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好不好嘛~?」撒嬌也是一種情緒勒索?兩個人在一起,但我們也都是獨立個體,學會互相尊重與包容,是親密關係的重要課題。

「拜託~好不好嘛~?」


圖片|來源

從小到大,我總不知不覺地在文學作品、偶像劇、日常生活中見到女性「撒嬌」,好像只要對男性聲音嬌軟一些、態度軟一些,很多事情就能順利地發生。於是,後來在親密關係中,我便常常無意識地向男友嘟嘴撒嬌,當有些時刻想讓男友順著自己一些時,便會口氣一改,用嗲嗲的聲音拜託男友做些什麼事,而大多時候,這都是有用的。(推薦閱讀:恐嚇、冷處理、我需要你愛我!親密關係裡的情緒勒索

直到我與在澳洲長大的 K 交往以後,我才終於意識到──撒嬌也很可能是一種情緒勒索。為什麼會發現呢?那與一張黑膠唱片有關係。

我與 K 是遠距離戀愛,因此交往過程大部分時候,我們都是在視訊通話中渡過的。有一天晚上,台北晚上九點,雪梨已經晚上十一點。我們倆人也聊得差不多,我突然發現他家中有一台黑膠唱片機,好奇心十足卻又從未聽過黑膠的我,立刻很想知道黑膠到底與一般唱片有什麼不一樣,他說不清楚,我便撒嬌拜託他去放一下黑膠唱片給我聽看看。

「拜託你~我好想聽看看~」我雙手合十,撒嬌地拜託他。

「不要。」他很冷靜地拒絕了我。

「拜託你嘛~我沒有聽過~拜託拜託」不放棄的我,想說再試試看。

「你的撒嬌沒有用,我不想放。」他依然故我地拒絕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聽啊~好不好嘛~」一試再試,換到的卻是他的沉默以對。


圖片|來源

再試了幾分鐘以後,K 從頭到尾沒有改變過態度──不想放就是不想放,不管我怎麼撒嬌都沒有用,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我什麼時候會演完我的「撒嬌劇本」。當天的我,最後是又尷尬又委屈地掛掉了電話。

隔天我一個人悶著想了很久,一開始覺得自己好生委屈,為什麼只是向男朋友撒嬌,想要建立兩人多一點的互動,自己也不是要求什麼很過分的事情,撒嬌怎麼會是情緒勒索呢?

然而,我後來與好朋友 S 聊起了這段爭吵(也稱不上吵架⋯⋯比較是我自己一個人生悶氣)。

S 問我,「你男朋友當時為什麼不想去放唱片?」

「我猜大概是太冷了,所以不想起身吧。」我猜測。

「你又為什麼想讓他放黑膠唱片呢?」S 繼續追問。

「我只是希望能夠更了解他的生活、他的喜好,也希望可以跟他有更多回憶與互動。」

我說完以後,自己便也發現了自己的盲點。

我當時的撒嬌,是希望他能放棄他的需求配合我的需求,我在撒嬌的當下並沒有意識到他不想起身的原因。我過去的習慣讓我以為撒嬌是一種對男性來說是一種示好,男性可以因為實現女性撒嬌的願望而得到成就感,並且進而拉近與女性的關係。但對於在澳洲長大的 K 來說,交往的雙方都是獨立的個體,兩個人都有自己的需求與喜好,想要什麼、喜歡什麼,交往的一方可以直接告訴對方,但是對方若不願意,對方也完全有拒絕的權利。

因此拉回到我們的故事,當我期待他在很冷的冬天爬出被窩去播放黑膠唱片,我其實忽略了他真的已經快要就寢不願意起身的意願,而只是一味地透過我的撒嬌口吻希望他改變他的意志。

當意識到這樣的狀態以後,我才發現為什麼他會描述我的撒嬌是一種情緒勒索。因為當我的撒嬌不成,我確實在心理產生了一種──「你不為了我去做那些小事,你是不是因為不夠愛我才不願意行動」的想法,而這樣的想法,他必然也能感受到──我正在用我的情緒,強制地要求他產生某種我期待的行為。

雖然在台灣長大的我,真心不習慣在戀愛關係中沒有「撒嬌」的存在。但因為 K 的出現,我開始慢慢練習把撒嬌改成告訴對方我的需求,然後學會尊重對方的意願。

那該怎麼辦呢?我可以練習的是直接告訴對方我的需求,但是也尊重對方會有任何跟我想像不一樣的答案與決定。舉例來說,我後來就告訴 K:「其實我想要的不是你播放黑膠唱片,我只是希望生活在兩個國家的我們要能夠一起做些什麼,我們才不會生活越離越遠⋯⋯」

後來,在我與他視訊對話的很多日子裡,背景音樂都變成了黑膠唱片的音樂,我確實還是沒辨別出來黑膠與一般唱片有什麼不同,但是我卻能感受得到──我們的關係裡多了更多尊重與包容了。


圖片|來源

儘管兩人交往,兩人卻也是兩個獨立的個體,我們都有自己的生活喜好。為什麼情緒勒索對於情感關係來說很可怕?因為我們喜歡的是對方本來的樣子,而不是對方隨著我們的意志而改變的樣子。當對方真的總為我們的撒嬌而轉變,我們才會開始漫漫看不清對方的真實模樣,而對方可能也會因此而痛苦。(推薦閱讀:陳雪專欄|每段戀愛其實都是遠距離,我們學著靠近彼此

我還記得,我曾經問過 K,「既然你覺得撒嬌是一種情緒勒索,那你會不會希望我以後都不要對你撒嬌?」

「不會啊,你想要撒嬌還是可以撒嬌,只是我不想理你的時候,也還是不會理你而已。」他酷酷地看著我說,我瞬間覺得──嗯,有個獨立又尊重人的男友真是一場很棒的修煉啊(笑)。