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將人生好好走一回,就像製作一部電影一樣,要有人物設定、情節、劇本設計、對白以及行動。三個把人生活得像電影一樣的認知練習推薦給你!

人生要體驗,體驗要淋漓,所以人生最好像一部電影。這部電影有主角,主角要有開場人設、要有故事。在每一場、每一幕中,有情節和劇本設計,有對白,有行動。

如果你認同我的人生觀,欣然期待自己的人生如同一部好電影,和我一樣想要一個好故事,我們就要完成三個認知練習,這樣就可以很自然地按照背後的覆盤方法論來操作。

第一個認知練習:你要是一部好電影

你每天的生活,就是電影。這不是比喻。如果有一台懸浮攝影機幫你剪輯出關鍵場次,配上一些獨白和背景音樂,這就是電影。

你需要練習跳出電影,置身事外。練習用一個旁觀或俯瞰的視角注視它,想像你坐在電影院觀看自己的一切。要抽離、客觀,甚至刻薄,要能描述這個主角的人設。


本書作者王瀟。圖片|有方文化 提供

比如我自己的電影。如果是創業主題,開場可以這樣描述:無論作為一個創業者,還是一個「網紅」,這個女人都有些太老了。

這是一個很棒的開場畫外音。當然,在劇本的人物設定裡,除了年齡,還有其他確切的因素。這個認知練習是覆盤的重要能力。只有跳出來看,才能給出初始定位。

第二個認知練習:在好電影裡,主角是有目標的

要確定的是,我們的電影是劇情片。主角要完成任務、解決問題、遇到衝突、朝著一個目標奔去。主角的開場有計畫,中間有行動。就算你再愛看歐洲文藝片,在人生這個電影裡,你還是想要一個「好萊塢式」的大圓滿結局。一個電影的推進是按照主角的行為展開的。沒有行為,你的電影什麼都不是。

因此,你必須追問自己:

  • 主角是誰?
  • 主角要去哪兒?
  • 主角要怎麼去?
  • 主角要用多快的速度到達?

第三個認知練習:編劇有兩個人,分別是命運和你,你得追劇

這部電影裡其實有兩個編劇,你和命運。我也不知道命運是什麼、命運寫了什麼,但我知道的是,我們倆一起寫作。它經常出其不意,尤其是在特別糟糕的時候,我作為主角往往覺得很慘、很糟心。

但有時候,我對這個編劇夥伴是佩服的,會說「這也行」,電視劇都不敢這麼寫,生活的荒誕程度超過電視劇。我能改變我參與的那部分,然後我作為演員,又參與其中。

當你這麼想的時候,這其實就成了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情。這和美國電視劇差不多啊,邊寫邊演。編劇根據之前的結果,主導著劇情的推進。主角所經歷的事情有無限種可能,這樣多好玩。(推薦閱讀:【姐的狂語錄】人生無限公司:心不設限,才能超越極限

以上的三個認知,點出了覆盤在這一系列動作裡的真諦:計畫—行動—覆盤。

  • 計畫就是初始劇本。
  • 行動,就是劇本的執行,你得演戲,一場又一場、一幕又一幕,把事做了、把人見了。
  • 覆盤是為了改劇本,是為了推進劇情。

在生活中,我自己的覆盤,就是用以上這種人生觀帶來的方法論來進行。一邊寫劇本、一邊演戲、一邊看戲,我覺得特別好玩。


圖片|來源

如果你像我一樣,討厭聯想覆盤「四步法」的科學嚴謹,可以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可以叫作「戲精本人法」或者「內心戲表演藝術家法」。當你在填寫計畫、執行行動、觀看結果的時候,就會興致勃勃的,而且你也很想往下追自己的劇,看自己的命運搭檔會怎麼書寫。

總結一下,這個覆盤的方法論是上一場戲的總結。即總結出各種走向和因素,編入下一場,改變主角的行進方向和行動。

所以覆盤是什麼?

覆盤是矯正行動和計畫之間的關係,是行動後的深刻反思。它的邏輯應該是:計畫—行動—覆盤,再計畫—再行動—再覆盤。

所以,在繼續討論之前,我們要達成的共識是:覆盤是前一個目的明確的項目完成後的動作,也是為了將覆盤後的結論轉化成下一次的行動。如果不轉化,現在所謂的覆盤就是浪費時間。此時此刻,你看我寫這些也是浪費時間。

我再換一個角度說明什麼是覆盤。這兩個字源於下棋,尤其是圍棋。圍棋中有很多術語,後來都被運用到軍事領域,軍事術語又被運用到現代商業領域,比如「對弈」。(推薦閱讀:你越認識自己的邊界與侷限,你能走得越遠

關於覆盤,首先要有意識。有的人生來就是好棋手,生來就著迷於凝神、沉思、謀算、舉棋、落棋,以對弈為樂。每一手和每一局,雖然有輸有贏,他們始終興致盎然。對這樣的人來說,他們也以覆盤為樂,覆盤就是人生的一部分。

可惜我們大多數人都不是好棋手,通常避免頻繁對弈,更避免棋逢對手。費腦子本來就是煎熬,一旦輸了就更痛苦,一切費腦子還可能會輸的事對人來說簡直是雙重痛苦。棋局從來都是軍事的模擬,也是商業最好的比喻,棋局、軍事、商業都是極其看重覆盤的。

覆盤的前提是,你要認知此前的種種、一年中的來來往往,不是輕飄飄的小生活,而是動作片、戰爭片、商戰片,充斥著敵進我退。這是場對弈、是個比賽、是場戰爭,否則不必用也不配用覆盤這個術語,波瀾不驚的那些小生活,頂多用盤點和總結就夠了。覆盤不是盤點流水帳。如果是這樣,你的電影就是一盤散沙。

覆盤是在打完一場仗之後開展的,為的是打贏下一場,不是為了提前上陣。如若是為了後者,大可不必動輒提到覆盤。人生就是一盤又一盤的棋,每一手怎麼下,每一局和誰下,都要你思考。下著下著,你就有了排名和江湖地位。這些是覆盤這個詞的真諦,這麼酷的詞,不應該軟綿綿地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