的形式表現出來,這是不可分的。但很多靠聲音吃飯的人,只單獨有美麗的聲音,卻不知道怎麼跟人溝通,也沒有美麗的內在,這不就相當於聲音的「逆天化妝術」嗎?

我們看到這樣的人工美時,當然也會讚嘆他們的努力跟技巧,甚至揭露自己的勇氣,但是我們並不能信任這張臉,也不會因為這樣而有戀愛的感覺—因為我們不知道什麼才是真的。(推薦閱讀:雨天的獨處,傾聽自己的聲音

同樣地,跟聲音主人的內在有落差,無法讓人產生愛的感受的聲音,無論多麼好聽,都不是可以讓我能夠信任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